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 南下(七十七)
    云中城内,天候也没有前几日大暴风雪席卷之际,那么寒冷彻骨。

    自屋中醒来,哪怕老若罗敦,也觉得骨子里面那种冰寒之气,都消退了不少。

    原来这位梁亥特部族长丰腴的面庞,现下已经彻底消瘦下来,还多了不少菜色。

    原来梁亥特部以富足闻名边地,作为族长,罗敦的日子在这边地甚或都称得上豪奢。但是自从九姓会盟遇变以来,过去的富贵日子,就已经离罗敦远去。

    在徐乐单人独骑直闯千余越部大营,将罗敦救出之后。罗敦就毫不犹豫的将自己家当,全部都给了徐乐。并任劳任怨的帮徐乐管理所部,融合徐乐麾下这支来源混杂的军马。

    罗敦儿子早早亡故,在老人心中,这个云中初见,老朋友的孙子,少年英俊,风度潇洒,又不失边地男儿的坚韧顽强,早就被当成了罗敦自己的亲孙子看待。而且罗敦一直坚信,徐乐一定会在这个乱世当中,做出一番事业来!

    一旦醒转,罗敦就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咳嗽之声。

    毕竟岁数已经高大了,这些时日的辛苦,又消耗了太多的精力。罗敦自己都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不多的生命力在飞快的流逝。也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

    往常冬日醒来,步离总会不声不响的从门口进来,然后用皮袍子给罗敦披上。皮袍子都是上好的蓝狐皮毛拼成,又软又暖。然后再是一顿丰盛的早餐。作为边地土豪,罗敦从来都是一日三餐!

    但是现下醒来,屋内冰冷。火盆里面那点石炭,早就熄灭。云中城内不仅缺吃的,同样缺烧的。或者换句话说,所有一切无一不缺。

    而小狼女步离,也早已不在身边。追着徐乐一起北上去了。这小狼女黏着徐乐的程度,让罗敦有时候忍不住都有些小小吃醋。这可是他一手救下来养大的小丫头啊…………

    罗敦随手抓过皮袍,裹在身上。这皮袍也不是蓝狐皮毛制成了,这些精贵的皮货,早就在城内外秘密的黑市中,换成了吃的烧的,或者一切对玄甲骑这个团体活下来有用的东西。

    身上皮袍就是羊皮所制,硝得还不够好,穿在身上又冷又硬,还有一股臭气。要不是天候稍微暖和了一点,单是起床时候这股寒气,就让人支撑不住。

    听到罗敦的咳嗽声,一名梁亥特族人立刻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个粗陋的木头托盘,托盘上搁着两个粗陶大碗。来到罗敦榻前,低头行礼:“族长,今日的朝食。”

    罗敦看了一眼,托盘上两个木碗里面,一个里面是黑黑的干饼子,一个里面是点腌菜熬出来的汤水,倒还都是热腾腾的。虽然这些时日吃食都是极少,罗敦却委实没什么胃口,只是摆摆手:“都说了某也和大家一样,都是一日两餐。还辛苦弄这些朝食来做什么?现在还是热的,又用了不知道多少石炭木柴一直热着,现下正是艰难时日,某一个老头子,花用那么多做什么?”

    族人也是跟随罗敦日久的亲卫,闻言只是垂下头:“族长,看你现在瘦成什么样子。原来整个部族都是你的,吃用一点算是什么?”

    罗敦挥手示意他将托盘端下去,淡淡道:“现下所有一切,都是阿乐的,你可别再说错了。”

    多年积威之下,亲卫不敢再说什么,低头就要将托盘端着出去。罗敦又叫住了他:“今日是领粮之日,情形如何?”

    亲卫回了一句:“巢将军也离开云中城北去了。现下是在杜将军手里领粮,五日一请。今日的昨夜就领下来了,但是…………”

    罗敦追问一句:“什么?”

    亲卫摇摇头:“只及平日一半。”

    罗敦神色一紧,翻身而起。

    本来供应之数就相当菲薄了,现下又减了一半下去!不要说打仗了,这点粮秣供应,连活下去都难!

    看看自家这亲卫,原来多么壮健一个草原汉子,现在也瘦得露出了颧骨,而走动之际,脚步虚浮,已然完全脱了形。

    罗敦倒不担心这是云中城刻意对他们玄甲骑进行克扣,这上头恒安鹰扬府一直做得甚是公平。大家都是一般分量,在这云中城内苦熬苦挨。但随着冬日日深,粮食分量却在一直减,而大军还在北面抵御突厥人的南侵,城外还有几万嗷嗷待哺的百姓,这局面,看来已经走到快要绝处!

    亲卫看着托盘里的饼子和菜汤,竭力忍着肚子里面泛出来的酸水。这是老族长的口粮,他再是饿,也不能争夺老族长口里的食。老族长眼看着就憔悴下去,谁也不知道,他还能在这冬日里支撑多久…………

    老族长若是不在了,那位乐郎君,能带领大家熬过这个冬天么?

    罗敦轻声下令:“杀马!从某的坐骑杀起,无论如何要让大家活下来!等着乐郎君回返!阿乐一定会带着大家,从这马邑郡活着出去!”

    亲卫一震,最后还是点头领命。罗敦看着他,又温和的道:“某岁数大了,胃口太弱。着实不饿,这些吃食,你们几个人分了吧…………放心,我们一定能熬过去!”

    说完这句话,打发亲卫离去。罗敦已经站起身来,裹紧身上皮袍。振作精神,准备巡视一下里坊。

    阿乐出去拼死血战,将家丢给他老头子照应。他无论如何也要将这家当照应好,等着阿乐回来!

    善阳城中,王仁恭最爱居停的小楼之外。

    一名名侍女,将残羹撤了下来。菜肴果子足有二三十品,几乎都未曾动过。这几日王郡公微微有些感了风寒,胃口甚弱。每日虽然用膳还是按规矩陈列数桌,但王仁恭只是浅浅淡淡的尝几口就命撤下。

    王仁恭是绝不肯用隔夜食物的,而向来也是以军法治家,也不许下人偷食主人之膳。除非是赏,不然王家的东西,绝不许人染指!

    这些侍女婢仆,就将这些丰盛菜品,一样样的全都倒掉。

    王仁恭拥着道袍,歪在榻上。只是懒懒的看着一些簿册。

    这些簿册,全是历年来向云中之地运送粮秣的记录。几十根算筹,散乱的摆在一旁。

    王仁恭丢下手中簿册,嘴角只是浮现出一丝冷笑。

    刘武周啊刘武周,你再能过日子,现在也该断粮了罢?

    突然之间,脚步声疾疾响起。不待通传,王仲通已经冲了进来。

    还未曾等王仁恭扬眉发怒,王仲通已然急急道:“阿父,遣到北面的人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