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七十四章 南下(八十三)
    王仁恭面上微微堆出一点笑意,降阶相迎。身后军将全都跟上,神情各异。王仲通更是迎到了仪门之内,站定等候。

    李世民身份还不够仪门大开,只是开了侧门,亲卫直迎出去,只等着将这位李家二郎接引进来。

    军将们在王仁恭身后,两两偷眼相对。

    在他们想来,王仁恭引河东兵入内,就是那日被徐乐打得善阳兵变之后吓得慌了手脚。现下看来,却有些多此一举。刘武周虽然厉害,恒安鹰扬兵虽然敢战,甚或连南下的突厥执必部都击败了,但是还是困居云中一隅之地,缺粮这件事情就可以将他们卡得死死的。现下王仁恭下令提兵北上,出而野战大家心里有点含糊,但是屯重兵于出山各处要隘,死守不出,耗到刘武周粮尽,大家还是有相当把握。

    纵然大家心里都有些不忍,更觉得无法对马邑郡父老交代,但是还是可以击败刘武周和恒安鹰扬府!

    如此情势之下,这三千河东兵,就显得有些尴尬了。不仅吃着马邑郡的军粮,用着马邑郡的军资,北上之际,说不得还要留不少兵马提防他们。更不必说平阳这个马邑郡边境要害之处,还在河东兵手里,将来还不知道要闹出多少麻烦事情来!

    李家二郎入善阳,马邑军将无人敢于稍稍表示亲近。谁知道王仁恭的耳目,是不是在背后盯着!而李家二郎也算是识趣,没有交接马邑军将,让大家松了一口气。

    整体而言,马邑郡这些在王仁恭手里得用的军将郡吏,就是当善阳城中,没有李家二郎这么一个人物存在。保持着一种诡异的无视态度。

    可是今日,这李家二郎却闹上门来,借着王仁恭击鼓聚将的机会,非要在这军机大事上凑上一脚!

    不过这都是王郡公的首尾,他们是什么人,哪够资格夹在两大世家的碰撞之中?

    今时今日,看热闹就好。

    比之这些神情诡异的军将,站在仪门之后的王仲通却是满脸恼色。

    这李家二郎,真不识趣!

    他为王家世子,当日一直迎到平阳城,陪着李世民到了善阳之后,更是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

    若是建成到来,这般陪伴招待,还不算丢了他王家世子的颜面。对李家二郎,王仲通自觉已经是折节下交,委曲求全到了极处!

    偏生这李家二郎还不领情,居然还在这个阿父决定一举荡平刘武周,底定马邑局面的要紧时候,冲过来闹事!

    但凡军务大事,无不是要求个好意头。诸将恭谨,齐心效力,王家父子正意气风发之际,这李家二郎冲撞而来,要是坏了兆头,这该如何是好?

    更不必说这一身盔甲沉重,王仲通跪坐在那儿都觉得吃力,只想早早退下去将这身甲胄换下去。现下还要步履蹒跚的一直迎到仪门口来,累得眼前只是一阵阵发黑。要是伤损了身子,这李家二郎如何承担得起?

    就在王仲通满肚子无名火不知道向何处发泄之际,数名亲卫已经急急而入,正将李世民引了进来。

    李世民未着甲胄,??衣短只过膝,束了一条牛皮腰带,外加半旧大氅,戴着一顶铜冠。要背笔直,略方的面孔一脸严沉。看起来不像是世家高门子弟,倒像是是一个寒门出身,在军中打滚七八年才有了中层军将位置的年轻将领。看到王仲通在仪门迎接,只是微微点点头,接着就抢步上前,朝着面沉如水的王仁恭,啪的就平胸行了一个军中礼节。

    王仲通勃然大怒,厉声道:“李二郎,你就不知道点礼节么?”

    李世民转头看了一眼王仲通:“大兄,郡公击鼓聚将,此乃军务。军务事毕,自然向大兄赔罪。”

    王仲通噎住,一时不知说何才好。王仁恭冷眼看着李世民入内,这才沉声开口:“二郎,某郡中议事,你来为何?汝父就这般教你为客礼节么?”

    李世民离着王仁恭还有十余步的距离,闻言立刻疾步趋前。王仁恭神色不动,一直恭谨跟在他身后的王则顿时抢身而出,按着直刀刀柄,怒视李世民!

    甲叶声音响亮,马邑诸将也纷纷抢步而前,人人手按刀柄!

    只有王仁恭危然不动,只是冷眼看着。

    李世民一笑停住脚步,又是平胸行了一礼,抬头迎着王仁恭冷淡的目光:“敢问郡公,召河东军来援,只是游山玩水么?阿父对小侄交代,但入马邑为客将,但凡军务,绝不可推脱不与,既为子侄,当凡事争先。不可坏了阿父和郡公数十年的交情。小侄对阿父教诲,谨记在心,郡府击鼓聚将,小侄正是应命而来。郡公但要用兵,只求给小侄一个机会,让小侄他日回返阿父身边,对阿父有所交代。”

    王仁恭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王则已经按着佩刀厉声道:“二郎,即为客将,就知道军中自有法度在。主帅调遣将佐,自有安排。不令二郎与会,郡公自然有其打算。有为军将者,贸然前来之役主帅的么?就是唐国公,只怕也没教过二郎这些吧!”

    李世民看了一眼王则,王则也毫不示弱的回视。两人岁数相仿,虽为世家子弟,都大有军中儿郎气概。眼神碰撞之下,当真火花四溅!

    王仲通跟着跳脚:“二郎,你既然说军中规矩,咱们就论论这军中规矩!”

    李世民垂首,接着又抬起头来,已然是满脸委屈。不过他脸上线条刚硬,做这小儿女状,倒是看得马邑军将们身上一阵恶寒。

    “郡公,阿叔!既然什么事情都瞒着小侄,什么事情都用不到小侄。那小侄还耗在这里做什么?小侄请回晋阳!回去就和阿父说,是阿叔瞧不上小侄,不是小侄不肯亲近阿叔!”

    转瞬之间,李世民就从刚硬军将口气,变成了撒赖的通家之好的子侄。这转换之快,让一旁王仲通直眨巴眼睛,王则也僵在那儿,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马邑诸将早就松开了佩刀刀柄,悄没声的退到了后面去。这是两大世家在拉家常了,他们朝上面硬凑做甚?

    王仁恭哈哈大笑,伸手点点李世民:“好你个李二郎啊…………也罢,点起你的家将兵马,随某北上,去打刘武周!今日聚将,就是这么点破事!”

    李世民一凛:“打刘武周?”

    王仁恭淡淡一笑:“不领军令么?”

    李世民深深垂首下去:“末将谨遵郡公号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