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六章 南下(八十五)
    一场军议之后,王仲通总算是换下了一身甲胄,瘫在榻上,只是呼茶唤饮子,好一阵才算是缓过来。

    这披甲参与军议两个多时辰,实在是耗尽了王仲通的精力。休息了好大一阵,还是懒懒的不大提得起精神。

    这休憩之所在衙署之内,作为世子,这里自然有他的一席之地。不过王仲通嫌弃在父亲身边不自在,难得出现在此间。在城外城中,王仲通都设了自家的庄苑别业。

    这个时代,但为世家子,但为贵官。想经营点家当来实在是容易得超乎人们的想象。特别在这样边地所在,小吏即可覆家,何况郡公之子?只要走马一圈,看中哪家的产业,直接遣人钉封了就是,无人敢于计较。只是大多数世家还是自矜家名,也早已产业丰厚,自家祖传的山林水泽庄苑才是真正贵盛世家气象,那些为世家后吃相太难看的,多半要被同辈嘲笑为暴发户。

    王仲通到得这马邑郡,穷乡僻壤所在,日子难熬得很。实在顾不得太原王家的家风了,好生经营了一番,这才算是有几处勉强说得过去的安乐窝。一旦外面别业设好,就少来衙署内歇宿了。今日实在是累得厉害了,才来到此间。拨在此间伺候的十余名下人,久矣不见世子,一时间照应得也难以如人心意,要茶不热,要饮子材料不全。放在平日王仲通早已拂袖而去,但是今日,王仲通的世子脾气,却半点也无。

    终于议定准备对刘武周动兵,这自然是大事。王仲通盼着父亲做出此决断,不知道盼了多久!

    结果父亲要不只是用粮食卡着刘武周,要不说动突厥执必部南下,要不干脆就开门揖盗,引河东兵入马邑。

    这些法子,只是和刘武周周旋罢了,只会让刘武周一直苟延残喘下去。哪如直接打上门去,迫得刘武周马前归降来得干脆爽快?

    王仲通实在在这荒僻的马邑郡呆得太久了,梦中都是长安洛阳气象,实在是多一天也不愿意在这苦寒粗鄙之地呆下去了!

    父亲做出了这般决断,自然是喜事。但有几桩事情,还是让王仲通心神不宁。

    首要之事,自然就是对王则那孤儿的重用!这个堂弟,又被父亲带在身边,统领最为要紧的中军,并有提举马邑越骑之重权。如此重用,让王仲通听到父亲如此安排,差点一口血就吐出来!

    那王则还一脸平静的只是拱手领命,仿佛这是理所当然之事。

    紧接着就是对他这位世子的安排。居然让他留守善阳城,以为后劲接应。要不是身上甲胄太重,一时间王仲通差点就跳起来!

    其实真正出兵放马,冰天雪地北上与刘武周一决,王仲通并不情愿。这差遣,实在是太过辛苦了。在他看来,不过遣一上将,刘武周自然授首。他们王家父子一起上阵,那岂不是太抬高了刘武周那个村夫?

    可阿父携王则在身边,而留自家在善阳,这却让王仲通不服,宁愿自家去吃这一番辛苦,参赞军务,领马邑越骑将刘武周擒来,送于阿父面前!

    可军议之中,王仁恭面沉如水,主帅气度,展露无遗。哪怕如王仲通,这个时候都不敢提一句辩驳之词!

    另一桩事,就是那李家二郎。不仅扫了他的面子,硬闯入军议之所。而阿父也要将他带在身边,北上与刘武周战。

    这不是让李家二郎把马邑内情,还有军中虚实,全都摸清楚了么?这将来要是去对付唐国公的话,这不是平白要多花不少气力?

    王仲通退下来后,就一直这般闷闷不乐。但别看他作为王家世子,在马邑郡嚣张跋扈。真让他到王仁恭面前闹去,却还有些不大提得起勇气来。可是就这般忍下去,让王仲通心里总是郁闷难言。

    正左右为难之际,一名仆役匆匆而入,低声对王仲通道:“世子,郡公有召。”

    王仲通顿时翻身而起,也不要下人引路,一路小跑,直奔王仁恭经常居停的二层小楼而去。身上疲累,一瞬间就不见了踪影。叮咚叮咚直跑上二楼,动作之快,让值守的亲卫都看傻了眼。

    到得二层小楼门口,王仲通平了平气息,这才恭声道:“阿父,孩儿到了。”

    小楼之内,传来王仁恭的声音:“进来吧。”

    王仲通蹑着脚步而入,就见王仁恭未曾卸掉身上甲胄,负手站在小楼窗边。却已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

    本来被召唤而来,王仲通准备了一肚皮的话要倾泻而出,但看到父亲身形,不知道为何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嗫嚅一声:“阿父。”

    王仁恭并不回头,只是淡淡一句:“为阿则之事,还有怨气?”

    附和这句话,王仲通不敢。但为王家世子,也自有傲气在,摇头否认王仲通也是不愿,只能沉默不语。

    王仁恭仍不回头,轻声道:“你是嫡长,流的是太原王家最纯正的血,可明白了?”

    王仲通精神一振,恭声道:“孩儿明白了。”

    虽然王仁恭未曾明白说什么,但提及血脉,王仲通就有了信心。太原王家传承数百年,最为自傲的就是血脉,最为看重的,同样也是血脉!

    胆子一壮,王仲通就忍不住道:“李家二郎…………”

    王仁恭哼了一声:“你对李家二郎如何看?”

    王仲通嘿了一声,沉吟少顷:“不类世家子。”

    王仁恭嗤的一声:“哪里不类了?”

    王仲通想想,摇摇头:“只是感觉,要说什么,一时还说不上来。”

    王仁恭又是嗤的一声:“颇为少年英武啊…………建成有弟如此,当得头痛了。李渊也该头痛了,也罢也罢,某就为李家除此后患罢!先平刘武周,再吞了这三千河东兵,到时候骤然而南,李渊当以为有兵屯于平阳,后顾无忧,该西进长安去了,我就捣他的晋阳!”

    王仲通倒吸一口凉气。

    原来父亲将李世民带在身边,就是为了到时候一口连皮带骨的将他全部吞下!

    王仁恭转过身来,目光如剑,逼视王仲通:“别以为留守善阳就轻松了,要宽平阳河东兵之心,要隔绝他们与李家二郎的消息通传。到时候等某回师,将他们一网打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