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五二章 栽赃陷害
    张信最终还是决定出手救人,造化宗主既然已经给归真子发了亲笔信,那他也不好坐视赤云仙身死。

    关键是天象宗的平海真人,与他无冤无仇。此宗临近无上玄宗,是无上玄宗的死敌,正是他极力拉拢,合纵连横的对象。

    可如他只救了平海,那就太过刻意了。

    这其实也费不了什么事,本来张信现在的战力,就已可直追天柱级的天域,出入要塞,极其轻松。且这神石要塞的外层防御,也是在叶若的掌控下的,稍加放水,轻而易举。

    而赤云仙在他救援之下脱困之后,就冲着裂海亲王云勿空与皇甫绝机破口大骂:“我日你们的先人板板!往哪里跑不好?偏偏要来连累我们?都给我记住了,此仇此恨,我赤某迟早要寻你们清算!”

    他自问自己进入这处起源之地后的行止,还是比较谨慎的,绝不冒险,结果这次却遭遇无妄之灾,险些身死于内。

    若非是他现在伤势沉重,自料非是已经修养过的这二人对手,此时就已直接动手了。

    平海真人亦面色青白,眼神沉痛,一股浓郁的杀机,覆盖住了此方空域:“在下不喜口出污言!可这次两位做的实在太过,使我天象宗七十位弟子,俱都葬身于内。这次无论如何,二位都给我天象宗一个交代!”

    他与赤云仙二人虽逃了出来,可追随他们进入的门人弟子,却都丧生于内。

    如果只是普通的弟子,平海神师还没这么心痛。可这七十人中,有六人是天柱一级的资质。

    天象宗并非是玄宗大教,底蕴不足,任何一个有天赋的门人,都弥足珍贵。

    而云勿空与皇甫绝机闻言,神情也都略有些尴尬。这件事,的确是他们理亏。

    二人都想当然的以为,这是自己等人过于冒进,激发了要塞内的禁法,不但导致自家全军覆没,也连累到了平海与赤云仙两人。

    旁边的张信,也是略觉心虚。不过他的面上,却毫无异色,一脸肃然的扮演着劝导者的角色:“两位且稍安勿躁,想必那时云前辈与皇甫前辈,也是实在无可奈何,并非有意,何需为此翻脸成仇?想必两位前辈,也愿意赔偿二位的损失。”

    云勿空与皇甫绝机互视了一眼,就都放下了姿态,朝着赤云仙与平海真人一礼。

    “此番连累二位,确是云某之过,无可推诿。云某愿赔偿七百万大罗玉符,作为抚恤,还请二位宽恕一二。”

    大罗玉符,是大罗玄宗计算弟子门人的功勋,以及交易的单位,价值与太一神宗的天金,日月玄宗的十五级贡献值相当。

    又因大罗玄宗在天穹大陆的地位,被很多散修与宗派认可。

    那皇甫绝机也是苦笑:“我紫薇玄宗,亦愿补偿!数目与云兄相同。”

    平海真人与赤云仙,这才面色稍霁,可前者依旧心绪阴郁,后者则仍是愤愤不平。云勿空与皇甫绝机两家的赔偿,虽颇具诚意,可自家门人弟子的性命,岂能以钱财来衡量?

    不过二人,也都心知此事,估计只能到此为止。即便要翻脸,也不该是这日月玄宗的境内。

    平海真人随后,更是眉心紧凝:“不知你们是否有感觉?可里面的情形,真的是很古怪”

    在场四人闻言,都不禁侧目望去,只听平海语声幽然的继续说着:“就不说我们十日前斩裂的那些墙壁与闸门,在我们再次进入之后,居然都全数修复。就说这次,有十七具能激发‘三昧离火神光’的器具,四处触发式的陷阱,是被我亲手毁去。可在退回途中,这些机关器具,居然都恢复如初。”

    这次让他们损失最大的,就是一个喷发吐出冰寒气雾的机关。只是因为这里被他们破坏过,所以未曾防备。

    结果在逃奔之时,所有人都猝不及防。前后瞬间落下了二十七层厚达数丈的铁墙,只一瞬间就令他麾下大半弟子,都被冻成了冰棍。

    “确实很让人在意!”云勿空以若有所思:“说来我这边,也是同样。就感觉,我们前脚才走过,后脚就有人把我们的脚印抹平似的。”

    张信的瞳中,顿时微现波澜,随后他就神色凝然的问道:“这会否是神教的手段?”

    “神教?”

    云勿空愕然侧目:“神威真君之意,是指要塞之内,那些被修复的机关器具,与神教有关?”

    此时平海,赤云仙与皇甫绝机三位,也不禁为之动容,

    “我不确定。”

    张信的语声迟疑:“你等未曾去过神教那处用来养殖灵药的据点,可能无法理解。可本座进入之时,却是为之深深震撼。那座方圆一百二十里的模拟灵域,你们之前可能想象?还有那可比拟太阳,能够提供源源不绝的热能,却不知是以何种方法制作的火炉,实是匪夷所思。此外还有各种器械,光怪陆离,让人无法理解。”

    他说到这里,语气又逐渐强硬,似斩钉截铁:“我想着基地之内的情况,一定要说是有什么人故意为之的话,那么除了神教之外,本座想不到其他可能!”

    当张信语音落下,云勿空四人已是脸色凝重,各自陷入凝思。

    ※※※※

    “没想到主上骗起人来,还是很厉害的嘛!”

    当张信回归到自己的座舰之后,叶若就不禁啧啧有声的赞叹着:“我看那几位,好像是信了喵。”

    “只是面上信了而已,以这四位的城府,定是有所保留。所以接下来,若儿你需更加小心,一定不能让他们察觉端倪。”

    张信没好气的冷声回应:“而且这一次,我到底是为谁?”

    他上官玄昊,虽非是一位诚实君子,可日常也从不说谎的,也很少去诓骗他人。

    “明白明白!”

    若儿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不过神色却有些委屈:“可主人的命令,是让我尽一切可能,阻止他们进入”

    张信顿时叹了口气,有些头疼揉了揉眉心。他哪里能想到,叶若的手段,会是如此的‘毒辣’。阻止这四家的进入,又不是让他们全军覆没。

    不过这其实也怪不得叶若,是自己的指令,下达的不够仔细,

    “下次注意,前两层可以稍稍放水算了!就保持现在的力度,有机会的话,若儿再坑他们几次。”

    张信是心想前后的阻力不一,也会引人疑窦。

    不过接下来,他也是时候出手,稍稍刺激一下这几位天域了。一直坐观不动,也同样会让人起疑。

    思及此处,张信便探手一招,使那总督大印悬于身前。随后就有数人的影像,从内投射而出。

    左边的是皇极与雪崖,右边的则是原空碧及龙丹。

    “龙师兄,十万道军可已操练妥当?上元两仪阵,什么时候能使用。”

    他所说的阵法,并非是日月玄宗的制式之阵。而是一种专用于给神师及圣灵以上的存在,提供法力增幅的阵型。

    不过因与战阵攻守无关,日月玄宗从未让门人弟子,修习过这种阵型。所以哪怕道军齐至,也需一段时间的演练。

    “已经能完成此阵,可灵能性质的转换,灵能的接合,却还有些生疏,我建议真君你要使用的话,最好是等到十日之后。”

    龙丹一丝不苟的答着:“虽说现在也不是不行,可难保意外发生。”

    “十天?”张信微一摇头,语声不容置疑:“十天时间,这太久了,就定在六天之后!布阵所需的材料,也已齐备了吧?”

    “这无需问,我日月玄宗如今最不缺的,就是财力。”

    雪崖上师插口代龙丹回答,随后这位,就以探询的目光,看着张信:“真君大人,莫非是已打算进入这起源之地?”

    皇极则微一蹙眉,看向了那神石要塞的方向:“是否再准备几天?等萧师兄到来?这座起源之地,看来深不可测。”

    原本他对张信强令自己与雪崖,不得再进入这座神石要塞,还是有些非议的。

    眼见造化玄宗与大罗玄宗这几家,都各有进展,皇极心绪也日渐浮躁。以他之意,在他们的道军齐备之前,其实还是可派遣一些得力的神师,入内探查一番的。只因张信一直以来,从未有过失误,也从未辜负过他们的信任,皇极才强行忍耐,未开口置疑。

    他对这神石要塞内,可能的延寿之物,壮大道基之法,其实极其在意,不愿落于人后。

    可今日的情形,却又让他感觉庆幸。今次不但造化玄宗,紫薇玄宗,大周皇朝,还有天象宗这四家,全军覆没!其余大罗玄宗,千符门,太乙门,广月宗,灵鹭宫,鹿神宫这六家,亦是损失惨重,在随后不久,也是极其狼狈的退出了要塞。

    可见这神石要塞内的凶险,远超他们的预料。

    这外层尚且如此,内部的危险,自是可想而知。幸亏张信谨慎,免了一场伤亡。

    可他不解,为何张信这时,却又如此激进。

    张信则是莞尔:“我们已准备的足够多了,即便萧上师到来,也没法添更多胜算。且这次进去的,只有你我三人而已。即便不能进入,也可全身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