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三章 南下(九十二)
    雪原之上,青狼骑与鹰扬兵的碰撞,打得是势均力敌火花四溅。

    全金梁也只是埋头厮杀。乐郎君不知怎的热血上头,又去撞大营了,他还能怎样?只有将这边青狼骑击败逐退,然后去援应乐郎君也罢!

    可青狼骑这两个百人队,却死死将全金梁所部缠住。

    突厥青狼骑,虽然一向是离合之兵的战法。但是这些年来,随着突厥势力增大,而中原对边郡军府的支援近乎断绝,双方实力对比已然颠倒。原来离合聚散不定很少打硬仗的突厥青狼骑,也多了一分傲气,只要汉军敢来邀战,从来都是硬碰硬的上。

    但在被徐乐按在地上狠狠打了几轮之后,青狼骑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两个百人队拉出宽大展现,绝不和恒安鹰扬兵硬拼,恒安鹰扬兵向着哪里突进,哪里就暂时后退,两翼却汇拢过来牵制。整条战线就这样不断进退,不断互相援应,死死的纠缠着恒安鹰扬兵。

    而恒安鹰扬兵也不具备玄甲骑那样的强大突击力,玄甲骑排成的密集墙式冲锋阵列,是可以将青狼骑一举打穿,将整条战线毫不停顿的一举突成两段!

    双方就这样纠缠在一起,或进或退,数百上千马蹄错杂,卷起雪雾冰尘,不时有人落下马来。但都大致维持着战线完整,就这样拼着人命消耗。纵然全金梁在拼命冲杀,带动身边亲卫压得青狼骑的战线不住弯曲,可距离彻底将对手击败逐退,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而玄甲骑说不定就已然陷入了执必部大营防御体系之中,在强弓硬弩攒射之下崩溃而退,不知道要丢下多少人马的性命!

    这乐郎君,怎生就这么喜爱行险?

    全金梁只觉得火都窜上了头顶,热汗不住自头上冒出,直淌下来。不住呼喊着带领亲卫发起突进,恨不得一举就将这些青狼骑斩杀干净。可面前青狼骑仍然是那么难缠,纵然在全金梁的不断突进前已经丢下了不少性命,可仍然死死的纠缠着他!

    又一次突进之后,全金梁率领亲卫冲出去二十余步,斩杀七名青狼骑落马。剩下青狼骑转身便走,两翼的青狼骑却汇聚过来,长矛伸出,只是在两面夹着全金梁这一小股人马组成的锋尖乱捅,全金梁所部一时间被阻。而其余恒安鹰扬兵赶来援应,好容易才将全金梁所部接应退回,而刚才撤下去的青狼骑又掉头回来,堵上了破裂了少顷的战线。

    这一进一退,全金梁身边也有三名恒安甲骑落马。

    这仗打得太过纠缠,全金梁火气终于再也按捺不住,一把扯掉兜鍪,汗水蒸腾,如白雾一般升起。全金梁红着眼睛大吼:“你们在这儿顶着,某带恒安甲骑去接应乐郎君!”

    恒安甲骑一走,这些步军各营中抽出的哨骑压力就大了,顶着青狼骑打,损失必重。可全金梁已然顾不得了。现在玄甲骑隐然就是恒安鹰扬府最锋利的矛尖,决不能挫动太甚!

    身边旗手也是满脸大汗,衣甲上满是血迹,立刻准备摇动旗号传令。突然之间一名亲卫就指着前方,大声喊道:“将主你看!乐郎君破寨了!”

    全金梁一怔,踩着马镫站起身来,看也不看正反推过来的青狼骑,也不顾身前几步就是双方还在拼力厮杀,竭力向大营方向望去。

    透过雪雾,正见徐乐身影翻身而上,立足寨墙,在他身后就是玄甲骑翻翻滚滚而进,如利斧破朽木,如锋刃如水流。执必部大营守军,竟然丝毫无法阻碍!

    徐乐白氅飞舞,立足寨墙之上,有若天神。

    虽然一次又一次的被这位乐郎君给震惊过,这一次全金梁还是站在马镫上张大了嘴巴。

    自家拼死力战,和青狼骑两个百人队还没分出个胜负来。那边乐郎君一次突进,就已经袭破了执必部的根本大营?

    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是乐郎君做不到的?

    几名亲卫,已然振臂高呼:“乐郎君破寨!”

    呼喊声震动整个整个厮杀的阵列,恒安鹰扬兵全都向北而望。而那些咬牙死战的青狼骑也忍不住回首。

    呼喊声由少变多,由低变高,响彻整个战场。

    “乐郎君破寨!”

    恒安鹰扬兵一个个都红了眼睛,他们是为乐郎君开路的。结果还没打出个名堂,道路也没有为乐郎君打开。结果乐郎君自家就已经将执必部大营袭破。以后大家怎生还在玄甲骑面前抬起头来?

    这些恒安鹰扬兵大声怒吼,拼命向前撞去。只要不死,只是向前,再也不后退一步!

    而原来一直和恒安鹰扬兵打得有来有往,进退自若,阵脚丝毫不乱的两个青狼骑百人队。这个时候终于开始崩溃。多少青狼骑在百夫长的带领下掉头便走,也不回两边小营,只是绕过营寨所在,拼命向北逃去!

    恒安鹰扬兵大声呼哨,只是衔尾狂追,说什么也要将这些青狼骑,在这片雪原之中斩杀干净!

    而全金梁却没有去拣这个便宜,反而神情严肃了下来。只是招呼身边亲卫一声:“走,去援应乐郎君!”

    几名亲卫不甘心的看了一眼正追杀得痛快的袍泽,随着全金梁策马离开战场,转而直向大营所在方向。

    亲卫们也略略有些疑惑,怎生拿下大营,又击败了青狼骑,如此大胜,全金梁反而沉着一张脸?

    而在寨墙之上,徐乐再不追杀下去了,只是站定寨墙掠阵。而玄甲骑战士,全都化骑为步,不断越过寨墙,涌入大营之中,追着已经崩溃的守军,杀得那叫一个酣畅淋漓!

    带队已经下了寨墙,冲杀在前的正是宋宝,他挥舞着单钺戟,铁飞燕风采展露无遗,整座大营似乎都在回荡着他的怒吼之声!

    徐乐只是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一切。

    徐乐不动,步离韩约自然不动,只是守在他的身边。步离是万事不问的性格,而韩约也素来沉默。谁也没有开口询问,在取得这样一场大捷之后,徐乐却只是这样一副若有所思之状!

    真的是不对啊…………执必贺撤退时机,把握得实在太好。而留守应对之策,又是完美针对着刘武周轻骑突前,袭取大营谋求决战之策。若不是自己突然灵光一闪,选择了轻骑扑营,这留下的少量青狼骑和生口奴兵,说不定就得将恒安鹰扬府主力牵制上好些时日,让恒安鹰扬府的局面更加窘迫!

    思来想去,只是没有答案。而号角之声,又在远方响起,这却是刘武周已然率领主力,向着此间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