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五八章 定海神针
    雪崖说完之后,就又看向了自己的手:“这一身灵能,许久都未能如此活跃了。”

    龙丹与原空碧二人,都是瞳孔猛缩。此时雪崖,看似没什么其他的动作,可他们却能感觉到身周的温度,正在极具的变化着。忽而寒冷如绝狱,忽而炎热似火炉。

    这位上师,不但岁寿大幅增长,就连这灵能,也健旺到这个地步了,

    “恭喜雪崖师兄!”

    皇极的眼中,满是浓浓的欢喜之意:“这是我日月玄宗的大喜事!”

    此时的雪崖,一身灵能分明已恢复全盛之时。换而言之,这位已是再一次,踏入到了上位天域之林!

    此外这位的岁寿,也将延长五百年以上。

    “这必是群山之灵荫庇。”

    雪崖的眼中,也满含着喜悦的色泽:“这寿元增长,也还罢了。如今能有再入道途之机,才真是令我喜不自禁。”

    如果说天柱级的天域,有大约两成半的机会,晋升神域。那么似他这样的上位天域,也有大约一成的机会。

    可这必须得有极高的战境造诣,需要大量的时间磨砺修持。原本他失败了,可这一支‘元阳神血’,却让他有了继续冲击的机会。

    “可我估计接下来的喜事,只怕还不止雪崖上师的一桩。门中的钟离上师,星玄上师,之前都有这寿元之患。还有巩师叔与离师叔,据说这两位已在一天前,各自换取了一支‘圣银元液’。如今许多人,都在等他们的消息。”

    原空碧的眼神发光,作为十天柱之一,她也是有资格,换取那灵宝殿内,任意一种针剂的。

    用于延寿的‘元阳神血’,她不感兴趣。可那能增长实力的‘圣银元液’,‘混元紫露’,‘海天青乳’等等,她却颇是渴望。

    尤其‘圣银元液’,这支药剂的效果,是原空碧最期待的。

    皇极则是嘿然道:“师兄说这是群山之灵荫庇,我不太确定。可我们的神威真君洪福齐天,却是无疑。”

    他说完之后,就满眼感慨的看向了张信,心想这家伙的气运,真是非同一般。历代以来发掘出的起源之地,还从没有发现过如此大规模的上古奇药。

    自然也有这家伙的运筹之功,封锁边境,清肃内外,之后积累实力,得以一举建功。

    这时诸人,才发现张信正在发呆。原空碧当即柳眉微挑,直接用手在张信的眼前挥了挥,后者这才醒过了神。

    面对眼前几位好奇的目光,张信不禁哑然失笑:“我刚才是在想,那位布局将这座起源之地的方位泄露之人,如今也不知是什么样的表情?”

    “想必是悔不当初!如果是我,宁愿这神石要塞足不出世,也不会让我们日月玄宗,得了这么大的好处。”

    原空碧闻言,亦一阵莞尔:“我却更想知,那皇甫绝机与云勿空等人,会后悔到什么程度。之前神威真君,可是说过要与他们一起合作,按功取酬的。”

    旁边的皇极与雪崖二人,则是喜意稍敛,眼神凝然的对视了一眼。

    都知那些针剂的事情,是必定瞒不过世人。一旦消息传开,必定会掀起轩然大波。

    一旦处置不好,这东神山上院附近,多半将掀起一场波及整个天穹大陆的风暴。

    事涉二百亿的上古奇药,那中原南疆,试问有几家势力,能够安坐?而这还仅仅只是神石要塞的第三层而已。

    ※※※※

    就在张信等人议论之时,在西海之畔,位于西庭山上院的某间静室之内。巩天来正在此闭目盘膝而坐,身外灵潮涌动,附近十丈内狂风环绕,时不时的闪现出黑色隙痕。

    这情景一直维持了大约两个时辰,直到这静室之内,有一丝丝的紫电生成,巩天来才蓦然睁开了眼,一口清气吐出。这间静室之内,也顿时响起了虎啸龙咆之音。

    那些狂风与黑色裂隙,也在瞬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直到所有的异象消失,巩天来依旧盘膝坐着,似乎在感应着什么。良久之后,他的唇角就又微微勾起,浮现出了一丝满意笑容。

    “有意思!效果虽然与书中记载的圣银元液有些区别,可这战境的提升,却也不差多少。”

    也就在这时,巩天来心中微动,发现自己随身的长老符牌,正是红光闪烁,一直微微震颤。

    他哑然失笑,知道这必是门内的许多人按捺不住,想从他这里询问这种药剂的效果,究竟如何。

    这次神威真君带回来的这些上古奇药,此时已不知挑动了多少人的心弦。

    巩天来先是沉神感应了片刻,之后微一拂袖,将一道灵光,打在了那长老符牌之上。而下一瞬,他们日月玄宗的宗主归真子,就已现身在他眼前。

    “药效如何?”

    归真子果如巩天来所料,首先就笑着询问:“如今在本山之内,不知有多少人在期待着你与离恨天,服用这圣银元液的结果。”

    “超乎想象,我的战境层次,已经进入第十一境万象通明。”

    巩天来满意的说道:“看似提升的不多,可在我这个层次,已经难能可贵。可能小半年之后,宗主就得帮我准备渡劫事宜。”

    “渡劫啊”

    归真子似乎有些头疼,声音略有些迟疑:“我看看最近,有没有这样的机会,天来你该知道的,如今天穹大陆纷争四起,又有问非天与神尊窥觑,合适的时机不多。”

    他这位师弟,渡的虽是天域之劫。可因其根基深厚,本身又身拥天元霸体,一旦完劫,就可拥有神域级的战力。

    这对日月玄宗而言,自然是梦寐以求之事,如今他们缺的,就是一位能镇压宗门气运的巅峰战力。可这绝非是四方势力所乐见,一旦巩天来有渡劫之意,那位无相天尊问非天,首先就要倾尽一切力量阻止。其后北神玄宗,也会全力阻扰。

    此外巩天来本身所需面临的天域劫力,只怕亦非同小可,风险极大。

    哪怕是这位已经有了总数十三层的战境层次,也未必就能一定成功。天元战圣作为门中的定海神针。一旦有什么闪失,必定会使日月玄宗滑入到最危险的境地。

    “也就是说接下来,我还是得等待合适的时机?”

    巩天来其实也知道自己短期之内渡劫,乃是奢望。他先是神色寥落的一声轻叹,随后又振奋起精神,好奇的问道:“不知离恨天与雪崖两位师兄,如今状况如何?”

    因闭关融炼‘圣银元液’药力的缘故,此时他还不知这两位,使用针剂后的具体状况。

    巩天来对此也很好奇,尤其是雪崖服用‘元阳神血’的效果。

    “离恨天师弟,与你相差仿佛,他的十一层战境提升了大约四分之一。至于雪崖师兄”

    归真子的语声一顿:“他这次可延寿五百载以上,据说体内的元气根髓,也恢复到全盛之时,从而法力大增。”

    “五百年吗?”

    巩天来的心神不由一阵恍惚,神色渐渐凝重:“如此看来,神威真君带回来的这批上古奇药,只怕还真是价值二百亿以上,师兄你现在的压力,只怕很不小?”

    “何止是不小而已?你师兄如今,正是心惊胆颤。”

    归真子苦笑:“需知这能增加战境修为的‘圣银元液’,就有着三种型号,总数达五千之巨。我们预估这些药物,价值在二百二十到二百八十亿之间。关键是其中一部分,乃是旷世所无。所以现在各方的压力惊人,在门内也就罢了,大抵还是能够处理妥当的。可在宗门之外,如今不知有多少人,正在打探详情。我估计消息走漏,就在这一两日之间。说实话,我有些后悔了,我们护送这批上古奇药的动静太大,很难瞒过世人之眼。何况宗门之内,还有一位神尊。”

    “可如这次不兴师动众,师兄只怕也无法放心?”

    巩天来一声失笑,言语中则饱含冷意:“消息走漏也就走漏了,难道那些家伙,还能逼迫我们日月玄宗把吃到嘴里面的东西,再吐出来?顶多是后面稍稍让步一二,对了,我听说这次的起源之地,内外可能有七层以上?”

    说到这里,巩天来的语声微顿:“不知接下来,神威真君是什么样的打算?”

    “张信师侄,哪里还用得着你我来担忧?别看他年轻,行事风格张狂霸道,可其实见事之明白,只会更胜于你我。”

    归真子莞尔一笑:“就如这一次,我日月玄宗能独吞二百亿的上古奇药,可都是他的运筹之功。”

    之前张信一直按兵不动,等待十万道军齐聚,这让门内不少人都为此焦躁不已。可就在各方受挫之际,张信却悍然出击,将第三层价值数百亿的上古奇药一举拿下。行事不骄不躁,自有章法,如今门内许多长老,都对此称赞有加。

    这一次,哪怕是他们在那神石要塞再无所得,也绝不亏了。他相信后面那几层的上古遗宝,未必就能超过这第三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