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四二章 兵来将挡
    原空碧并未察觉到月平潮的异常,此时她正双手抱于胸前,看着张信驾驭的星殇剑:“没想到师弟你还藏了这么多手段,这飞剑的魂炼等级可不低,应该很早就开始了吧?还有这风神无极,可是某人所专有的灵术,在那家伙叛门之前,并未曾向宗门上交修行之法。”

    她说到这里,就图穷匕见:“我如今,却是越来越怀疑师弟你,就是那个家伙的转世之身。”

    “这个谁能知道?”

    张信打了个哈哈,眼神似笑非笑,保持着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的原则。

    原空碧不禁气结,她正要说话,继续逼问。旁边的龙丹,却在此时却满含忧虑开口:“师弟今日之举,似过于莽撞。无上玄宗毕竟是第二玄宗,门中三位伪神域,一旦得知天元剑仙身死,太玄静旗被夺,只怕不会善罢甘休。那南昭帝国,亦非善者。其实那沈度裴修之言,不无道理。我日月玄宗实无必要,四面树敌。”

    原空碧的注意力,顿时从张信身上转移开来:“龙丹师兄此言何意,什么叫没必要?人家都已经打上门来,难道还要笑脸欢送?”

    她这个师兄的性情,说好听点是谨慎,说难听点则是畏首畏尾。她原空碧,是万万瞧不上的,

    而且似天元剑仙这种家伙,现在有机会不斩了,难道还要等此人晋升法域之后,继续与日月玄宗为敌?

    她可是听说这家伙,已经在准备渡劫的材料。据说是积累已够,只待晋升之时。

    而无上玄宗,对北方局面频繁插手。这是未来几千年内,日月玄宗已无可避免的又一大敌。

    再者张信今日,若任由这六人安然离去,还怎么震慑天东?

    龙丹则是一阵凝眉,他认为原空碧说的虽有道理。可使这六人强闯群山法域的前提,却是张信全力封锁边界,不给旁人半点机会。

    他们之间,其实并无多少恩怨。

    “本座自非是无脑之人。”

    张信蓦然出言,止住了身后二人的争论:“只为这太玄静旗,本座就不能容其遁离,龙师兄以为然否?”

    龙丹闻言,顿时哑然。太玄静旗这件神宝,对于日月玄宗的群山法域,确实威胁极大。

    一旦天元剑仙洛宸恩晋升法域,或者天域,带上三五十位同级强者进入日月群山,那场景堪称可怕。

    这个理由,足以说服他了。

    “且即便无上玄宗与南昭帝国打算报复,那也无需在意。”

    张信一声轻笑,语气满不在乎的将那月沉刀与星殇剑,都再次收入鞘内:“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几个伪神域而已,怕什么?”

    说来尴尬,这一代的七大玄宗,除了大罗玄宗之外,其余一位神域都没有。一应神域强者,要么是出身神相宗这样的次一等大宗,要么就是在魔灵,灵兽那一方。

    不过玄宗之所以号称玄宗,就在于他们哪怕没有神域,也依然是当世最大的几个势力之一。

    就如日月玄宗,一个神域都没有,却依然是北方霸主。

    不过张信也因此桎梏,对于无上玄宗与南昭帝国可能的报复,并不怎么在意。

    按照巩天来自己的说法,所谓的‘伪神域’,不过就是守户之犬。在群山法域内。可以把他们当成神域来使唤。可一旦出了这群山,实力就会大幅度的下滑,就比如那位东天魔皇。

    那无上玄宗,真要敢大肆动员,北上复仇,他张信是真的无畏。

    而随后他的目光,已转向了前方,那掉落有大片飞船残骸的所在。

    “尽快统计伤亡,厚加抚恤!无需吝惜钱财。此间同道为我日月玄宗效了劳,也送了命,绝不能亏待。”

    张信的语气凝冷:“再召集境内诸位天域,就说那起源之地的方位,我已寻得!”

    当他这句道出,在场之人,于是又一阵哗然。

    ※※※※

    于此同时,在距离东神山近三十万里的南海上空。辉煌神使脚踏虚空,看着前方,一片雷霆密布的浓厚云层。

    这是‘武罗海’,是一片与无光海类似的大海,且更为庞大。内中充满了肆虐的风暴与雷电,无论是灵修还是魔灵,一旦深入,则必死无疑。

    就在九日前,辉煌神使组织部属,尝试了一次对那件神宝的围剿。可结果遭遇惨败,后者很轻易的就逃开了他们的围捕,随后又一路飞入到了这‘武罗海’内。

    又因此间雷电密布。他们已经没法像以前那样,追寻到这件神宝的踪迹了。

    “这样一来,就棘手了。”

    在辉煌神使之后说话的,乃是神教的天坤神女:“如果没有其他的手段,只怕这东西,迟早会到张信的手中。”

    辉煌神使的眼神微动:“你怀疑此物,会由‘武罗海’继续北上。”

    传闻中‘武罗海’与‘无光海’是彼此连通的,只是未经证实。不过这传言如真,那就意味着这件神宝,可以从这两片危险的大海之上绕道。

    只是,这件神宝真能有这样智慧?

    “这不是显而易见?”

    天坤神女冷声说道:“此物这些天来的数十次传送,都是有其目的。两次声东击西,差点将我们摆脱。它显然是已锁定好了张信的方位,在全力赶去与之汇合。而‘武罗海’对它而言,是最安全的道路。”

    说到这里,她语声微顿:“且即便不是,我们也不能不防。”

    辉煌神使闻言,不禁默然,这正是他最担心的。

    一旦这件神宝到了北方无光海,就只需等待继续个两三年时间,就可直接传送几万里,进入日月玄宗的群山法域。

    可那里对一个神教的神使而言,已经相当的危险。

    眼前的局面,几乎无解

    “其实不妨从另一个角度,来考虑问题。”

    天坤神女这时又出言道:“既然最终可能没法阻拦住这件神宝北上,那就不妨换个思路,从另一方想办法?”

    “另一方?”

    辉煌神使若有所思:“我的意思,是在这件神宝赶至之前,解决掉那位神威真君?可这谈何容易?”

    那竖子羽翼已成,短时间内将之解决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如果这次神尊大人的谋算能成,倒是有些希望。可那个家伙,狡狯如狐,至今都不愿咬钩。

    可随后辉煌,却见天坤神女微一摇头:“我的意思,是如果实在没办法,或可为那位神威真君,另寻一件神宝。”

    “原来如此!”

    辉煌神使略已思忖,就已明白其意。

    神宝有灵,不会共择一主。一旦张信有了其他的神宝在手,这件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神物,必定会将张信放弃。

    这倒也是个良策,既然没法阻拦张信取得这件十八阶神宝,那就不妨想办法,让那位神威真君的威胁,降到最低。

    不过却只能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才可使用。而且

    “想要为那家伙寻一神宝,却也非易事。此子也不是没有得过神宝,事实是这数年以来,他已经入手了数件,可那家伙,都无炼化之意。我看寻常的宝物,只怕不能入他之眼。”

    辉煌神使的语中,颇含苦涩之意。神宝难求,他们神教虽也有几件在手,可他们的神尊,却至今都没有合用的器物在手。

    要寻到一件能让张信满意之物,谈何容易?可也正如天坤神女之言,他们总不能坐视那件宝物,落入到张信之后,那对他们神教而言,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未必一定要送到此人手中不可,我神教只需为他提供消息就可。神宝诱人,自然可使他趋之如骛。我记得如今玉屋山之南,就有一件”

    那天坤神女的语声微顿,若有所思的转过头。随后就只见辉煌神使手中持着的玉圭,忽然散出了一阵灵光。

    后者也是眉头一蹙,存神感应了片刻,随后这辉煌神使的眼神,就更加的苦涩。

    “这个神威真君,还真是了得!”

    天坤神女的眼神,顿时微微一凝:“北面可是又出了什么事?可是与那位神威真君有关?”

    “就在不久前,天元剑仙洛宸恩与南昭帝国太子方玄空,造化玄宗赤云仙,光明宗沈度,‘鬼剑’裴修,‘天哭’万云崖六人联手,攻入日月玄宗的群山法域。”

    辉煌神使一声叹息:“可结果,南昭太子与天元剑仙,相继身陨于张信之手。”

    天坤神女的瞳孔,顿时收缩:“这几人未免太鲁莽了,天元剑仙虽有太玄静旗在手,可那张信今日,也召集了十九位天域,实力不俗,岂能轻侮?”

    虽说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下位天域,可合起来的力量,也勉强可与这六人匹敌了。

    “问题是,当时参战之人,就只有张信与月平潮,紫玉天三人,加上一头灵宠。其余天域,都聚集于东神山一带,未能赶至参战。”

    眼见天坤神女哑然无声,眼神惊悸,辉煌神使语声,也愈发的幽深起来:“此战之中,张信施展‘风元破’的速度,不逊色于巩天来,除此之外,还有风神无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