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七十五章 南下(八十四)
    衙署之外,马邑鹰扬府军将们纷纷而出,人人神色复杂。

    一场军议,持续了两个多时辰方散。马邑鹰扬府不是恒安鹰扬府那样的穷鬼,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吃惯了苦已然无所谓了,说调兵北上,六百骑说走便走,路上啃冷干粮喝雪水睡冰窝子也就是那么回事。

    马邑鹰扬府一旦北上,需要布置的事情可以称得上是成千累万!如此冰天雪地,长途行军,一旦布置不善,别说集结兵力准备作战了,兵变说不定都是有份的。这已经算是边地军府能吃苦耐劳了,要是内地军府,让这样滴水成冰的天气出征作战,说不定马上就是军将士卒围着主帅鼓噪生事!

    王仁恭计划抽调四千马邑鹰扬兵北上,马邑越骑和自家亲卫全在其中为骨干。连同在顶在前面驻守各个军寨城池的二千余战兵,这就是六千精锐的规模。

    支撑这六千精锐行军打仗的,王仁恭计划动用接近二万辅兵。马邑鹰扬府人手不足,就以善阳城内外的民夫充数,动用牲口驼畜五六千之多。

    这样规模的调动,善阳城中纵然积储甚丰,也要去掉快一半去。王仁恭这是下了血本了。

    既然下了血本,那么就要确保万无一失,将所有细节都考虑到。兵力如何抽调,如何推进,守住什么样的要点,恒安鹰扬府要是南下,该怎样迎战,怎样互相援应,全都要一一商议安排。

    到了这等地步,马邑鹰扬府的军将也不能只等王仁恭一人做出决断了。这可对着的是恒安鹰扬府,一举击败了上万青狼骑,如雪原中负创凶狼,随时可能孤注一掷,战力无双无对的恒安鹰扬府!

    刘武周,苑君璋,尉迟恭,还有那个覆灭一营马邑越骑,电袭神武,敢于和数千马邑鹰扬兵接战的徐乐。想及这些名字,都让人觉得毛发生寒!

    这些马邑军将,在节堂之上攘臂争论,为据守什么样的要点,自家麾下配属多少兵力,给予多少辎重,如若守备,时限如何,几乎是争得面红耳赤,这可是关乎着每个人的性命,来不得半点轻忽!

    这些颇有战阵经验的军将们一番激烈争论,而王仁恭拍板做最后定论,总算是将这些方略细务全都定了下来,然后就是各将领命,赶紧动作起来,尽快北上迎敌!

    两个多时辰的争论,比起一场厮杀也差不了多少。这些退出来的军将个个都是一副骨软筋酥加口干舌燥的模样,在门口各个抱拳告别而去,关系特别亲近的,忍不住还要低声议论几句。

    “入娘的,真的要北上了。原来不是打着以逸待劳,只要断了粮秣,就让恒安鹰扬府来攻的主意么?善阳周围,全是坚寨,加上善阳城防,还怕刘武周他们撞得开?”

    “那时是什么时候?谁能想到刘武周这般硬?上万青狼骑说破就破。要是只在善阳城等着刘武周过来,刘武周真的一路摧枯拉朽打过来,那军心士气说不定就无可挽回了!打完执必部,想必刘武周也损折惨重,堵在门口,不给刘武周缓过气来机会,也是振作麾下人马的良策,王郡公这决断没什么可挑剔的,随机应变得也快,不愧是大隋名将!”

    “什么大隋名将,现下都是为他们太原王家了。就说这突厥执必部,难道不是来得蹊跷?要说不是谁引来的,砍了某的脑袋也是不信…………”

    “说这些废话做甚?踏实领兵北上,按照方略行事,万一恒安兵来,死打硬拼就是!恒安兵现下只怕是打红了眼睛,你们手下留情,恒安兵可不见得能如此!这个时候,各为其主罢…………”

    “咱们各为其主倒也罢了,那位李二郎侧身其中,他带着河东兵又是为谁?这可真是…………”

    “王郡公也真是什么军务布置都不瞒着他…………”

    “入娘的闭嘴!”

    几名军将正唧唧哝哝的说得热闹,一时间全都住口。此刻正是王仲通送李世民和长孙无忌而出。王仲通脸色难看,只送到侧门口草草一礼就转身而去。李世民倒是恭谨行礼作别,久久才直起腰来。

    几名军将示意一下,也不和李世民招呼,就匆匆而散,各自还有太多出征事宜要去忙碌。

    而在门外值守的锦衣家将,已然将马送来。李世民和长孙无忌翻身上马,一言不发,打马就走。

    直到离开衙署甚远距离,身边都是自家人,长孙无忌才嘘了口气:“二郎,如何做?”

    既然李世民送上门来,王仁恭又摆出了大度模样,老实不客气的也给李世民分派了差使。

    入善阳的,有上百锦衣家将和五百河东精兵。王仁恭益以一营人马,让李世民为拱卫他的中军一部。信重之态,已经摆到了极处。

    但是以五六百人马置身于六千马邑鹰扬兵中,这危险也自不必说!

    李世民淡淡一笑:“既然领了军令,如何能不去?”

    长孙无忌神色凝重,追了一句:“真的帮王郡公去灭了刘武周么?”

    李世民左右望望,李豹带着家将稍稍拖后,又刻意隔开了一直紧紧跟在屁股后面的数十马邑鹰扬兵。

    “刘武周此等情形,犹自与突厥血战,一举而胜。如此忠勇之帅,如此无敌精锐,岂能落在王仁恭手中!”

    长孙无忌看着李世民,一言不发。

    李世民的决断,不出他的意料。但这决断风险之大,简直难于言表!

    但李世民既然做了决断,他也不打算反对。既然决定奉自己妹夫为主,那就忠心从命效力就是。男儿大丈夫当世,岂能是畏首畏尾,只为苟全一条性命?

    汉时以降的雄烈之风,经晋末之世,在世家风流中大为消磨。但经几百年的血腥厮杀混战之后,在这大隋末世,世家纵然已经变得暮气沉沉,只为家门。但在更多人心中,这雄烈之风,在将胡虏驱逐出中原之后,在经历了那么多血腥磨难之后,却已经再度燃动起来,在一些不得志的世家子弟心中,这股男儿意气,也同样未衰!

    只是谁也不知道,这蕴藏回荡在寒门,在民间,在少许世家子弟胸中的雄浑男儿意气,在这大隋末世,到底是被这些世家压制下去,还是纵横决荡而出,换来一个新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