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 南下(七十四)
    白雪皑皑的山道之上,大队人马,正鱼贯而前。

    正常而言,这应该是一支辎重为主的队伍。应该有着大量的车子,大量的挽马驮马。拉开松散而甚长的队列,在不多歩骑的护卫下前行。

    随行应该还有大量的辅兵,冬日行进,车马俱都重载。要准备大量的器械资材用来修补道路,扫除过于深厚的冰雪,甚至还要在途中随时升起炉子修补马匹蹄铁,寻找木材加固大车。车队周围,应该就是这些如蚂蚁一般,忙忙碌碌似乎始终不得休息的辅兵。

    但是这支人马当中,车子并不甚多,挽马驮马也就寥寥一百余匹。跟随车队行动的辅兵也不过就一二百人的规模,护送车队的军马,倒是整整一营的步军规模。

    本来应该行动缓慢的车队,在山道之中,倒是走出了接近战兵前行的速度,在途中卷起了飞扬的雪尘,笼罩在队伍头顶,久久不曾消散。

    前线聚集了这么多军马,准备对突厥部做最后一击。如此规模的辎重队伍,供应大军一旬都未必足够,这点时间,用来彻底击败执必部都显得勉强,更不用说支撑着大军在冰天雪地之中,兼程南下,往战王仁恭!

    辎重队伍,前面也有开路哨骑,在高处吹动号角,通知大军的到来。

    在听到辎重部队传信到来之后,整个大营都沸腾起来。就见大营之中,数骑飞驰而出,在营中大声传令,顿时就有一百余骑集结起来,在军将带领下疾疾迎出,要接住这个关乎大军性命的辎重大队。

    带队军将,正是苑君玮。

    这位苑四,在上次大战中也负了颇为不轻的伤势,这些时日将养之后,已然能够动弹了。年轻人血性旺,再躺下去实在耐不得。已经挣扎而起开始巡营,操持军中事物。

    徐乐实在表现得太过惊人,苑君玮也真有个死硬劲儿,还是不肯输给徐乐。就想竭力在刘武周面前表现出自己伤势已然大好,下次对执必部做最后一击之际,务必要让他为先锋。到时候没有青狼汗旗可以争夺了,还有执必贺的脑袋可以去砍!这一次无论如何不能让徐乐抢尽了全部风头!

    号角声一响,正在巡营的苑君玮赶紧就召集人马,率先迎出。不管怎样,这也是一份劳绩。无论如何不能落到徐乐手里!

    奇寒天气之下,苑君玮还披不得甲,一只胳膊还吊着,就裹着一身大氅,单手控缰,催马而前。身后亲卫跟着,看着苑君玮那打了鸡血的模样,每人脸上都只是无奈。

    这一场仗下来,原来苑君玮身边用老了的数十名亲卫,现在剩下的最多还有一半。正常而言应该是忙着舔伤口恢复元气了,这位苑四还是这般战意昂扬!真不知道这苑四要和乐郎君别这苗头到什么时候。

    难道苑四就看不出来,那位乐郎君,半点都没打算和他争竞么?苑四也还看不出来,不管他怎么拼命,也着实不是这位天人一般的乐郎君对手么?

    不过这个世道,兵随将转草随风,大家跟着了这么个愣头青将主,也只有陪着一条道走到黑了。

    苑君玮可不管自家这些七零八落的亲卫想些什么,就是一马当先直冲出营去,胸中只转着一个念头。

    入娘的这辎重大队可算是上来了!得了辎重补充,大军出击,无论如何也要争到先锋,这次拼了性命,也要直冲到执必贺面前,亲手砍下突厥老狗的头颅,到时候看这徐乐,还怎生在他面前趾高气昂!

    对于苑君玮这般心思,徐乐得知,也只能耸耸肩膀,天可怜见,自家真的没有半点在苑君玮面前炫耀什么的心思…………

    苑君玮一骑当先,冲出营门,两边营寨早有人闻声而上,一名值守军将看见苑四,大声招呼:“四郎,你的伤势好了?”

    苑君玮头也不回:“入娘的这点伤算什么?只有没种的家伙,受点伤才整天缩在营里,连面也照不上。接到辎重了,苑爷爷照样打前锋!”

    值守军将缩缩脖子,这话可不敢搭腔。苑君玮这话锋明明就是冲着徐乐的。这军将也忍不住奇怪,苑君玮明明败在徐乐手底下那么多次了,怎生就还是一副不断要上前挑衅的样子,当真是挨揍有瘾?

    雪尘卷动之中,这位屡挫屡战,从不知道服输俩字怎么写的苑四郎,已经沿着山道直冲而前。就看见前面旗号招展,正是辎重大队上来了。苑君玮兴奋得忍不住就是一声呼哨,狠狠又踢了马腹一下,一直没吃饱肚子的战马长声嘶鸣,鼓起不多的气力上前。

    转瞬之间,苑君玮就迎到了前队。带队之人,正是熟人。当年和刘武周一起从高丽活着回来的一名军将,叫做巢有威的。

    这军将也四十多岁年纪了,却是涿郡人。当年就以本地人身份从军,为刘武周他们马邑选锋管理辎重粮秣,后来和刘武周他们交情深了,自己又没有家眷负累,干脆一起来到马邑。在马邑鹰扬府中还是干他的老行当,管理一军的粮秣辎重。

    恒安鹰扬府的家着实不好当,每日里都要精打细算,才能让几千军马,几万子民勉强敷衍度日。这巢有威已经是半头白发,满脸皱纹,似乎全部精力都被这几年艰辛日子给压榨干净了。

    苑君玮迎了上来,满脸通红,当头就是一声抱怨:“老巢,怎生上来得这般迟?这可不是你的做派,当年执必落落大军四下布列,咱们在外转战,你运送粮秣,都未曾迟上半刻!”

    巢有威蹲坐在一匹老马上,眉头一直皱着,听见苑君玮这般抱怨,也只嗯了一声,并未曾说话。

    苑君玮勒定坐骑,总算是看清楚了这辎重大队阵容,一张兴奋的面孔渐渐就沉了下来。目光如电,逼视着一脸倦容的巢有威。

    “老巢,这是怎生回事?马上决战在即,粮秣转运不及,鹰击可是要行军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