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六一章 更进一步
    张信手中这枚针剂的标签,是由古代文字书就,大意是‘光明’。

    如果说之前的‘深蓝’,只是一支中档的针剂,适合二级念力师使用。那么这枚‘光明’,则是更高端的药物,针对的是更强大的二级,甚至三级念力师。

    这针剂的效果也更专一,能够进一步,协调人的元神,也可说是脑电波

    张信对此药颇为期待,程度甚至不逊于之前的圣辉四型。毕竟整个神石要塞的第三层,就只有这么一只而已。

    且这是叶若从三层中,最华贵的一间豪宅内取得。在这处宅邸的私人冷藏间内,绝大多数药剂都损毁,只有两支保存完好,这‘光明’正是其中之一。

    张信相信,整个神石要塞内,都没可能再取得比这更好的针剂。

    而叶若虽已检测出了‘光明’的大致成分,可要想将之复原再现,至少得需一年之后。

    张信深吸了一口气,就将这针剂,也推射到了体内。

    不同于前一支‘深蓝’的平淡,这‘光明’对人的冲击性,明显更强许多。仅仅片刻,张信整个人,就完全处于恍惚状态。

    使用深蓝的时候,他能够控制自己的元神,配合药力进行自我调整。可在这天蓝色,夹杂金色丝线的针剂入体之后,张信却完全无法维持自控能力。

    而等到他再次苏醒的时候,这支‘光明’的药力,就已经消退的差不多了。

    张信依旧闭着眼,存神内感。

    其实叶若已经给他检测出了战境层次,大约是处于第七层三花聚顶的中期,用数字表达的话,则是7.73。

    不过自己元神中的一些细微之处,却仍需自己去一一摸查,感应与把握。只有如此,才能使用好自己的每一分力量,牢牢掌握自身进一步提升的方向。

    这个过程,一直维持了一个时辰。张信才带着无限的欢喜,从入定中清醒了过来。

    “还不错,药效出人意料”

    在进入第七战境之后,他就又往前,完成了一个大跨步。

    此时张信的战境总层次,已经有十一层了。哪怕是与那些天域比较,也不差多少。

    当然,由于他有四层战境,都是伪战境之故,与那些真正的天域,还是有不少差距,可双方至少已是处于同一层次。

    到了此时,张信自信自己,哪怕是在群山法域之外,遭遇那位赤元剑仙,也能与之斗到平分秋色,甚至将之反杀。他此时的战境总层次,应该是胜出赤元剑仙半筹的。而以本身根基与灵术威力论,后者绝非是他对手。

    不过在短时间内,张信知晓自己,是暂时没法再利用类似的针剂来提升了。他必须有一段时间的沉淀,否则哪怕有前世的根基,也会出现极大的隐患。

    接下来张信,又兴致勃勃的,准备将叶若给他送来的第三支针剂取了出来。

    这支并不如‘光明’那么高端,却又比‘深蓝’强出一线。正是他渴求的,能够从基因层面,增加他综合体质的类型。

    张信很早就发觉,似‘九火锻身丹’与‘鹿血明丹’这些丹药,还有无极不灭身,太清仙体这些功法,只能开发他身体中的潜力。

    可叶若为他调制的一些药剂,比如那‘神化’等等,却可提高他体质的上限,可以帮助他在斗术一道,走得更远。

    而根据叶若的预计,这支被人命名为‘血华’的针剂,可以助他提升三点的综合体质,大约九点上限。

    毕竟着只是一支中档的上古奇药,效果已相当不错了。

    不过张信才刚准备将这针剂,也注射入体,他就又心神微动。随后法诀一引,使那大门敞开。

    此时原空碧,正笑吟吟的立在门外:“皇极与雪崖二位上师请你过去,南冥玄宗朱江上师,大罗玄宗的召衍真人,紫薇玄宗的皇甫绝机,天象宗的平海真人,还有造化玄宗赤云仙,鹿神宫陆华严几位,联袂求见!”

    张信的唇角,不禁微撇了撇。其实他早就感应了,此时他的会客厅内,正有十数位天域齐聚,已经在那边等候了半刻时间。

    “可是为合作探索神石要塞一事?”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原空碧笑道:“皇极雪崖二位师叔,不知道你是在打什么算盘,这天东之地,终归还是得由你来做主。总之这些人,你得亲自出面才行。”

    她没明说的是,在朱江召衍,皇甫绝机与平海这些人看来,如今张信,才是日月玄宗内更具权威与地位之人。

    皇极与雪崖的承诺与保证,并不能让他们心安。

    可其实张信此时,虽想利用他袖里这支‘血华’,继续提升自己的综合体质,而非是分心其他。可这些天域,却也不能晾上太久,置之不理。

    没奈何,张信只能长身立起,跟随着原空碧,前往这艘独霸号的会客厅。

    而当他抵达之时,这间厅堂之内,顿时有数十道目光,向他汇聚过来。都神色各异,有艳羡,有惊叹,有嫉恨,也有懊悔,不一而足。

    等到张信在主位坐定之后,那南冥玄宗的朱江上师,第一时间就开门见山询问:“不知之前,真君大人之言,可还能作数?”

    “朱江上师,可是指本座说的联手共探这神石要塞之议?”

    张信的面上,却显出了些许为难之意,他眼神迟疑,似极不情愿的看了在座诸人一眼:“我狂刀为人,素来一言九鼎。可如若应允联手合作的,只有寥寥几家,那也毫无意义。”

    可让他有些‘失望’的是,在场的诸人,没有一位反驳。

    即便是那造化玄宗的赤云仙,此时也似乎明白了‘沉默是金’的道理,闭着嘴一言不发。

    召衍真人更是直言:“我等之前,其实就有过议论。这次如能联手,那是最好不过。神石要塞内的危险程度,确实超出我等的预期。联手之后,一可免了内斗纷争,减免伤亡;二则可加快速度,减少物资损耗,何乐而不为?”

    他是大罗玄宗的天域,尽管这家‘第一玄宗’,还未真正取得中原霸主的地位。可此人之言,却也有着极大的份量。

    而在场诸人,也无一位出言反驳,显然就如召衍所言,各家之间,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共识。

    “原来如此!诸位前辈能明白利害,那是再好不过。”

    张信哑然失笑,继续问道:“可这合作,又该是以何种形式?以哪家为主?探索这起源之地的收获,又该如何分配?不知诸位,可曾商议妥当?”

    当他这句道出,整个会客厅内的气氛,顿时就浮躁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