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四三章 斩不了风
    “风神无极?”

    天坤神女的语声微颤:“这似乎是上官玄昊,独有的神通?是真是假?”

    “确凿无疑,即便他本人,亦未否认。”

    辉煌神使语气冰冷:“之前的那位上官玄昊,虽被张信斩杀,可这位留在祖师堂的魂火,依然未灭。”

    “神使的意思是说,此人很可能是上官玄昊的夺舍之身?”

    天坤神女的面色,古怪不已:“可这是否张信,从上官玄昊那里习得?不是说这二人,一直都有着关联。”

    “我这么猜测,自是有缘故的。数年之前,我曾负责拷问过司神命的元神记忆。得知上官玄昊亲口对司神命说起,他之所以未将风神无极此术上交篆星楼,并非是他藏私。而是他修成‘风神无极’的方法特殊,与他的一次感悟有关。至少五十年内,他还没办法将此术留于文字,或者传授于他人。此外还有”

    辉煌神使的语声一顿:“张信一直藏有着一口剑器,魂炼等级之高,亦令人咋舌。之前这家伙一直隐藏他那本命刀器的魂炼等级,我等也未曾注意,可如今想来,此子多半是在身为一阶灵师之时,就完成他那两口灵兵的祭炼了。可这绝非是一个初入修行的灵师,所能办到。即便是那些大世家的子弟,有名师教导,也得至少五级灵师之后,才有可能办到。”

    天坤神女听到此处,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可随后她却依然语含置疑:“若真是他的话,倒也难怪。上官玄昊此人悟性高绝,能自创大风诀与风神无极,他所缺的只是天赋与根骨。否则当世中的绝顶强者,必定会有他一份。不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个五级神师,怎么可能有保留记忆夺舍转生的可能?即便是圣灵,成功的可能,也少而又少,当日那广林山巅,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今就连他们神教,也搞不明白,这位上官玄昊的情况,到底是怎样的。扑朔迷离,让人摸不着头脑。

    不过有一点,是确凿无疑的。张信羽翼已丰,根基渐厚,已经成为他们神教的大患。

    “说到此事,我记得天东战前,白帝子曾在北海围杀司空皓部属。可他虽是战绩显赫,却回报说他一应斩杀之人的元神,都全数遁走,不知去向。”

    辉煌神使凝思着道:“我怀疑当年梦随风,很可能研究出了什么秘术,被上官玄昊继承。”

    天坤神女柳眉微蹙:“确有这样的可能!可这也很难解释得通,这位神威真君的情况。这是转生,夺舍,而非是复生。据说此子,可是身具天元霸体,雷灵体,风灵体与金灵体这四种灵体,这身体如此完美,比之上官玄昊原本的肉身,强了无数倍。”

    天穹大陆的许多古代圣灵,都曾研究过转生,夺舍之法,以获取更长寿元。

    可这些方法,虽也有许多成功的例子,可都有种种后患,要么是无法堪破胎中之迷,没有了前世记忆,要么是从此元神虚弱,再无法入修行之门。

    也正因此故,他们神教才一直都没真正怀疑过,张信乃是上官玄昊的夺舍之身。

    辉煌神使也觉不解,微一摇头:“总之不管他到底是不是,这个竖子都非除不可。这才几个月而已?日月玄宗的气运,难道真的未绝?”

    他随后就感觉自己说这话,不太妥当,随后语气一转:“天坤你说的玉屋山之南,可是指那件御天环?可此宝的等级,是否太高了?那个竖子,只怕也未必就能让此物认主”

    形势所迫,他已不能不去尝试天坤之策。即便不能现在就执行,也需预做筹谋。

    ※※※※

    在东天魔国。某座宽敞的大殿内,东方境蓦然出拳,击打在自己的王座扶手上。巨大的力能,不但将之轰碎了,更使地面,绽开了巨大的裂纹。

    这使得殿堂之内,在场的诸多魔国大臣与勋贵,都神色错愕。随后皆诚惶诚恐的,朝着上方跪倒。

    “陛下!”

    近日因众所周知之因,这位魔皇陛下喜怒不定,已经有数人不慎将之激怒,丢掉了自己的性命。所以众人,不得不胆战心惊。

    “起来吧,与你们无关!”

    东方境一声轻哼,难得的克制住了情绪,未曾寻人泄愤。

    随后他就紧皱着眉头,摸上了自己右肩。

    那是被张信斩裂开的伤口,当时他是无事,也只用了不到十个呼吸,就已恢复过来。可在事后,却不时有潜伏的刀气爆发,使得他的伤势不断反复,无法完全痊愈。

    除此之外,还有巩天来,尽管当时他已躲入到地底深处,却依旧被后者以太虚斩,轰中了三记,使得他伤上加伤。

    也正因此故,他现在才只能待在此间,舔舐着自己的伤口,等待复原。

    “天元剑仙这样的人物,也身殒了么?”

    在王座的下首,一位容貌与东方境略有几分相似的中年,满心忧虑的说着:“这位神威真君,实力似乎更强了。难以置信,这才仅隔三个月而已。”

    说到这里,他的语声一沉:“以弟之见,兄长还是就此作罢为好。继续参与,危险极大。且我看日月玄宗,的确没有与我东天魔国为敌的理由。即便兄长再怎么忌惮那位神威真君,也不该由我东天魔国首先出头”

    “我知道!”

    东方境的双拳紧捏,手臂上青筋暴起,眼中则再次充斥着暴戾之意。

    可他知道这位,说的是金玉良言,也是一片赤诚。

    这是他的亲弟弟,东天魔国唯一的皇室亲王,同属于岩魔一族的拔山神魔东方哲。

    东天魔国十四亲王,都各有立场,各有族裔。可唯独东方哲,与他是血脉相连,荣辱一共。

    他也知道自己的弟弟,是为何忧虑。

    之前在一孺子面前败退重伤,让他恼火万分。可岩魔族的安危,东天魔国的稳固,亦不可不顾。

    他心思杂乱的想了片刻,最后拂袖而起:“之前召集魔军之议,可以暂停。可炼宝之事,却需加快,都由拔山亲王主持!”

    说完这句,他就大步往殿后行去。

    此时的拔山神魔东方哲,不由长舒了一口气。

    这次他们的兄长,准备等伤势复原之后,不惜代价的进犯天东,以昭雪前仇。可这在他看来,太不明智,会使东天魔国,从此陷入深渊。

    幸在他的皇兄,最终还是明白了过来。

    随后东方哲,又眼神复杂的,看向自己手心内握着的一张玉符。这是灵师的东西,可以便捷的传递消息。而此时这符内蕴藏的信息,却使他心绪内一阵阵惊涛骇浪,难以平复。

    天元剑仙洛宸恩那是何等的人物,居然也死在了张信之手么?

    风神无极,还有大成的‘风元破’,此子的天资,诚是可畏可怖

    又或者这位,真是传闻中,上官玄昊的夺舍之身?真正的上官玄昊,其实在数年之前,就已死在了广林山?

    同一时间,西海灵龟岛的高塔之上。盘坐于此的问非天,蓦然苏醒了过来,随后他就将一个符诀打出。使得周围的符阵,灵光微闪。

    而仅仅片刻之后,一位白衣人的身影,就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不知祖师大人,是为何事”

    不过这位语音未落,问非天就已开口:“之前的谋划,可以暂缓。这些时日,你可全力以赴,延请一位擅长冰法的天域客卿入门,至少得是中位以上。”

    “擅长冰法的天域?”

    那白衣中年微微一楞,随后眼神为难:“可这不太容易。”

    这世间擅长冰法的不少,可修到中位天域以上的,却是少见,

    何况如今神相宗的处境尴尬,是任人可见之事,不会有多少散修,会在此时冒险卷入北方的乱局,踏入这个深坑。

    何况他们神相宗,近年极力扩招弟子,能够拿出的资源也不多。

    “我这不是在问你,而是要你一定办到!”

    问非天目中闪动寒芒,不过语气却稍稍缓和了几分:“即便办不到,也需尽力,寻一冰系相关的神宝。”

    白衣中年闻言,也不禁神色肃然,他已知问非天吩咐之事,多半是关系重大。

    “此事弟子会全力以赴!可敢问祖师,这究竟是何缘由?”

    说到这里,他又神色微动:“可是与刚才不久,天元剑仙陨落有关?”

    天东的那一场大战,他也同样得知了。一位公认的未来神域,就这么折在张信之手,诚是可叹,可悲,可悯;也同样可惊可惧。

    “风神无极之术,已再现于日月玄宗。”

    问非天一边说话,一边抬起了手,目光莫测:“我的无相神斩,能够分割一切有无形之物。即便雷电火焰,只要有迹可循,都能斩割。可如果我自始至终,找不到敌人的方位,那该怎办?”

    白衣中年顿时双目微睁,一股惊悚之感,油然而生。也忽然忆起数年前,他这位祖师无论如何,都要将那上官玄昊毁去。

    他不再迟疑,当即就斩钉截铁的回道:“祖师放心,此事弟子,必定不会令祖师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