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章 南下(八十七)
    云中男儿此次北进而击,再没有寻找什么隐蔽山路,迂回而进。而是选择了最短路径,直扑突厥执必部所在大营!

    为先锋的,正是玄甲骑男儿。沿着冻得结实的山道,直扑而前!

    玄甲骑的黑色认旗,高高飘扬,持旗之人,正是韩约。他坐在马背上就比寻常人高出一头来,长且笨重的认旗,在他手中,轻若无物,捧在胸前,只是竖得笔直。引领大军而前!

    徐乐就在认旗之下,白色大氅向后飘动飞舞,哪怕在这冰雪满途的山道之中,哪怕在数百甲士的簇拥之下,哪怕在这马上就要涂满了鲜血的边地战场之中,仍飘飘然有若神仙中人。

    主将如此人物,让每名玄甲骑男儿只是热血上涌,不管什么样的敌人,只想跟着徐乐上前,杀一个痛快。所有人也都知道,徐乐只会冲在他们前面,绝不会落后他们半步!

    山道两侧,不断有轻骑超越而过,这些轻骑都是恒安兵带着熟悉地形的乡兵箭手组成的哨探开路队伍。今日这些轻骑也显得分外的剽悍轻捷,连厚重的衣物都丢弃了,人人就是一身皮坎肩,外面再罩一身半甲,呼哨着策马飞驰而过,全都抢到玄甲骑前面去,为大军开路。

    这些轻骑坐骑在外已经转战日久,鬃毛都未曾修剪,又长又乱,奔驰起来飞舞飘扬,有若天马。马上骑士人人都是又黑又瘦,脸上给寒风吹得全是裂口。但人人都是争先恐后,精神十足,经过徐乐之际,人人马上转身行礼。

    全金梁也在其中,他那一队人马也领了哨探开路的任务。徐乐玄甲骑马力甚足,一旦出发就赶到了前面,他拼命催策麾下儿郎,这才追了上来,经过之际,转头看见徐乐声音,就啪的行了一个军礼,大声招呼:“乐郎君,俺们在前面给你开路,有一个突厥轻骑骚扰着玄甲骑弟兄半点,咱们就自己抹了脖子,一定护送着你们直撞到突厥狗大营之前!”

    徐乐转头,朝着全金梁点点头,展颜一笑。

    全金梁也点点头,仰头嚎叫一声,放开嗓门大声招呼麾下儿郎。

    “今日这天气,实在爽快!死在此间,还不是一件快事?儿郎们,朝着王仁恭低头认命,听这老家伙号令,就算还留着一条性命喝酒吃饭,有什么意味?云中男儿,活着就图一个称心快意!”

    他麾下那些儿郎,不管是恒安鹰扬兵还是沿边军寨的乡兵箭手土著,人人大声呼哨,又笑又闹。

    “咱们在这儿打了几十年了,就没想过躺在榻上老死!”

    “现在能跑能厮杀能喝酒,活得那叫快意。难道等老了躺在床上给儿女嫌弃?入娘的爷爷还不如死在眼前!”

    “要咱们云中男儿死干净不算难,咱们人少嘛!也穷得跟什么一样,要粮没粮,要饷没饷。可叫咱们低头却难!这膝盖生下来就难打弯!”

    “看看能拼几条突厥狗性命,反正不能亏!要是还有一条命在,向南再撞到王仁恭面前,爷爷就是死,也溅他一脸血!”

    一群云中男儿,大声呼啸怪叫,就这般向前去了。要为玄甲骑张开轻骑警戒幕,一路扫荡可能出现的突厥轻骑,护送玄甲骑直薄执必部大营之前,如果到时候还有性命气力,说不得还要陪着玄甲骑跟着扑向突厥人坚固的营寨,黑压压的大阵!

    一支支轻骑小队,就从徐乐身边掠过。每一队人马,都大声喊着乐郎君三个字,点头行礼,接着超越而去。每个人都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

    徐乐只是望着他们的背影,脸上始终挂着温和的笑意。

    自己拼死而战,要说是为刘武周,那是虚话。刘武周纵然对自己算是厚待,并多包容。自己也对得起他了。连番血战,从来在前,在绝望之中,就是自己挺身而前,一举击败了汹涌南下的突厥执必部,打得他们只能困守营寨!

    其间血汗牺牲,难以言表。有多少次,徐乐心中也无把握,只是向前而已。

    而且对刘武周这个人物,徐乐心中,总有一丝警惕。有的时候作态太过,反而只显出他的心机深沉,更不必说爷爷对刘武周的评价,徐乐始终记在心底。

    为什么自己还在他的麾下拼死力战,而且今日还特意请为前锋,玄甲白氅,鼓动全军士气?

    只是为这些云中男儿而已。这些云中男儿,和自己一样,生于斯长于斯,戍守边疆,拼命血战。他们不该遭受这样的待遇!

    这世上有太多不公平的事情,在自己家族身上,就遭遇了不少。

    这些不公平,没惹到自己,也就罢了。若是自己身在其中,自己说什么也要将这不公平扭过来,哪管是什么样的敌人,他们到底有多强大!

    寒风扑面而来,徐乐的大氅高高飘飞而起,他面容也瘦削了不少,却越发显得丰神如玉。

    所有人目光都落在他身上,只要徐乐还在阵前,大家的心就莫名安定,就能追随徐乐直走到天涯海角!

    这些人的目光之中,也少不了小狼女步离的。小狼女今日也披甲上阵,这身甲胄,却是军中好手匠人选了上好的镔铁札甲,硬生生改小的。还是徐乐发话,步离才老大不情愿的披甲上阵。

    步离寸步不离的跟在徐乐身后,一双眸子,只是关顾在他身上。

    韩小六从后挤上前来,看着他动了,宋宝也拼命挤到前面。

    韩小六大声开口:“乐郎君,就让小六为前锋罢!哥,你也帮咱说句话!”

    宋宝也放开了嗓门:“乐郎君,也该给某一个机会才是,这次看看铁飞燕的名字,是不是白叫的!”

    韩约捧旗,只是回了一句:“安心听乐郎君号令就好!”

    徐乐回头,对着两人一笑:“都别争,我当在最前,执旗先入。宋宝二阵,小六三阵。次第而进。不拿下执必贺,不得稍停,可能做到?”

    韩小六不满的嘟囔一声:“怎么又是乐郎君你打头阵?”

    而宋宝抢在了韩小六前面,一向阴沉的面孔露出笑意,狠狠一抱拳:“末将领命!”

    在韩约严厉的目光下,韩小六嘟嘟囔囔的退了回去。

    山道此刻到了尽头,眼前就是大片雪原。而一直未曾离开的执必部大营,就在雪原之上,并不太远的地方了。

    徐乐回头,望向一直藏在身后的步离,笑意温柔:“可准备好了?”

    步离白皙的小脸,竟然难得的飞起了一丝红晕,接着就是用力点点头。难得开口回了一句:“你到哪儿,我便到哪儿。”

    徐乐一笑,扬起马槊:“那就让咱们杀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