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一章 南下(七十)
    十几名青狼骑如屏风一般,将此间与外间粗略隔开。

    苑君璋就站在血泥之上,拱手含笑,看着执必家父子。

    执必思力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今夜之事,奇峰突起,叠经变故。本来以为叔父突然出现,一举挽回局面,斩杀失巴力和可尔奴父子已经算是最大转折。却没想到,眼前又冒出来了恒安鹰扬府两巨头之一!

    但旁边执必贺,却神色不动,似乎早就料到苑君璋会出现在此一般。含笑抚胸还礼:“此间简慢,不是待客的地方,却还有些小小首尾等儿郎们了结,苑长史,请入内说话。”

    执必落落按刀挺立一侧,满脸杀气的注视着营地之中还在发生的小规模厮杀。

    初返狼骑大营,执必落落就立刻回到了执掌统兵大权的阿贤设状态之中,站在那里,所有青狼骑在他面前大气也不敢冒一口,一下就掌握了全盘的局势!

    执必落落对自家兄长点点头:“某在这里看着,兄长只管和苑长史详谈,某倒要看看,这些时日,还有多少人想反了天!”

    执必贺叹息一声,拍拍执必落落肩膀:“你回来就好。”

    执必贺伸手肃客,那边才斩杀了失巴力的掇吉恭谨将烽燧入口门户打开,执必思力也终于反应过来上前,执子侄礼头前引路。苑君璋洒然一笑,举步前行,几名亲卫跟到烽燧入口之处,苑君璋回头摆摆手:“我与老汗相谈,跟着那么多人做什么?只管在这里等候就是,难道老汗此刻还能害了某不成?”

    执必贺在后面跟上,闻言哈哈大笑,神采飞扬,哪里还有刚才衰老颓丧的模样?

    “苑长史这话说的是,虽然战场时常相见,但私下相见,我们突厥人也都是光明磊落的汉子,刘鹰击和苑长史都是我们突厥人最佩服的人,只有礼敬有加的份儿,哪里会有其他变故?若苑长史少了半根毫毛,长生天也放不过我执必贺!”

    两人对视一眼,放声而笑,携手而入烽燧,竟然欢若生平模样。留在身后,只是满营火光,满地血腥尸首,还有失巴力和可尔奴父子死不瞑目的头颅。

    而在数日之前,恒安鹰扬府和执必家青狼骑,也在这雪原之上,对拼消耗了上千条性命!

    这个冬日,发生在马邑郡的所有一切,都是如此的诡异难测。

    烽燧之内,温暖如春,从外间的寒冷血腥中走了一圈回来,重新踏入此间,执必思力只觉得自己宛若做了一场光怪陆离的幻梦一般。

    一直忠心耿耿的老军奴父子,突然之间就掌握了背叛执必家的实力,但转瞬间自家叔叔就出现在眼前,将叛贼斩杀。接着又是恒安鹰扬府两巨头之一陡然出现,和父亲如老友一般谈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执必思力已经有点理不清楚了。

    现下执必思力能做的,就是侍立在自己父亲身边,忍着身上还未痊愈的伤势痛楚,竖起耳朵,准备仔细的听着父亲和苑君璋相谈的每一句话。

    而执必贺和苑君璋,相对而坐,目光对视,一时间谁也没有开口,而双方眼神,谁也不稍作退让。

    斗室之内,只有他们三人。而掇吉就按刀在外,值守警戒,不许任何人靠近。

    执必贺和苑君璋之间的安静,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终于执必贺才缓缓开口:“苑长史此来,到底何意?”

    苑君璋微微一笑,按着膝盖,淡淡道:“只为相劝执必部,为老汗寻一条生路而来。”

    执必贺摇摇头:“执必家安安稳稳的,何来此言?倒是恒安府,现下局势不见得很妙,苑长史不如改弦易辙,投效到某执必部来,要多少帐落草场,苑长史只管开口。将来执必部席卷马邑雁门郡,苑长史也尽可拣选富庶郡县。”

    苑君璋哈哈大笑,手指点着执必贺:“老汗现在还睁着眼睛说瞎话!冬日出兵,本来就军心士气不振,强行来犯我恒安府,结果一挫于壬午寨,再挫于自家大营之前。老汗举全军而来,又是大败!今夜若不是恒安府念及两家交情,将阿贤设送返,一群军奴作乱,差点就让执必家覆没!这个时候,还不感念我们恒安府好意,与我恒安府携手,更待何时?”

    执必贺仍然摇头:“略微小挫,寻常事耳。执必部起家何止数百战,什么样的境遇也都熬过来了。而且执必家背后还是金狼阿史那家支撑,但恒安府背后有谁支撑?王仁恭么?”

    苑君璋冷冷反问:“阿史那家就真的是执必部的支撑?”

    两人一开口就是唇枪舌剑相对,适才春风满面早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一番言辞交锋,最后目光对视,似乎空气中就有火星迸溅而出!

    恒安鹰扬府和执必部两家,在这雪原中已经两两拼得遍体鳞伤,这个时候因为各自诉求,才有今夜一会,在这相会之中,双方仍然要互相争取主动,获得最大的好处!

    对于执必贺而言,原来的想法,就是恒安鹰扬府因为王仁恭逼迫,正处于窘迫,趁势挥军南下,说不定就能迫使恒安鹰扬府低头,然后驱恒安鹰扬府为前驱,又可以在王仁恭手里换取更大的好处。

    但却没想到恒安鹰扬府如此硬气,悍然挥军反击,接连击败自己。现在更是要来和自家谈条件了。一番言辞交锋,执必贺也感觉到,这苑君璋不是个好压服的。

    执必贺终于低下头去,接着又抬起眼来,迎着苑君璋目光,淡淡一笑:“既然如此,苑长史到底有什么,可以给执必部的?善阳城那位王郡公,可是将整个云中之地,都许给了执必部!”

    苑君璋看着执必贺,声音冷硬:“云中之地又算什么?难道执必部,不想着整个马邑郡?不想着河东之地?不想着中原富庶之地?这些东西,刘鹰击和某家,都可以给执必部!”

    执必贺闭目少顷,接着又睁开,目光锐利如剑:“愿闻其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