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七十章 南下(七十九)
    数十锦衣家将,正在校场之中,操练得热火朝天。

    天候尚且寒冷,但是这些锦衣家将都穿得单薄,有人甚至还打着赤膊。但为世家家将,尤其是李家的家将,不是看门护院就够了。李家世代为将,家名就是一场场血战打出来的。但为李家锦衣家将,操练的全是战阵上杀人的技艺!

    几十条汉子,或者持沉重长矛对进。或者负重疾奔疾走。或者舞动石锁打熬气力。还有人盘槊反复练习击刺格挡。已经习练得人人满头大汗,在这冬日清晨中只是冒着腾腾的白气。

    李世民也在这些家将当中,就穿着一身短打。拿着一杆马槊只是习练盘槊压下再反刺一招。每一击刺,槊杆都是剧烈震动,贯足了气力。已经击刺了上百记下去。浑身上下,早就汗湿,身周地上,一片水迹。

    要论武艺,李家这一代,还是未长成人的李元吉最有天分。现在不过十岁的年纪,就已经能压过不少成年家将。经常被人夸奖为当年慕容家绝代双骄一般的人物。但李世民虽然没有那么高的天分,可自七岁开始,每天不管刮风下雨,还是有什么天大的事情,总会与家将一起习练不辍。这份苦功下得,李家子弟,也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

    这些时日入善阳以来,除了饮宴之外,王家绝不与李世民商谈半点河东军如何参与郡中军事的事情。要是李世民去求见,多半又是被王仲通拉着一场痛醉。

    两次这般下来,李世民干脆也绝足不去寻王仲通说话了。每日就和家将泡在一起打熬筋骨习练武艺,几日下来,反倒是将途中的疲倦洗得干干净净,整个人都精神振作了起来。

    心中默数到一百这个数字之后,李世民收槊站定,缓缓吐气。今日筋骨完全活动开了,持槊一百记击刺之后,反而觉得浑身都是使不完的精力,直要溢出来也似。

    李世民走到兵器架边,又抽出一杆马槊,陡然大喝一声:“李豹!”

    一名豹头环眼,不到三十岁的精悍家将抬起头来。这家将打着赤膊,肌肉贲突,身上累累都是创痕,一看就是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战阵才活下来的。正是现下李世民麾下,最为能战的一名家将,当年也是李渊身边的亲卫出身,交给李世民使用。按照李渊的话说,多了这样一名家将在身边,临阵的时候,就好比是多了一条命!

    李世民扬手就将马槊掷了过去,李豹抬手接过。两人横过身子,屈膝张腿,宽同肩膀,马槊平举齐胸,都拉开了架势。

    李世民又喝了一声:“来!”

    李豹一槊猛刺而来,李世民后手用力,抖动槊锋,用力下砸。啪的一声打得李豹手中马槊一沉,接着就是一记凶狠反刺!

    这一记击刺,李世民已经自觉圆熟无比,发力也顺畅至极,实在是完美的一记击刺!

    李豹侧身让步,只是后撤半步,就已然争得了时间。同样后手用力,被砸下去的马槊带着猛烈风声如毒蛇一般直弹了起来。接着手腕一滚,马槊转动,就已经绞住了李世民之槊。李世民手中马槊,一被绞住,就再难前进,只能发力回撤。而李豹就势进步,马槊向前一送,槊锋已经指向李世民咽喉,然后陡然停住。

    李世民匆忙撤步,平槊在胸,仍然维持住门户,两人相对不动。

    校场边突然响起了长孙无忌的声音:“二郎,又输了罢!”

    李世民转头,长孙无忌披着大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场面。大氅上有冰雪残痕,正不知道一大早又到哪里转了一圈去了。

    李世民一笑收槊,并不说话。李豹也收了门户,对李世民笑道:“二郎已经大有进境,战阵上也能算是一把好手了,就是经验还缺点,这是急不来的事情。反正拼命的事情有咱们,二郎这身本事,已然足够了。”

    李世民笑着摆手:“输了就输了,犯不着说奉承话。李豹,你这本事,在太原城中,也算是数得着的了罢?”

    李豹伸手接过李世民的马槊,摇头笑道:“小人算得什么?四郎现下,就能和小人打个有来有回。世子身边李彪几人,更是强过小人多多了。而侯车骑儿子,也是这一辈有数的强手,那才是太原城内无双无对!”

    李世民微微皱眉,李豹口中的侯车骑之子,叫做侯君集,是大隋车骑大将军侯定的儿子。侯定因罪免,家名不振,干脆让这个儿子投到晋阳来。侯君集性子轻狂暴躁,但一身本事,真是震动晋阳。但李世民想与他结交,侯君集却只是在李建成门下打着磨旋。

    不管是文臣还是武将,自家那位大哥手底下,实在是人才济济!

    李世民摆手,让一众家将退下。也不要从人,自己去兵器架边取了粗布,用力擦着身子,直到将血脉揉畅了,收住了汗,到时候再披上衣衫,免得骤冷骤热纠住了筋骨。

    一众家将推开,只有长孙无忌来到李世民身边。李世民一边用力擦着身子,一边压低声音问道:“如何?”

    长孙无忌摇摇头:“今日又去走了一圈,联络了一些人。都说北面现在没有消息传来。而善阳城外关防严密,我们想派哨骑向北,也派不出去。”

    李世民微微有些焦躁:“难道就一直在这善阳城中耽搁下去?这刘武周,也不知道到底在做什么!难道就在云中城等死不成!”

    长孙无忌微微摇头,无言以对。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一声鼓声响起,从郡府方向遥遥传来。

    李世民一震,但以为自己听邪了耳朵,疑惑的望向长孙无忌。长孙无忌也望向李世民,两人目光撞上,都满满是询问之意。

    鼓声再度响起,这次响动,就是一连串的急促鼓声!直敲入每个人的心底!

    李世民张大了嘴巴,猛然一拍大腿:“郡府聚将!出大事了!这马邑郡,终于要决出个胜负了!”

    长孙无忌猛然转身:“我这就去郡府看看!”

    李世民扯过袍子,胡乱裹在身上:“同去!某就算是硬闯,也要到这郡府中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