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八十二章 南下(九十一)
    数十乡兵箭手,疾疾的扑向大营所在。

    在他们眼前,就是玄甲骑呼啸冲过卷起的雪尘。眼看得距离大营越来越近,每名乡兵箭手都下意识的望向曹无岁。

    虽然曹无岁还是咬牙下令大家前去接应玄甲骑,但是马上就是一头撞在大营之上,扑面而来的就是强弓劲弩,那这条性命还能不能挣扎出来,那真是就看命了!

    曹无岁满脸胡须都快炸开了,咬牙大吼一声:“都这样了,上啊!大家要死死一处!”

    徐乐带领玄甲骑,选择了不管不顾的强攻硬打。自己这些人必须加入,说不定还能掩护玄甲骑多撤回来一些!

    近五十岁的曹无岁,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不惜这般不顾一切了。原来他只是守在自己寨子里面,寨门一关,不管外间到底是魏是晋。

    可是跟随这位乐郎君而战,不知不觉总会被他鼓舞到这般程度!

    如此英俊少年,如此本事,而且又不是老恒安鹰扬府出身,没有那份出身的羁绊在。这样人物,不管投向何方,哪怕以曹无岁的见识,也知道必然会受重用,何苦要留在这风雨飘摇的恒安鹰扬府?

    他不仅留下了,还拼死而战,一次次冲在前面,扑向黑压压的突厥青狼骑,扑向执必部汗王的大旗,扑向这坚固的大营!

    如此人物,都为云中之地死战到了这等地步,自己身在云中,又有什么理由而不上前?这个世道,活到五十岁已然足够,难道真的想着儿女环绕,老死榻上?

    曹无岁一声呐喊之后,已经猛踢马腹,又提高了速度。这些乡兵箭手也再不多说什么,咬牙跟上就是,这个时候看着玄甲骑死,他们还有什么颜面见人?

    虽然抱定必死决心,可曹无岁忍不住还是喃喃自语:“乐郎君啊,你为何非要带着大家送死啊!也罢,老曹陪着就是!”

    而就在这个时候,曹无岁就清楚看见,徐乐身影越过壕沟,直上冰墙,撞开一条路来,后续跟进的玄甲骑蜂拥越壕而入,而迎面而来的弓矢,却稀疏散乱。接着徐乐身影,就直上寨墙,单人独剑,占据寨墙一段,砍杀得鲜血四下飞溅!

    玄甲骑身影,也在拼死跟上,眼见得已经有几个身影也跟上了寨墙,牢牢的占据了寨墙一段。居然就这样轻易突破了执必部的大营!

    虽然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种情况,但是徐乐突破层层防线的身影,一时间让曹无岁浑身热血都涌上了头顶,踩镫站起,只是怒吼一声:“我马邑乐郎君!”

    数十乡兵箭手这个时候也都在马背上直起身子来,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只有曹无岁嘶哑的吼叫之声,在各人耳边回荡!

    徐乐就这样毫不犹豫,也毫不停留的一举击破了执必部大营的两道防线!

    徐乐正在寨墙之上,白氅飞舞,宛若天神。

    可徐乐一颗心,却是沉了下来。

    整个执必部大营,此时此刻尽收眼底。大营之中,虽然一切规整,所有营帐都未曾收拾,密布在寨墙之内。但这些营寨,大多空空荡荡!

    向着寨墙涌来的人马,衣甲服色杂乱,全都不是青狼骑,而是执必部所领的奴兵生口!

    而大营之中,还能闻到一股焦糊的味道,却是焚烧辎重之后的味道。执必部主力已然后撤,只留下不多青狼骑,还有这些带着嫌累赘的奴兵生口,据守营寨,争取再纠缠恒安鹰扬府几日!

    执必贺真的壮士断腕,就这般撤了。虽然不知道他撤退之后怎样能控制住执必部的军心士气。但这一举动,已然将恒安鹰扬府陷入了最为危险的地步!

    徐乐一踏入战场,一看到执必部的大营,这种莫名忧虑的感觉就此袭来,让徐乐选择了直冲向大营,最快时间踏破这座大营,早点探出执必部的布置。现在看来,这直觉又是正确!

    执必部只留下奴兵生口还有少部分青狼骑留守,被丢弃的奴兵生口士气低沉,青狼骑数量太少又不能放出哨骑。看来原本布置就是一旦发现恒安鹰扬府攻来,就以青狼骑出而纠缠,然后驱赶奴兵生口上寨墙冰墙据守,强弓硬弩全都用上,而恒安鹰扬府攻具不足,想啃下这营寨,也要花几天时间。让这恒安鹰扬府在这雪原上陷的时间越久,则他们撤退的军马越是安全。

    执必部看来更将携带不走的粮秣辎重全都一火焚之,如此敌前撤退,布置得干脆果断,毫不拖泥带水,还有安排,再陷恒安鹰扬府久一点,执必贺大败之余,心思仍然一点不乱!

    但徐乐就没有选择和那些青狼骑纠缠,而是以骑兵直扑向坚固大营。在青狼骑驱赶奴兵生口,还未曾将位置站住的时候就已然冲杀进来。转瞬间就袭破了执必部的大营,玄甲骑跟随而入,一举就将执必贺留下的布置打破,这些青狼骑生口奴兵要不想等着后续大军到来全军覆没,就只有弃营而逃!

    徐乐已经夺过一杆长矛,枪剑齐用,在寨墙之上左冲右突,当者披靡。看到徐乐身影,连督队压阵的青狼骑都只是呐喊不敢上前,更何况那些被丢弃下来作为死兵,士气低落的奴兵生口?

    徐乐转向何方,何处的守军就你推我拥而退,望向徐乐的眼神都满是畏惧。就是这个玄甲白氅的英俊少年,夺下了老汗的汗旗,杀得数千青狼骑大败亏输,夜中常常听见劫后余生的青狼骑惨声哭泣,今日徐乐又破冰墙上寨墙如电闪雷鸣一般,当着这等人物,真的没有一丝一毫勇气上前抵挡!

    这少年,天降下来就是要让执必部,让突厥人流够血的么?

    一条小小身影,从徐乐身边抢过,正是步离,她欺身而进,一匕一刀,顿时就捅翻了几名奴兵。韩约身影也在寨墙上出现,转向另外一边,铁盾横推竖砸,多少奴兵生口纷纷坠落寨墙之下,惨叫声接地连天的响起。

    接着翻上寨墙的又是宋宝,扫了一眼之后吼声如雷,加入了步离那一方战团,单钺戟挥舞得虎虎生风,杀人犹如割草一般!

    玄甲骑战士,不断的跃上寨墙,这争夺寨墙的战事,已然没有什么悬念。督队的青狼骑已经退了下去,翻身便走,而那些奴兵生口随而崩溃,在哭喊呼号声中自相践踏!

    徐乐在寨墙站定,向北看看,又向南看看。

    下一步该当如何是好?虽然夺下大营,可恒安鹰扬府的危局,丝毫没有得到化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