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三章 南下(八十二)
    十余名锦衣家将,簇拥着李世民与长孙无忌两人,风也似的在善阳街头卷过,直向衙署所在方向而去。

    善阳城中,积雪满路,因为天候奇寒而冻成冰途。每匹战马都换上了重蹄铁,马蹄重重的敲击,冰碴到处飞溅,打在路边,有若暴雨骤降一般。

    在李世民他们这一行人身后,则是数十名马邑鹰扬兵跟着。带队军将一脸无奈,只是拼命紧紧跟随,生怕李世民他们跑出视线之外,闹出什么事情出来。

    那军将还一直在招呼:“李郎君,李郎君,这是本府聚将,李郎君实在不用走这么一遭!”

    李世民头也不回,而他身边长孙无忌回头,只是回了一句:“召河东军来援,就是参与马邑军务,以助王郡公。现下王郡公聚将商议军事,某等岂能不与?要是误了军机大事,王郡公先砍的就是你的脑袋!”

    这一句话顿时就将那军将噎了回去,真不知该从何反驳。

    这军将就是在馆驿之外,带领一队人马,名义上保护李世民安全,实则就是起着监视作用。李世民一向也算是老实,就在馆驿之中打熬筋骨习练武艺,连门都不大出,而且也从来没对着军将有过什么刁难,他才来当值的时候,李世民还遣人捧出来三十匹锦缎,算是慰劳他们辛苦的。

    本来以为难得摊着个好差事,谁知道这位身世过人,血统高贵,看起来却颇类军汉,也没什么架子的李家二郎,突然之间,就闹出这么大个乱子!

    聚将鼓声响起,这军将还在馆驿外更棚之内猜着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这位李家二郎就一身戎装,带着十余名锦衣家将,风也似的从馆驿从出来,接着就上马直向郡府衙署所在之处而去!

    一旦阻拦,这李家二郎就打马硬冲,一时措手不及之下,李家二郎已经绝尘而去,这军将只能招呼人马跟上,在后苦追。一路奔走,一路扬声求告。但一向没什么架子的李家二郎,却始终冷着一张脸,丝毫不加搭理,到了最后,这位长孙家的郎君,又顶上这么一句!

    这话也的确是有道理,李世民引三千河东兵来,就是应王仁恭请援而来,就该参与军事,郡中聚将,李世民如何不能去?

    眼见李世民离郡府衙署越来越近,布置在郡府左近的马邑鹰扬兵都被惊动,有人飞也似的前去郡府衙署传信,有人自沿途卡栅而出,想中道阻路,更有军将指手画脚的招呼手下将路口处的栅栏赶紧关上。

    这一直跟在后面的军将也急了眼,李家二郎要是到了郡府衙署,此刻面见郡公,那他就注定粉身碎骨了!

    这军将红着眼睛沙哑着嗓子大声下令:“超前拦下二郎!拉住他们的马!”

    数十马邑鹰扬兵立刻拼命打马超前而进,伸手就来扯李世民身边锦衣家将的缰绳。

    李世民未曾下令,这些锦衣家将也不敢拔刀,只是伸手阻拦,双方都是赤手空拳,在马背上纠缠推搡,有锦衣家将的坐骑缰绳被拽住,战马又在高速疾驰,顿时就长嘶着人立而起。带着马上家将还有旁边的马邑鹰扬兵一起倒下。

    而前面就是通往衙署路口,善阳城中也和大隋其他城市一样,都分里坊,每个里坊的各个入口,都有栅栏分隔,白天黑夜都有巡铺兵值守。这个时候几名巡铺兵正在火长带领下飞快的在合上栅栏门,一名巡铺兵抖着手给栅栏盘上铁链,就要拿一个大挂锁将铁链锁上。

    李世民猛然怒吼一声:“李豹,开路!”

    一直随侍在侧的家将李豹,暴喝一声,从鞍侧取出马槊,连人带槊,直撞栅门。

    “但挡道中,送死莫怨!”

    李豹连人带马如雷而至,在栅口几名巡铺兵只是发出一声怪叫,连滚带爬的逃开。边地汉子倒不怕死,但犯不着白死。李家是世家贵人,闹出什么来王郡公也是包容,他们责任已经尽到,这个时候还硬顶在这儿送命,大家又不是真傻!

    马槊槊锋,准确的撞在栅门开口处,蓬的一声闷响,马槊槊杆剧烈弯曲,似乎下一刻就要折断。但这一撞,生铁打造的铁链太脆,一下就崩裂开来!栅门猛然向后荡开,木屑铁渣纷飞。而李豹手中马槊一下又抖直,在他手中嗡嗡震荡,直晃出一片虚影!

    李豹已然冲过栅门,马槊一抖,据守栅门,为李世民引路!

    李世民在前,长孙无忌在后,已经过了木栅。郡府衙署,就在眼前。身后马邑鹰扬兵,正拼命涌上,和李家锦衣家将纠缠在一处。而郡府衙署之前,更有大队王仁恭亲卫涌来,几名军将率领,不问可知,就是阻拦李世民,不让他至衙署中去!

    李世民冷然一笑,按着腰间百炼直刀刀柄,大声开口:“这是准备在此间杀了我李世民,和陇西李家一决么?李家遣军三千,来助王郡公,这就是王郡公对李家的感谢?”

    长孙无忌也大声喊道:“王郡公聚将,李家虽然是客军客将,但也身在这善阳城中,听王郡公节制!某等正是应命而来,你等如此行事,是误了王郡公的军机大事!”

    几名带领亲卫的军将只是面面相觑,王郡公聚将,自然不能让李家人冲撞进来,他们过来,不过是阻拦李世民而已。哪里担得起和李家决裂的罪名?什么杀了李世民,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可是看李世民和长孙无忌这个模样,真是他们要敢继续阻拦,李世民会带领家将冲杀过来!

    几名军将只是忙不迭的回头吩咐:“快去禀报郡公!”

    长孙无忌看着神色凛然的李世民,虽然跟着一路冲撞而来,但他真没想到,李世民行事,如此果决!

    在晋阳城中,上有父亲和兄长,虽然知道自家这个妹夫胸中丘壑极深,抱负极大,但总难有一展风采的时候。此刻到了善阳,独当方面,虽然在重重马邑鹰扬兵环绕之中,但李世民却是坐言起行,挥洒自若,刚毅果断,真正展现了耀眼之姿!

    自家妹子,没有嫁错人啊。自己也没有选错辅佐的人!

    李世民勒住缰绳,冷眼扫视着面前那些惴惴不安的王仁恭亲卫。胸中热血,才开始涌动而已。今日无论如何,也要见到王仁恭当面!

    多年蛰伏,实在是足够了。幸得自家兄长,将自己发配到这马邑郡来。自家兄长,只怕会后悔给了自己这样一个机会!

    马邑风波将起,自己此来,就是想投身到这最激烈的漩涡之中。真正做出一番事业来,给自己那位兄长看看,给父亲看看!凭什么只差了一点岁数,就要注定将来的命运?

    只要不死,总是不服!

    众多马邑鹰扬兵重重围着李家十余人,每人都不作一声,也不敢让开。而李世民也静下心来,默然等候。十余名家将,包括长孙无忌在内,紧紧拱卫在他身边,警惕的注视着这些马邑鹰扬兵。

    这绷紧的气氛,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一名中军旗牌捧令而出,远远就大声呼喊。

    “郡公召李郎君入内议事!”

    李世民洒然一笑,翻身下马,正正衣冠。

    “走,拜会郡公,领将令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