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五一章 出人意料
    “都天万象大阵?此阵大名鼎鼎,怎可能没听说。”

    云勿空的眼神凝然,若有所思:“真君大人之意,是欲以道军加持么?”

    都天万象大阵是昔日一位散修神域所创之阵法,昔日称霸中原的天穹大陆第一玄宗天命宗,对散修圣地落神崖起了觊觎之心。

    结果有散修天照上师,号召散修与洛神崖附近宗派,群起抗争。并创出都天万象大阵,容纳了万家玄法,以三百万散修大军,最终大败了天命玄宗。

    这一战,不但天命玄宗的神域殒命,更有四十三万精锐道军,覆亡于落神崖下。从此一蹶不振,在一千二百年后灭亡。

    中原的大罗玄宗与无上玄宗等等,就是在此时崛起。

    又因当时参与之人众多,这座都天万象大阵的阵图流传极广。

    云勿空心想这倒也是个办法,如有着道军法阵的加持,他的一身实力可堪比神域。那时再出入这起源之地,自保当可无虑。可要布置此阵,花费极大,也需耗费极大的心力。光是起步,就得上百万的道军,还得根据情况,调整阵型。

    日月玄宗,未必愿为人嫁衣。

    果然下一刻,他就听张信笑道:“这只是本座臆想,到底能不能成,还得看诸位之意。”

    “这个”

    云勿空不禁一阵犹豫,他明白张信之意。布置都天万象大阵的前提条件,就是他们同意定下契约,按功取酬。

    可如此一来,日月玄宗是必定会拿下大头的。那时他们也没抗拒的余地,各方签订的灵契不可靠,都天万象大阵的威胁压迫,却是实实在在。

    皇甫绝机也是心忧踌躇,都天万象大阵的布阵极其困难,只需有任何的干扰,都可能导致功败垂成。可一旦完成,则有浩瀚莫测之威。

    所以昔日那天命玄宗,其实是输在了轻敌大意。

    而今次他们如放任日月玄宗布成此阵,那么不客气的说,他们这些天域的性命,都完全被捏在了这位的手里。

    所以哪怕张信对他有救命之恩,他也不敢轻易答应。

    “此事不急的!本座不愿强人所难。是否布置此阵,总要各家都心甘情愿才好,”

    张信老神在在的说着,语声淡然。也在这时,他望见那神石要塞的另一处出口,又有两个人影闪现。

    其中之一,是天象宗平海真人,另一位,则是造化玄宗的赤云仙。而此时这二人形象之凄厉,却还更胜过之前的云勿空与皇甫绝机。

    张信见状,不禁一阵犹豫。这个赤云仙,自己到底救不救?

    ※※※※

    三百里外,隐于某处山腰的白帝子,也望见了平海真人与赤云仙狼狈逃遁的这一幕,不禁眉头大蹙。

    “这座神石要塞,怎会如此危险?”

    “我不知道!”天寒神子的眼神茫然:“神尊的神谕,是此间的禁法,已破损了小半。所有进入的天域,只要运气不是太差,很快就能有收获。真正危险的,是第四层之后,”

    白帝子闻言,不禁神色错愕的与高元德面面相觑了一眼。前者略作凝思,随后微一摇头:“我无意置疑神尊!可看来里面的情形,与他的预测,大相径庭。那位神威真君,也很谨慎,贵教之谋只怕难以成功。”

    这与张信一直外示于人的形象,大相径庭。一直以来,这神威真君都是目空一切,霸道张狂的。

    高元德则语声漠然的提醒:“我那上官师兄,本就是谨慎稳重之人。如果这张信是他的转世之身。那么他之前一切张狂之举,都只是表象。”

    “我知道!”

    天寒的眉心,也皱起了一个‘川’字。可此时他除了我知道这三字之外,却再说不出其他的话出来。

    “可这很奇怪!神尊的神谕,一直都未有这种差错。且这座神石要塞,我们虽没来过,也不知具体的方位。可神尊大人,却是亲自以‘神照’之法,洞见过内部之景。此外我宗的织命师,也曾以梦游之法,进入过这处起源之地。里面的防御与禁法,已十不存三。只有核心的部分,保存完整。应是抵御不住这些天域的强攻的。”

    “是这样”

    白帝子再次凝眉,他对那位神尊的神照,对于织命师的预见,还是有几分信任的。毕竟之前,曾见识过这二位大能者的能力。

    可眼前的情势,又如何解释?

    可惜他不能见到里面的具体情景,无法判断出这座神石要塞内,到底是什么样的局面。

    “会不是被人修复!”

    此时高元德,忽然出言:“那位神威真君,既然能够在天空中,制造群星。又能够研创出与异端歼灭者类似的庚金力士。可见这位,显然也是与起源之地,有着一定关联。我想问,此人有没有可能,修复这座神石要塞内的防御系统?”

    听到此处,白帝子与天寒神子都悚然一惊,面色纷纷大变,

    随后高元德,又继续问道:“按照玄星神使的说法,只需我们进入到神石要塞内,就可通行无阻。天寒你也有办法,使其中至少一半的异端歼灭者,不与我等为敌。可我想问,这是否只有我神教一家能够办到?那位神威真君,有无可能控制这座起源之地。”

    此时的天寒,已是呼吸紧窒,眼现骇然之色。

    白帝子则是眼神沉冷:“高兄之言,有着极大可能,此事不可不防!我也猜那位神威真君,必定曾进入过一处起源之地。”

    他随后又目望数百里之外:“这样下去,紫薇大罗诸宗毫无进展又损失惨重,只怕迟早会选择与日月玄宗合作不可。”

    “这是必然之事!”

    高元德此时的语中,饱含赞叹:“我猜这位神威真君,可能真的是我那上官师兄。这数月来所有举措,无不都是针对我教的布局。以实力震慑住了各方势力,再借大罗紫薇等各方之力,抽干了池塘内的浑水,对我教的意图,似乎洞若观火。如今又借这神石要塞,逼迫诸宗与其合作。”

    说到这里,高元德就见在场二人,都是神情不悦,他却毫不在意的说着:“除非是我们有办法,让这些天域相信,张信是他们铩羽而归的罪魁祸首。”

    白帝子闻言,更觉头疼。心想自己要想让那云勿空与皇甫绝机点头,只怕不易。

    一来他们没有任何的证据;二来这件事,即便是他自己听来,也觉匪夷所思;三来对方即便要怀疑的话,名声不佳,又曾拥有那座地下养殖基地,动用过一些‘异端歼灭者’的神教,无疑是更具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