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 南下(七十二)
    冰原之上,一队乡兵簇拥着几名恒安甲骑正回返而来。

    交卸了一夜巡视的辛苦差事之后,这群人都放松下来,只是说说笑笑。

    冲锋冒雪在外一夜,这些人俱都须眉皆白,脸色发青,骑在马背上,都不自觉的瑟瑟发抖。但士气仍然高昂,说话之声,在雪原之上回荡,能传出老远来。

    这一小队人马,就是以乡兵为主,夹杂着几名恒安甲骑以为骨干。现下出巡之军,多半就是这样的配置。随着几场大捷的消息传开,缘边军寨汇聚来的军马更多,谁都想赶紧打垮了突厥人,将执必部赶回草原去,然后大家多少能过个安稳年。

    而且大冬天的,缘边军寨的粮食也都紧张。往常勒紧肚皮也就熬下去也罢。但是此刻既然刘武周率领大军上来了,后续肯定有辎重跟上,大家跟着来出力了,难道不该分润一点回去?要是跟着打两场胜仗,再得一点缴获,这个冬天就好过很多了。

    至于来年如何,生在此世,又在边地,想那么远,想那么多做什么?

    这队人马说说笑笑直返山谷营地之前。山谷之前,重新设立了两处军寨,死死卡住谷口。任何时候都有人马值守,鹿砦密布,就是为了不重蹈执必思力的覆辙。

    寨墙之上,带队的军将按着佩刀,也冻得脸孔铁青,看着他们回返,笑着招呼一声:“入娘的这么早就回来了,夜里不知道寻了哪个避风的地方躲懒!”

    回返人马带队的是一名十将,资历已然很老了,对着军将照样谈笑自若。手笼在袖子里抬头笑道:“你到外间走一遭试试?就是山坳,风也吹得你透心的凉!整日在寨子里守着,已经算是捡着便宜了,还说风凉话,惹急了咱,可不管什么上下了,非得好生和你厮并一场!”

    那军将按着佩刀左右看看,探身询问:“这是去哪儿?”

    十将没好气的道:“巡了一夜,不回去弄口热的汤水?然后倒头睡他娘,难道就在这里陪你闲磕牙?”

    军将不吭声,挥手吩咐手下开寨门出去,又挪开了鹿砦,只是招收让那十将带队进来。

    那十将疑疑惑惑的带队停在军寨入口,最后策马而入。那军将已经下了寨墙,招呼十将下马,扯着他就向寨子深处而行。

    这军寨外圈都是更棚营帐,用以屯兵和储备战具,直接就能支援寨墙守备。内圈就是马棚和空地,方便人员往来调度。

    现在内圈搭了棚子,支起了几个炉灶,架着大锅,柴火烧得旺旺的,热汤翻滚,除了干菜和粟米之外,还能看见几块肉骨头在汤里浮动,香气一阵阵的冒出来。

    寨中守军,已经排队在汤锅面前等候,每个人都在咽着唾沫。看着军将带着人过来,顿时就有人苦笑:“将主你又大方,在弟兄们口里夺食!”

    那军将哼了一声:“少吃一口就能饿死你了?这些马肉,还不是某厚着脸皮讨来的?”

    然后这军将就对十将道:“你回大营,也就是干菜汤,一人也就一口。现下后面粮食没运上来,大家都在勒裤腰带。咱跟着全将主,和玄甲骑一起并肩拼杀过。玄甲骑那里还有些马肉,某老着脸皮讨来些,不管多少,都是一锅,大家见者有份,都混口热乎的。”

    见到热热的肉汤,这十将早就眉花眼笑,招呼弟兄们从马鞍袋子里面取出木碗,安顿了马匹就挤在队伍当中,闹哄哄的等着火兵一人给上一大杓肉汤。

    这几日刘武周一直派兵出巡,保持骑兵警戒幕,与雪原上扎营的突厥执必部大军保持接触。做最后出击准备。限制最后一决的,就是粮秣供应,人马不吃饱了怎生打仗?人还能熬一下,马匹不用精料,只能平常役使,上阵是绝出不了气力的。

    苑君璋带领人马先行赶来,辎重在后。大家都在等待辎重到来,好生修整补充一下,然后再做最后一击,彻底将执必部赶出云中之地,再转而向南,想法击败王仁恭,为恒安鹰扬府打出一条生路来!

    等候辎重到来的时候,大家自然就是要勒紧腰带了。刘武周和苑君璋所部,就是军士随身干粮马料,经得起多久吃用?这几日,全都是减半供应,大家都饿得眼睛发蓝。而玄甲骑因为打垮了执必思力,有颇多缴获,照理说可以拿出来分润。但是刘武周又下了严令,恒安甲骑决不许动用玄甲骑的家当。

    这条看似极其厚待玄甲骑的军令,倒是弄得玄甲骑上下颇为尴尬。而刘武周又下令所有巡守任务,全都由恒安甲骑承担,玄甲骑只管安然静养。弄得玄甲骑上下,这几日中反而不知道该当如何是好,只能在营中蒙头大睡。

    前两天大家伙儿还谨遵军令,这一两日实在是饿得有点发慌。都各自寻门路去找玄甲骑讨粮秣。而玄甲骑正为这军令感到尴尬,只要有人来讨,毫不吝惜的就给。上面军将,也全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才有这军寨之中,正翻滚冒着热气的肉汤。

    十将打了一碗肉汤,一口就是半碗下肚,才觉得整个人暖和了过来。凑到那军将身边,蹲坐下来,一边小口珍惜的喝着,一边询问:“咱们到底要在这里耽搁多久?这辎重怎生还不运上来?”

    军将左右看看,凑到十将身边,小声道:“现下有风声传出,说云中城中,只怕是没有粮了…………”

    十将浑身一震,死死看着那军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那军将也知道失口,再不多说什么,只是低头看着自家汤碗,再不多发一言。

    十将也看着自家汤碗,却没了半点胃口,半晌之后,才嘟囔出一句:“鹰击总是会有办法!”

    军将低着头也感慨了一句:“那是,鹰击总是会有办法!”

    正在两人给自家打气之际,突然之间,号角之声就在南面响起,正是通知全军,正有人马从南面上来。

    那军将一把丢掉手中汤碗,弹了起来:“辎重上来了!要和突厥狗最后一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