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257章 不刚正面的风行者不是好战士
    格罗姆*地狱咆哮是威武霸气的。

    不论是他的招牌式咆哮,还是他的勇气,他那无上的狂暴攻击力。

    什么生撕狮子,历经无数大战未逢一败都不足以形容这位被杜克穿越前称为吼爷的格罗姆的霸气。

    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形容格罗姆的武力,那就是——徒手拆高达!

    这个故事要从格罗姆的老爸,被杜克称为‘吼爷爷’的高尔玛什*地狱咆哮说起。

    高尔玛什是战歌氏族的酋长,他生前是一名强大的战士,号称巨人屠夫,很少有兽人能像他那样,既深受自己族人的尊敬,又令敌人胆寒。

    在一次外出中,高尔玛什和他的族人遇到了一只巨大的戈隆,随之发生了激烈的战斗。

    戈隆是什么?戈隆是一种比食人魔还要高大两三倍的独眼恐怖怪物。

    杜克认为,唯有穿越前古希腊的独眼巨人才是这种名为戈隆的怪物的原型。

    在激战中,高尔玛什不慎被戈隆抓住,当身躯被戈隆仿如铡刀的大嘴咬碎的同时,高尔玛什忍住剧痛,在临死前用尽最后的力气将他的战斧血吼劈入了戈隆的眼中。当他们倒下的时候,先死的反而是那只戈隆。

    经此一战,血吼名扬四方,从此成为战歌氏族酋长的象征。

    而高尔玛什最终为他们家族赢得了地狱咆哮这个姓氏。

    地狱咆哮家族也非常善于跟巨大的东西作战。

    比如这次,那么大一条战舰,三两下就被格罗姆给拆了。

    果然部落的英雄都是怪物吗?

    虽然杜克很想把自己这边武力值最高的洛萨,以及昨天晚上才赶来的乌瑟尔推出去跟吼爷大战三百回合,但问题在于,这特么是海战啊。

    穿着全套铠甲的洛萨和乌瑟尔能赢?

    别开玩笑了,要是因为这种理由把两个以后的大牛人淹死了,杜克才无法原谅自己呢。

    正当乌瑟尔准备以大无畏之牺牲精神准备出列请战的时候,杜克开口了:“喂,奥蕾莉亚,希尔瓦娜斯,听到吗?”

    风中立马传来回音。

    “奥蕾莉亚等候副总帅的命令。”

    “哟,终于有点刺激点的活了么?”

    杜克清了清嗓子:“我希望你们俩姐妹去对付刚才拆了我们战舰的那个有着洋葱头发型的兽人酋长,对,就是那个拿着血红色勾鼻子斧头的那个家伙。他的名字叫格罗姆*地狱咆哮,是部落里超级强者。千万不要大意!”

    “保证干掉他。”奥蕾莉亚依旧稳重。

    “唷唷!姐,我们不比杀敌了,那些会动的靶子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们比谁杀的酋长多吧?”

    这次在风中传来的,是只有杜克听到的声音。对于如此脱线的希女王,杜克表示压力山大。

    乌瑟尔忍不住了,他踏前一步:“副总帅,乌瑟尔及其白银之手请求出战。”

    杜克瞥了一眼年纪比他还大得多的乌瑟尔一眼:“我知道你的骑士精神无法忍受要女人代为出战。可我要告诉你——第一,别把她们姐妹当成弱者;第二,除非你十分擅长穿着盔甲游泳,否则还是交给那两姐妹吧。”

    乌瑟尔被杜克呛得不轻,但作为一个品德高尚的圣骑士,他非常清楚杜克并没有针对他,或者看轻他的白银之手。只是乌瑟尔跟其他将军有着同样的纳闷,怎么杜克好像很清楚他们的能力和特长似的?

    从南海镇大战伊始,杜克的排兵布阵就没有任何一个破绽,任何一处问题。不光料敌如神,对自己人同样无比清楚。

    问题是杜克连参观都没参观过他们的部队啊!

    杜克自然不会有空给他们解释,或者杜克根本就无法解释,他是按照历史上哪个更猛这样子来布置的……

    不管怎么说,英雄级存在的破坏力是惊人的。

    作为同样有着英雄模板的吼爷,在风行者姐妹赶到的时候,他已经用血吼拆了大大小小五条军舰。

    看着几乎是凌波而来的两位美丽的精灵游侠,格罗姆没有因为眼前是两个看上去娇滴滴的女子就有丝毫放松警惕。

    相反,对强者的本能感应,让格罗姆大为紧张。

    那种恍若蜻蜓点水似的,在一艘艘运输舰,乃至于在漂浮于海面上的杂物借力跳过来的身手,完全超乎格罗姆的想象。

    这种程度的敏捷,真是前所未闻。

    格罗姆*地狱咆哮本能地感到一阵厌恶。

    这是兽人与众不同的审美观在作怪,在人类眼里漂亮得女神一样的风行者姐妹,在喜爱宽肩、粗腰、巨臀的兽人眼里,就是一些生不出强壮娃娃的孱弱货色。

    而吼爷鄙视的眼神让奥蕾莉亚大魔王不爽,让希女王更不爽。

    “哼!”六个鼻孔,三个英雄,居然发出同样的冷哼。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奇葩的误会。

    没有所谓,只有死掉的敌人才是最好的敌人。这道理放各个世界都行得通。反正语言不通,也不需要打招呼,风行者姐妹跟吼爷直接刚正面了。

    踏浪前行,身影快得肉眼几乎都无法跟上,风行者姐妹一左一右,一边倾泻着连珠箭,一边高速接近着吼爷。

    格罗姆一把抄起悬挂在船舷边栏杆上的一叠盾牌,巨力轻松将束缚着盾牌的绳索扯断。原本这是人类为了接舷战而用的,结果被吼爷一把抽起来,五六个盾牌化作足以将人体切开两半的飞盘被投掷了出去。

    这种粗暴的投掷,当然不会中。

    希尔瓦娜斯竟然迈开修长的****,踏着那些飞在半空的盾牌,凌空飞渡而至。

    短短十秒中,格罗姆身上至少中了30箭。

    看似鲜血淋漓无比凄惨,风行者姐妹却发现没有一箭真正穿透了格罗姆的肌肉,射入内脏。而射向格罗姆致命部位的箭矢,要么被【血吼】所格挡,要么被闪开。

    就在风行者姐妹逼近格罗姆身周五米范围的时候,吼爷反击了。

    一身震天的咆哮如同冲击波似的在这艘即将沉没的船体周围扩散,很明显两姐妹都浑身一颤。

    下一瞬,吼爷脚下木板尽数化为齑粉,他一个迅猛无比的跳斩,轰然斩向希尔瓦娜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