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南下(七十六)
    苑君璋的语声在山道中回荡,黑压压的人群一片死寂,所有人此刻,都说不出话来。

    粮秣断绝,在这寒冷的冬季,到底是怎样一个结局,谁都能想明白。就是在这云中之地,饿垮饿散,恒安鹰扬府彻底覆灭的结果!

    为什么会是这样?

    自从恒安鹰扬府成军以来,一直就在这边地戍守。在大隋开国之初,压服草原各族。在当年突厥分裂,草原纷乱,多如牛毛的草原各族纷纷南下之际,以一府之力维系了大隋边境的安全。让中原之地才可以休养生息,以成所谓开皇盛世。

    当大业天子即位,要征高丽,抽调恒安鹰扬府精兵强将,又是多少云中男儿在海东之地拼死血战,不得归乡。而其时突厥崛起,狼旗飞扬,四十万控弦之士对中原虎视眈眈。已然削弱的恒安鹰扬府仍然在拼死力战,尽可能的阻挡突厥人的南下之途!

    不管是大业天子出巡塞外,还是当年被困雁门郡。兵微将寡,补给不足的恒安鹰扬府哪次少出力了?

    恒安鹰扬府在这漫长的数十年间,渐渐失血过多,渐渐虚弱下去。直到刘武周从海东之地回返而来。

    一时间,浑身伤痕,血流将尽的恒安鹰扬府又振作起来。多少轻侠男儿,多少朴实敢战的云中汉子,又投入了恒安鹰扬府中。领最少的饷,吃最差的粮,打最苦的仗。在极盛的突厥狼骑面前,苦苦支撑,维系着已然分崩离析的大隋边境的一寸土!

    正是这些粗鲁朴实的云中男儿拼死血战,才可以让那么多家世高贵的群雄,专心盯着大隋两代天子留下的遗产,准备争夺那已经空出来的至高之位。

    大家只是想在这里,为守边之军而已。为什么这些家世高贵的天下群雄,还不肯放过僻处边地,除了埋头和突厥人打仗,什么都不会的恒安鹰扬府呢?不肯放过这些为汉家江山付出了太多的云中男儿呢?

    在这冰天雪地之中,断绝了粮秣供应。还引来了执必部的南侵。天幸军中多了一位天纵其姿的乐郎君,率玄甲骑飞兵北上,一路苦战,最终打崩了执必部,夺取了执必家的青狼汗旗,为恒安鹰扬府争得了一丝生存下去的机会!

    但是就在这准备与执必部做最后一决之际,恒安鹰扬府的家底,终于干干净净,再也撑持不下去了。

    恒安鹰扬府上下,这些云中男儿,到底做错了什么,要遭至这样的命运?

    难道非要向那王仁恭低头?

    这天下间,若说云中男儿最不想向谁屈膝,除了已经打成血海深仇的突厥人之外,就是那个坐镇善阳的王仁恭!

    刘武周一遍又一遍的扫视着自己麾下那帮沉默不语的将领。苑君璋侍立在他身旁,绷着一张脸,再不吭声。

    尉迟恭垂下了头,吊着一只胳膊的苑君玮呆呆看着自己兄长,喃喃道:“真的没粮了?”

    对着自己兄弟,苑君璋也再难维持刚严,只是黯然点了点头。

    当初执必部南下,刘武周率领恒安甲骑和玄甲骑各一营匆匆北上,交给苑君璋的任务,就是尽可能的搜罗粮秣,支撑大军离城转战。

    虽然刘武周有着自己别样的心思,但是这粮秣,还是越多越好,只要能支撑大军转战一两个月时间,就有太多可以转圜的余地,也可以应付有什么突如其来的风险。

    苑君璋当时就严令全城集中粮秣,一时间搜拢之数,微薄得连两三千大军三日转战都做不到。等待不及的苑君璋就先率领援军只带随身干粮北上。命令巢有威削减为云中百姓准备的口粮,带而北上,这日子大家都不要过了。

    但云中百姓,冬日依城而居,加上还有不少流民被王仁恭驱赶而来。本来口粮就已经削减到了极限,再减少太多的话,就等着几日内云中城外饿殍遍地罢。巢有威只有尽最大可能,搜拢了十日之粮秣,匆匆北来。这已经是将云中城所有家底都抖搂干净了。留在云中城的数万军民,哪怕按照现在微薄到了极点的口粮供应,也最多还能挨上一个月!

    不管是北上之军,还是云中城数万人,都已经到了绝处。就是最简单的两个字,乏粮!

    苑君玮垂下了头,哪怕一次次败在徐乐手里,哪怕苦战重创,苑君玮都从来骄横之气不减。但是当恒安鹰扬府真的眼看就要覆亡,这苑四,却终于垂下了脑袋。

    一名名云中男儿,也都垂下了头颅。这些云中男儿,哪怕面对无穷无尽的突厥狼骑,也从来未曾低过头。而王仁恭的一个简单举动,就让这些最为能战的云中男儿,意气顿消。

    一匹匹战马,也都垂下了头。这些或者缴获自突厥人,或者是刘武周苑君璋辛苦搜罗而来,或者是徐乐他们从王仁恭手里夺来的。都是上好的战马,负着披坚执锐的战将都能往复冲杀数十回合的。这些坐骑现下也大多都饿得露出了肋骨,皮毛也不再光滑。这些有灵性的牲口,似乎也感受到了主人的绝望之情,偶尔一声嘶鸣,都是分外凄凉。

    人群之中,只有徐乐仍然昂着头。迎着刘武周的目光,丝毫没有软弱放弃之意。

    因为徐乐真的没感到有什么可绝望的。

    人生在世,还能不碰到为难的事情了?自己这一路走来,哪一关是过得轻松的?

    遇到难处,解决难处。遇到敌人,打垮敌人就是了。现下大家不还活得好好的。胯下有马,身上有甲,手中有着兵刃。一帮男儿,对着垂头丧气,这算个什么事情?

    刘武周也看到了徐乐昂然之态。刘武周眼神一动,陡然大声喝道:“徐乐!”

    徐乐策马而前,拱手抱拳。

    刘武周死死看着徐乐:“我马邑乐郎君,你说现下该当如何?”

    徐乐单手举槊,朝北一指:“北面不是还有执必部么?打垮他们!抢他们的粮秣,夺他们的马匹牲口。不就又能吃上一阵?有这些粮食支撑,足够我们南下找王仁恭说话了!”

    徐乐语声,意气飞扬,丝毫未有消沉之意!

    多少云中男儿,听到这个声音,忍不住都抬起头来!

    徐乐放下马槊,一笑拱手,哪怕在这绝境之中,笑意仍然潇洒至极。

    “徐某请为前锋!对执必部,做最后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