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章 南下(八十六)
    一轮红日,跃出天际,映照满山冰雪,一瞬间天地间就整个明亮了起来。

    今日无雪无云,天空澄澈透明得不像真的,唯有寒风,仍然酷烈如刀,提醒人们,这是生存环境最为恶劣的大隋边地,是恒安鹰扬府仍然在苦苦挣扎的云中之地!

    数百甲士,早就在黑暗中默默等候许久,等候着红日跃出的那一刻。在阳光洒下之际,每名甲士,忍不住都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欢呼!

    这些甲士,正是玄甲骑。

    这支军马,历史短暂得惊人,但成军以来,战果也大得惊人!若不是僻处云中之地,这里的边地男儿不管如何奋力厮杀,都难得入中原高门的谈资。换了其他地方,这支玄甲骑,都会震惊四方,让人只是诧异,如此一支强军,到底是怎样冒出来的!

    数百玄甲骑男儿,身上铁甲,已经创痕累累,经过军中铁匠的修补,上面也满是难看的补锔痕迹。多少世家之子从军,打一辈子仗下来,这身甲胄仍然光鲜。而这些玄甲骑男儿,不过才经历几场战事,身上甲胄,不少都已经残破得难以起到防护作用。

    玄甲骑的伤亡,同样惨重。以徐家闾七八十名精壮闾民为骨干,后来又加入了神武之地投军的三百余边地男儿,梁亥特部选出了二百余草原汉子,凑出玄甲骑两营精锐的阵容。在徐乐的带领下,虽然连战连捷,但也只剩下四百余还能战的甲骑。不少还是带着轻伤上阵。真论起还完好的人,现在一半都不到了。

    一场场血战下来,让玄甲骑这支队伍飞速的成长起来。原来虽然有骑兵墙式冲锋这个绝活儿,但是其他战场动作还生涩得很,临敌之际,也过于紧张慎重。而且运用起来也不是很灵活,经常一营人马就猬集在一起,很是丢了骑军这种聚散之兵的脸面,没少让恒安鹰扬府那些大腿上都生了茧子了老骑军笑话。

    而几场仗打下来,玄甲骑已经很有点老卒气度,虽然结阵等候,但人人都很放松,保持着最能节省精力体力的姿态,队形也不如之前那般紧密,而是放得更宽松了一些。彼此又保持着呼应联络。

    而且每一仗玄甲骑都是以少击多,此前一仗更是打穿了突厥青狼骑的阵列,夺得青狼汗旗,迫得执必贺仓皇逃遁。这样硬仗打下来,玄甲骑更有一种蔑视一切对手的气度,这是恒安甲骑一时间都难以企及!

    在玄甲骑四周,是更多列阵的军马,有骑有步,尽是恒安鹰扬府精锐。各个营头旗帜飘扬,每面营旗都有些弊旧了,但是这些营旗,都是边地的保护旗,在这些旗下,多少云中男儿,舍死忘生的血战,直到现在,都让突厥号称的四十万控弦之士,难以南下深入!

    旗下男儿,包括玄甲骑在内,人人都有悲壮之色。

    战场之上,他们从来未曾失败过。但是现下,却被人从背后狠狠的捅了一刀子,如此大军,已然近乎于绝粮。此次出击,也许就是这支精锐的恒安鹰扬兵的最后一战!

    就是各营将领,站在队列前面,都没了原来临战之际那种昂扬求战之态,只是沉着脸立马阵前,带得麾下儿郎也是气氛沉郁。上千精锐云中战士,俱都无语。只是等待着中军传来的号令。

    刘鹰击决定彻底击垮突厥执必部,看有没有死中求活的机会。但军中无粮,人心不稳。谁都感到前路茫茫,让这些云中男儿,如何能意气高昂得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玄甲骑队形稍微散开。几骑人马,就从队列中走了出来。

    所有人目光,一时间都集中了过去了。

    当先之人,正是徐乐。

    虽然这位乐郎君年少英俊,更是能打得出奇。而且你只要惹着他了,徐乐从来都是毫不犹豫的反击回去,能将天都捅破一个窟窿。

    但徐乐也从来不是一个高调的人,不管是云中城内,还是此刻大营之中相见,从来都是裹着一身弊旧的大氅,只是干净整洁罢了。麾下儿郎吃什么徐乐也吃什么,也少有亲卫前呼后拥,也很少见到徐乐高声发布什么命令,经常不知不觉的就不见了踪影。更多时候,则是在沉沉出神,不知道在琢磨什么事情,不过到底在琢磨些什么,徐乐也从来都不找人表露出来。

    这一切都和军中那些大得军心的将领做派完全不同,徐乐能得玄甲骑归心效力,除了爷爷的遗泽,罗敦的竭尽全力支持,就是靠着始终身先士卒。

    这样的乐郎君,大家已经习惯了。

    但是今日,徐乐却是截然不同!

    没有临阵,徐乐就已经披上了他那一身宛若长满尖刺的玄甲,玄甲之外,裹着的就是一身纯用狐皮拼接起来的大氅!

    这大氅是梁亥特部的至宝,不知道多少梁亥特汉子在历年里辛辛苦苦捕来皮毛最为丰美的银狐,不知道多少梁亥特女儿一针一线的小心缝制,将拼接的痕迹完全泯灭不见。如此大氅,价值万贯。在罗敦被囚千余越部大营的时候,盖达乌头都劝他将这大氅交出来献给执必落落,说不定就能换一个好点的结果,梁亥特部还有条生路。当时就被罗敦嗤之以鼻的喷了回去,执必青狼,哪里配得上梁亥特部的至宝!

    在回去收拾家当之际,半数梁亥特族人散去,族中积存财货,罗敦送出从不吝惜,只是珍惜万分的将这件大氅带了出来。最后果然赠给了他当做亲孙子看待的徐乐。直到今日,徐乐才将这大氅批了出来!

    玄色甲胄,狰狞万分。白色大氅,在身后飘洒飞舞。徐乐也未曾戴着头盔放下面甲,只是将头发束了起来,戴上一顶铜冠。一时之间,在所有人的眼中,徐乐似乎在散放着耀眼的光芒!

    如此人才,不要说马邑一郡了,就是整个大隋,也是人中之龙!

    这真的是在边地一个小小村闾之中,养育出来的人物么?

    吞龙神驹,骤然长嘶,人立而起。徐乐单手扯动缰绳,吞龙半转身向着刘武周大旗所在方向,徐乐大声怒吼,吼声只在上千云中男儿头顶回荡!

    “马邑徐乐,请为前锋,覆灭突厥青狼!”

    号角之声,从刘武周大旗所在处响起,就是准了徐乐请战。以玄甲骑为大军前锋出击!

    徐乐一抖缰绳,率先而出,吞龙疾驰,一时间这白色大氅,在徐乐身后笔直飘飞!

    玄甲骑顿时涌动跟上,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出来:“我马邑乐郎君!”

    一面面营旗骤然又高昂的舞动起来,一员员恒安军将都抬起头来,吼声回荡:“我马邑乐郎君!”

    如此人物,都甘心效力于恒安鹰扬府,并竭尽所能,恒安鹰扬府如何会覆灭?

    自家甲骑前头,尉迟恭看着徐乐背影,低低叹息一声:“这乐郎君,真是对得起咱们恒安鹰扬府了…………”

    一句话说完,尉迟恭回头,又看了一眼刘武周中军处飘扬的大旗。神色复杂。然后也吼声如雷。

    “跟着乐郎君杀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