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五九章 神尊之怒
    “张信师侄,哪里还用得着你我来担忧?别看他年轻,行事风格张狂霸道,可其实见事之明白,只会更胜于你我。”

    归真子莞尔一笑:“就如这一次,我日月玄宗能独吞二百亿的上古奇药。可都是他的运筹之功。”

    之前张信一直按兵不动,等待十万道军齐聚,这让门内不少人都为此焦躁不已。可就在各方受挫之际,张信却悍然出击,将第三层价值数百亿的上古奇药一举拿下。行事不骄不躁,自有章法,如今门内许多长老,都对此称赞有加。

    “确实,我见过他们进入那处起源之地的影像,如非是有着伪神级的战力,基本没可能进入那第三层。”

    巩天来也微微颔首,语含激赏:“神威真君等候上元两仪大阵布成,确有先见之明。历代以来,旦有起源之地,无不是腥风血雨,伤亡惨重。可这次我日月玄宗,不但能将神教之人排斥于外,更能以如此轻微的代价,取得这些上古奇药,确是用了些心思。”

    这一次,哪怕是他们在那神石要塞再无所得,也绝不亏了。与其他人的期待不同,巩天来相信后面那几层的上古遗宝,未必就能超过这第三层。

    “师弟你要赞赏感激,不妨等日后当面夸奖。”

    归真子似心情甚佳,当场大笑了数声:“不知师弟,可还有什么疑问?若是没有,那今次就到此为止。接下来的几日,我这边只怕会很忙。”

    巩天来也猜这位,在之后的几十天内估计都不能得闲。他不耐的挥了挥手,主动切断了二人间的联系。

    之后巩天来又将身前的长老符牌,信手拂到了旁边角落,随即满怀期待的看着身前。就在他前方四十丈处,摆放着一个小小的药架,上面则是整整齐齐排列的三十四种药剂。

    这个时候,他可没心思搭理符牌里面,这些请求通信的家伙。眼前这琳琅满目,效用不一的上古奇药,才是他最在意的事情。

    之后巩天来,就毫不犹豫的从那诸多针剂中,取出了一枚深红色的元阳神血,将之注入到了体内。

    此时巩天来的寿元,还有六百多载。加上日月玄宗内,收藏的各种延寿丹药,活个**百年轻轻松松。所以他现在,其实并无需为自己的岁数担忧。

    不过刚才他听归真子说起,雪崖上师注射此药后,不但增长了五百年的岁数,就连其气血法力,也恢复到了鼎盛时期。

    显然这圣人之血的作用,并不只是增长寿元那么简单。应该是能从根本上,改善人的元气根髓,增加气血活力。这点对于他而言,也有着极大的诱惑力。

    ※※※※

    就在稍后一些时间,在日月本山,位于某座神域峰系之巅的殿堂内,蓦然传出了‘轰’的一声暴响。澎拜的罡风,将这殿堂之内的所有一切,都震成了齑粉。

    只有始作俑者,那位卓立于窗台的白衣中年,依旧分毫未损。只是衣袍无风自舞,鼓荡不休。

    “这,这怎么可能。”

    一面银镜之内,传出玄星神使的声音:“元阳神血,圣银元液,我神教这百年来,发掘起源之地二十余处,总共取得不到一百支。这位神威真君,却能够各自带回近千,这岂非荒唐?”

    “不会有错!”

    白衣中年的音质清冷:“雪崖服用了元阳神血,寿元增长五百载。巩天来与离恨天二人,据说都各自提升了小半层战境。如今归真子等人,也都已换取圣银元液,陆续闭关服用。我看过那些针剂的影像,与我们取得的元阳神血略有不同,可药效却是真实无虚。”

    “可这太不可思议!”玄星神使的语声,仍无法恢复平静:“神尊大人与织命师,不都观照过神石要塞内部之景?第三层内储藏的针剂,虽确有些精品,可数量却绝不超五千”

    说到这里,玄星才似恍悟自己,这是在置疑这位神尊,声音又戛然而止。

    “无需忌讳,此事我也疑惑,”

    白衣中年的目光凝然,内中隐隐透出了电光:“我与织命师的观照结果,怎会偏差到这个地步?”

    玄星沉默了一阵,忽然出言:“天雄神子高元德在不久前,提起一个可能。说是神石要塞内那些复原的防御装置,很可能与神威真君张信有关。我想既然这位能修复起源之地内的各种机关陷阱与光炮,那么往这座基地内运送一些药剂,也不无可能。”

    “你的意思说,这些所谓‘上古奇药’,并非是神石要塞本人所有,而是他人运入?”

    那中年微微一楞,随后他的语声,就又沉冷异常:“这倒是能解释得通了,可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玄星神使再次沉默了片刻:“那位神威真君,有量产元阳神血与圣银元液之能。”

    说到这里,他不禁苦笑:“是我想差了,我神教钻研这二种药剂,已有数十年之久,可至今都没什么成果。此子哪怕是得了一整座完整的起源之地,也没可能办到的。”

    “我倒觉得,此事不无可能。他现在已羽翼丰满,并不惧我等猜知真相。”

    白衣中年一声轻哼:“若真是如此,我们这次的谋划,倒是给了他一次洗白这所谓‘上古奇药’的机会。”

    玄星神使亦是无奈,他的‘神尊’并未说错,即便他们猜到了这可能‘真相’,如今也拿这位无可奈何。

    神教底蕴之薄弱,在此刻昭显无疑。除了神尊之外,教内已经没人能够拿这位怎么样。

    至于这天下间的各方势力,神教也很难取信。

    “可接下来,我教该如何是好?”

    玄星神使蹙眉问着:“张信仍在全力封锁边境,日月本山如今也将极力支持。恕属下无能,想不到任何方法破解那位神威真君的封锁。”

    在神石要塞现世之前。长老院对天东总督府,还有些置疑指责声。可在神石要塞现世之后,就已很少有了。如今张信与皇极雪崖,带回价值二百亿的上古奇药,这会使宗门内的反对声,接近于无。

    以那些参议长老的秉性,此时怎可能再置疑神威真君?只会嫌本山这边,对那神威真君的支持力度还不够。

    “应对之策?”

    白衣中年面色清冷:“让人将此事传出去,或可以尝试从造化,紫薇,大周皇朝这些势力,想些办法”

    只是他的语气,却有些迟疑,显然是不太看好。

    玄星神使的眼中,也是眼现无奈之色。

    这些来自中原的宗派,如果不想与身为地主的日月玄宗翻脸,那么与后者合作,才是最佳的选择。

    前一种方法,极不明智,非智者所取。日月玄宗在东神山,聚集的一百一十万道军,数位天域,可非是摆设。

    想必只要有一丝合作的可能,这些人都不会选择两败俱伤。除非是那位神威真君,强硬拒绝,可这可能性接近于无。

    如此一来,他们想要搅乱局面的可能,微乎其微。

    只有被日月玄宗踢出局的无上玄宗,南昭帝国,神相宗这几家,可能会有不甘。

    可这几家的势力,无论如何都无法与张信拉拢的宗派联盟抗衡。

    所以接下来,他果不意外的听见那神尊的语气转折:“此事尽力为之,无需苛求。那神石要塞,能入则入,不能进入,也是无妨。此处诱杀那竖子的关键,早在本座的掌握之中,并非一定要进入这座要塞不可。”

    接着他又袍袖一拂,从窗外收回了目光:“可如今这次的谋划不能成功,那件事,倒是可以提前了”

    “提前?”

    玄星神使再次吃了一惊:“神尊之意,是打算放弃吗。”

    “不放弃如何?当舍不舍,后必成祸。”

    白衣中年微一摇头:“我问你,近日在日月玄宗,可有何收获。”

    玄星神使顿时气息一窒,他知神尊问的,是这一年以来,在日月玄宗内部的成果。可这实在有些拿不出手

    “不好答么?我替你说。结果糟糕异常,一年以来,只有百人入教。可损失的棋子,却达三百。尤其这两个月以来,总共才只三人而已。”

    此时白衣中年的眼神,似如亘古不化的寒冰:“那位神威真君步步紧逼,真让本座坐立不安。在这日月本山内,本座非但不能动摇日月玄宗的根基,反倒有了自困牢笼之感。这日月神山虽大,却似无我立足之地。时至如此,也只有放弃了。”

    “属下明白!”

    玄星神使似被这位沛然杀机所摄,语声艰涩:“只是此时,我等的准备,确是略有不足。”

    原本是够的,可问题是日月玄宗,近日取得大量的‘圣银元液’。仅仅是今次二位伪神域的战境提升,就让人猝不及防。

    可这次日月玄宗内,得以实力大增的,又何止是离恨天与巩天来这两位而已?

    他可是听说了,日月本山那边,已经有人尝试了其他的药剂。除了那‘元阳神血’,‘圣银元液’,‘混元紫露’,‘海天青乳’之外,其他的上古奇药,效果也很是惊人,

    “此事我自有成算,你只管准备就是。”

    白衣中年神色淡然的说着:“且未必一定需走到这地步。我对这次神石要塞的落幕,可是相当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