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254章 第一阶段(2000月票)
    南海镇,一个极为渺小的港口市镇。其规模根本无法跟这块大陆上任何一个港口媲美。更不要说藏宝海湾或者后世那些深水大港,比如什么暴风港,米奈希尔港。

    但是,在杜克的运作下,在暴风城难民到来之后,这里成为了整个北部大陆最繁忙的港口、货物集散地。

    从最初的只有一个小小的木制码头,变成了巨大的石质码头。

    不再只是停泊民用小渔船,而是军用和商业两用的大港口。

    让南海镇从一入夜就乌灯黑火,变成除非狂风暴雨不适合出海,每一天从晨曦初露的凌晨开始,一直到海上如月初升,几乎整日不休。商人们把来自各个港口的货物运过来,不光只是北部大陆,甚至在金钱的诱惑下,藏宝海湾的地精冒着巨大的风险把杜克的订货送来。

    数万人终日忙碌,不是为这座巨港积累财富,只是为了几十万难民的生存,以及为了这即将到来的一战。

    深夜,离天地间第一缕晨曦之光还有将近一个小时。

    南海镇对开的海面尽是一片风平浪静的景象,漆黑的海面之上就只有粼粼波光。

    若不是军官们已经开始战前动员,若不是士兵们提早了睡觉,提早被叫醒,穿上盔甲,全副武装等待在山上的碉堡和战壕里,恐怕每个人都要以为即将发生的大战只是一个不会到来的幻象。

    南海镇指挥部灯火通明。

    大部分国王并不习惯这种半夜起来的生活。对于较为老迈的吉恩、泰瑞纳斯、艾登三位国王来说,影响更是明显。他们大多端着近侍奉上的提神饮料。

    杜克端坐于原本属于洛萨的位子上,这一战,他是总指挥。

    轻轻用左手托着自己的下巴,杜克的牙齿缝隙里吐出两个字:“敲钟!”

    温德索尔是一个极为负责任的军人,抖擞精神的他根本不可能错过杜克的命令,他一挥手,大声喊道:“传令,敌人到来。进入第一阶段!”

    清脆而显得尖锐的钟声在指挥部旁响起,很快,钟声迅速蔓延开去,在整个南海镇周遭仿佛回音似的响起了更多更密集的钟声。南海镇东西两座山岗都升起了剧烈的骚动,仿佛山岗就是暗影精灵那些传说中的守护神——山岳巨人一般,整座山岗活了过来。

    风中隐约传来了各级军官的叫声,他们似乎在喝骂那些胆敢打瞌睡的士兵。

    “照明弹!”杜克惜字如金。

    命令被迅速传达下去,很快,在南海镇的东部山岗上响起了一声炮响。一团耀目的红色光弹被射上了半空。

    直到这时候,拿着望远镜的一众联盟大佬们才赫然看见,远方深黑色的海平面之上,不知什么时候竟浮现出数不清的小黑影。

    跟他们习惯在南海镇港口上看到的库尔提拉斯军舰都要来得渺小。

    与之相比起来,这些小小的运输舰简直像一大堆被撒到水上的树叶。

    然而这些恍如树叶的阴影以极快的速度在众人视界当中变大。不消片刻,已经在视界里有‘船’的形状了。

    安排在两边山岗上的法师们放出了大量的【光亮术】。数不清地白色光球开始冉冉升到沙滩上几十米的高空,把整个海滩海岸照得如同白昼。

    部落的运输船来了,他们不管不顾,没有任何的减速,笔直撞到怪石嶙峋的东部海岸上。

    哪怕远隔千米,在指挥部的诸王都能看到撞在海岸上的船体发出一阵可怕的震颤。在恍惚中,他们甚至感到木制的船底在悲鸣,船板上的大铁钉在挣扎着,一边发出令人牙齿发酸的声音,一边从木头中逃亡出来。

    数不清的黑影从船上冒出来,借着光亮,岸上的人类守军很快看清楚他们的敌人——兽人苦工。

    没有着甲,拿着最粗糙的木槌或者极为原始的石制斧头,他们就在不多的兽人战士呼喝下,有点傻乎乎地往岸边不远的山岗上冲。

    “第一弓箭手大队自由射击!第二弓箭手大队准备。”

    对付敌人的炮灰就用光弓箭手的体力,这本来是不划算的事。但洛丹伦大领主莫格莱尼知道,今天的主角绝不会是洛丹伦的弓箭手。而且按照那个谋算无双的副统帅所言,在弓箭手耗光体力后,会有至少三个小时的时间让弓箭手们悠闲地休息,恢复体力。

    就在莫格莱尼瞥了一瞥山岗高处那个‘特等席’的当儿,一阵弓弦振动声响起。

    箭矢相当准确,哪怕无法命中敌人的要害,基本都是射到敌人身上的。

    “嗬?还不赖嘛。”在特等席上百无聊赖的希尔瓦娜斯点评着。

    希女王口中的还不赖,换到人类世界几乎是神箭手级别了。

    洛丹伦这些弓箭手的射术,都是靠无数次的射击训练堆积出来的。从18岁入伍开始训练,这些弓箭手大多受过五年以上的训练。每个人光是用坏的箭矢换算成钱估计都有上百个阿拉索金币。

    来到这里之后,在得知普通弓箭手的弓箭对兽人战士没什么卵用,杀伤力更强的标枪才是王道,莫格莱尼还郁闷了好久。幸好杜克通知他,弓箭手还能用在对方的炮灰上……

    不管这是否废物利用,起码这些金币如今都在兽人苦工身上找回了一点成本。

    十数息过去了,海滩上再次恢复了平静。这些只有声音洪亮一点的苦工很快身中多箭,死在海岸上。

    冲上岸的运输船越来越多了。

    弓箭手们开始忙碌了起来,他们的手臂因为连射而变得酸软,终于开始有第一批苦工杀到山岗前面。

    阿比迪斯将军高喊:“举起长矛,架起盾牌,攻击!”

    在山岗最下层的碉堡前方,士兵们早已准备就绪,很标准地组成一条颀长的防线,或许这不足以抵抗部落战士那庞大的数量。若是用来对付苦工的话,倒是相当有余裕,正好也可以让新兵们见见血。

    现在,他们守候着,排出了一座露出长矛的结实的盾墙,没有任何战术可言,零散地发起冲击的部落苦工狠狠地撞在上面。

    盾墙防线丝毫无损,每一个苦工都被刺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