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 南下(八十八)
    执必部大营静静伫立,气象反而愈发森严了起来。这短短时日之内,似乎又有扩建。原来大营,向两翼伸出了两个小营寨出来,与主营成为犄角之势。

    而原来只是潦草的一道壕沟,现在也加阔加深,积雪在壕沟内沿又堆出了一道冰墙,用以掩护寨墙。

    如此防御形制,已经很像一个样子,也不知道这些突厥人在冰天雪地里怎样找到这么多木料的。纵然还比不上汉家防御体系的严整齐备,硬攻啃上去也要掉两颗牙。更不必说恒安鹰扬府也没有筹备多少攻具,野战绰绰有余,硬攻这样的营寨,着实有些费事。

    不过恒安鹰扬府已经被迫到了绝处,这个时候,面前就是铜墙铁壁,也只有一头撞上去了!

    数十轻骑,出现在雪原之上,选择高处,远远瞻望执必部大营。今日天候极好,哪怕相隔数里距离,也能将营寨情形看得颇为清楚。

    带队之人,正是跟随徐乐一起打过仗的全金梁。为轻骑哨探,全金梁连半身罩甲都嫌麻烦,卸了下来驮在马屁股后面。自己就裹着一身大氅,满脸乱蓬蓬的须髯,瞪着眼睛只是前望。

    他身边几名手下,也一副放松姿态坐在马背上,扫视四下,要是有敌骑迎来挑战。势大就避,要是只比他们多上一两倍,这些手下干脆就迎上去了。连战连捷之下,只要野战,现下恒安鹰扬府中人,已经不大瞧得上这些突厥青狼骑了。

    一队队哨探轻骑陆续而来,向四下分散而去。还有人马向着全金梁所在的高处汇聚而来。然后布列在这小丘高低处,自然形成一个屯集兵马的态势。

    其中一队人马,直上丘顶。这一队人马,尽是乡兵箭手组成,但披甲完善,坐骑也尽是缴获自突厥青狼骑的上好战马。带队之人,已然是一个半老头子,正是壬子寨寨主曹无岁。

    他们这一支乡兵箭手最早跟随徐乐而战,得的缴获也甚多,全都换了装备,已经俨然有点鹰扬府内战兵的模样。

    全金梁回头扫了一眼:“老曹,你怎么也跟上来了?”

    曹无岁乱糟糟的胡须上凝结的尽是冰碴,脸上皱纹显得越发深了,但精神却越发的健旺。策马赶到全金梁身边站定,捋的一下胡须上的冰碴,笑道:“咱们这支人马,现下不比寻常,可得刘鹰击看重!鹰击还说了,要是咱们愿意入鹰扬府,还给某一个队正干干。某只是在寻思,到底舍不舍下壬子寨这份家业!”

    他又朝后指指:“乐郎君玄甲白氅,为前锋出击。一支支人马纷纷向鹰击中军摇旗请令,愿选精锐为哨探,给乐郎君开路,鹰击没许多少。某只是想着,第一仗咱们跟着乐郎君打了,这对突厥狗最后一击,能不出点气力么?壮着胆子也向鹰击摇旗请令,鹰击真是给老曹颜面,回旗号许了!这还等什么?拣选了寨子里面最能打的儿郎,这就跟了上来。见着你在,某就上来,咱们再搭一次伙计!”

    说到刘武周允他请战,曹无岁满脸得色。这可是压了恒安鹰扬府多少悍将一头!一边说一边不住的捋着胡须,得意得差点将自家这一部大胡子都揪下来了。

    全金梁一笑:“老曹你得了彩头,回头可得请酒!”

    恭喜了曹无岁一声,全金梁就指着眼前执必部大营:“老曹,你如何看?”

    曹无岁定睛打量。

    执必部大营之中,寂然无声。大营中心的烽燧竖立,上面飘扬着旗号。可以看见烽燧顶上还有寨墙之上,有人影走动监视,却并不甚多。而执必部大营之中,也有号角声响起,似乎在调集兵马。

    曹无岁摇摇头:“突厥狗怎么这么老实?难道真给打寒心了?”

    全金梁也摇头:“就算吃了大败仗,士气不振,怎生连哨骑都没撒出来?难道执必贺那老狗真失却了对麾下人马的掌握?不过这寨子倒是坚固,啃上去得要一副好牙口!”

    这情形是有点不对,正常而言,执必部的哨骑应该遮护到十里开外。现在已经迫近到了执必部大营四五里范围之内,还没看见执必部哨骑的影子!

    难道执必部竟然退了?

    上万青狼骑南下,辅以更多的奴兵。对于执必部来说也是孤注一掷。遭受惨败之后后退,执必贺的地位,包括整个执必部在突厥人中的地位,全都要摇动,甚或从此覆亡,被其余突厥大部吞并。

    执必贺最现实的选择,就是死死钉在此间,等候转机。毕竟恒安鹰扬府背后也有王仁恭这个大敌,咬牙支撑下去,说不定还有转机,而一旦撤退,那就是真的再无任何挽回的机会!

    所以恒安鹰扬府这些战将,都是憋足了劲儿准备对突厥执必部做最后一击,甚或还有点悲壮。只有击败执必部,获取他们的粮秣牲口,还有喘息之机,可以支撑着恒安鹰扬府再南下与王仁恭一搏,从来没有想过,执必部会突然放弃一切,退往草原。

    但是现下这个情形,却又是怎生回事?

    不等全金梁做出最后判断,突然之间,执必部大营之内,号角声突然高昂起来。接着两边小寨,寨门大开。至少上百突厥青狼骑,持两面百人队旗号,已然蜂拥而出!

    而寨墙之上,壕沟后的冰墙之上,也显露了突厥青狼骑身影,呼号之声也震天响起。就是一副骤然出击,要将恒安鹰扬府压过来的哨骑扫荡干净的架势!

    而在全金梁身后,也有号角声响起。这却是自家军马到来,准备进入战场,和前面哨骑联络的信号。

    全金梁回头望望,就见雪线之后,玄甲骑的认旗,已然飞舞而出!

    全金梁大笑一声:“执必贺没走!就是两个百人队,咱们迎上去,为乐郎君开路!”

    多少儿郎,大声领命。全金梁身边旗手,也在挥舞认旗。各个哨骑小队,纷纷应旗。

    全金梁朝着曹无岁硬邦邦的点点头:“老曹,某先上了,你在这里接应乐郎君!”

    话音方落,全金梁已经狠狠一抽马鞭,带着麾下儿郎呼啸而下。而分布各处的恒安鹰扬府哨骑小队,也毫不犹豫的向着涌出的青狼骑迎了上去!

    从空中向下而望,就能见到,十余道拉出的雪尘,直向执必部大营,直向青狼骑涌出大队人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