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251章 王之誓
    夕阳西下。

    一把明亮的剑插在山头上。

    在视界中。

    剑尖插着的是略微泛黄的草甸,闪亮得像是一泓秋水的锋锐剑刃映着的是宽广的大海,剑锷剑柄则融入了那无尽的天幕中。

    就是这么一把剑,仿佛贯穿着整个天地。

    缠在剑柄上印有狮首徽记的蓝色系带顺着微风飘扬,那种轻荡摇曳的飘逸感撩动着遥远的追忆。

    睿智而深邃的蓝色眼眸微微眯着,饶有兴趣把天地之间的景物贪婪地摄入自己的瞳子当中。

    蓝底金边的狮首披风加在这个中年男子的身上,披风之下是一套闪亮的金盔,这套盔甲象征着一个时代的荣耀,也烙印着一个时代的耻辱。

    一双只在最近才变得粗粝的大手,抚上了剑柄顶端,驻着锋利的剑。他昂然迎风立着,宛若石雕。

    “陛下,时间已经晚了。”

    “安度因啊,你猜我在看什么?”莱恩国王笑了一下,回过头来平静地问着自己这位童年挚友,曾经的暴风骑士团团长,现在的联盟总帅。

    “越过这片海,往前,再向西南,转向东南,暴风城所在的位置。”

    不愧是莱恩的挚友,洛萨轻易猜到了莱恩的想法。

    “暴风城,那曾是我们赌上生命也要守护的土地,也是我们所有的荣耀。在知道暴风城守不住的时候,我曾经以为我和我的剑都要折损在那里了。但是,为了瓦里安,我还是站在这里了,在一片陌生的土地上看着我的剑。”莱恩把剑从大地上抽出来,锋利坚韧的剑锋哪怕经过如此粗暴的对待,都不曾有丝毫的磨损。

    反手把剑尖高举朝天,莱恩静静地凝视着自己的剑。

    莱恩和洛萨身后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父王,你是说我玷污了你的荣耀吗?”

    “不,不是这样的,瓦里安。真正的荣耀从来不是某个人,或者某些人的私有物。”莱恩收回视线,象征着王权与荣耀的暴风金剑在夕阳中显得无比修长坚实,仿佛就是这把剑支撑起了一方天地。

    莱恩还剑入鞘,走过去,自己的爱人与孩子那边。

    王后轻轻推了瓦里安一把,让年幼的瓦里安上前。

    莱恩怜爱地抚摸着瓦里安的小脑袋,他慈爱的目光仿佛穿越了时光。

    “一千年前,当索拉丁大帝最后一个子嗣,被急于前往富庶的洛丹伦大地的傲慢贵族抛弃在激流堡的残桓败瓦时。暴风王国先君带着那位子嗣,率领被抛弃的贫穷子民跨过大半个大陆,来到如今暴风城所在的山谷。先君发下了一个誓言‘我立誓保护我的子民——让他们远离饥饿与寒冷,让他们免遭杀戮与纷争,远离贵族的傲慢与贪婪。’。”

    莱恩的声音低沉却有种异样的空灵感,让众人仿佛跟随他的声音穿越到那段苍茫岁月之中。

    “先君做到了,他以他的方式铸造了暴风王国的荣耀。他也以他的方式告诉了后人,什么是荣耀。而他也在临终前颁下御令,让新生王国的每一个贵族谨遵骑士精神——谦卑而心中虔诚充满荣耀、不怕牺牲而英勇果敢、怜悯世人且诚实公正。这才有了暴风王国以武立国,以武勋继承爵位的传统。很遗憾,原本大部分的暴风贵族忘却了这一切,所以我更愿意把暴风城的沦陷看做是先祖对我们失落了荣耀的惩罚。”

    年幼的瓦里安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很幸运,在暴风王国国民最绝望之际,我还有你的安度因叔叔,还有横空出世的不世奇才杜克的帮忙,这让我有那个机会弥补我的过失,寻回王国失落的荣耀。我个人的荣耀早已不再重要,我唯一的希望是,乌瑞恩的血脉后人依然能够不忘初衷,把先君的荣耀传承下去。只要能做到,我哪怕是死,也不会有任何的悔恨。”

    “父王!会的!你会看到暴风城光复的那一天的。”瓦里安无比笃定地说道。

    “我也希望如此。不过,我和你的安度因叔叔终将老去,到时候,就看你和杜克哥哥的努力了。”

    “嗯。”小王子用力地点点头。

    遥望大海,莱恩的视线仿佛穿越了海平线,到达了那支正在海面上高速穿行的庞大运输船队上:“就看明天了。”

    “放心,有你,有我,有杜克!不论是暴风王国还是联盟,都是不可战胜的!”

    谁都没想到,就在一天之前,在湿地,在那个数十万兽人参与的聚会上,有人说出了近乎同样的誓言。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站在一个高高的山岗上,在他的视野中,数十万兽人踩在泥泞的土地上。

    兽人的数量是如此之多,放眼看过去,这就是一个鲜绿色的海洋。

    这片海洋在一起呼吸,一起享受着胜利,享用着共同的命运。

    每一个兽人都翘首期盼着奥格瑞姆的发言。

    在兽人的眼里,尽管还有着最后的铁炉堡未曾攻陷,但大家都相信基尔罗格*死眼的血环氏族把那群死矮子从山洞里揪出来杀死,仅仅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他们已经彻底的征服了这块大陆,虽然这里有比他们的家乡更好的猎物以及更加富饶的土地,不过这依然远远不足以容纳下所有的氏族。在兽人看来,这仅仅够三个大型氏族繁衍生息。但大型氏族何止三个?

    奥格瑞姆笑了,然后,他将他那把无比出名的【毁灭之锤】高高举了起来,发出了仰天大吼:

    “我的族人!听我说!”

    下面连些许的骚动都消失了,每一个兽人都安静了下来把一张张满是突出獠牙的丑脸朝向了奥格瑞姆。

    “这个世界非常适合生存,我们可以在这里重建我们的家园!而我们已经夺取了这块土地,这是部落的胜利!这是兽人的胜利!”

    下面顿时爆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声。奥格瑞姆只能等待这阵欢呼缓下将近停歇时才开始继续说道。

    “但是,这还不够!人类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孱弱,他们非常善于学习而且富有技巧,每一次失败之后他们都会以更强的姿态应对我们的战斧和大锤,哪怕我们已经把他们赶出这片大陆,他们依然非常努力地试图夺回那些曾经属于他们的东西。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把他们消灭!在这个世界里把他们抹消掉!”

    奥格瑞姆一举战锤,直指向北!

    “兽人——朝北面——进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