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南下(七十一)
    执必贺的原来盘算,四个字就可以概括。

    居于主动。

    王仁恭虽然在拉拢执必家,许以云中之地。但执必贺岂能让王仁恭牵着鼻子走?不仅一直晾着王仁恭的使者,还主动帅军提前深入,就是想逼迫刘武周早点做出选择,在王仁恭压力之下赶紧投效于他。在得到了刘武周的恒安鹰扬府强兵之后,执必贺也不惜于和王仁恭做最后一场决战,以确定这马邑郡的主人到底是谁!

    但是刘武周的确做出了选择,却是以那个该死的徐乐为先锋,悍然发起反击,一连串的战事当中,将执必贺打得惨败!

    败残之余,执必部居于主动的盘算自然完全告吹。一时间甚或连执必贺对麾下大军的控制都形动摇,差点让一对老军奴父子生出事情来,若不是执必落落神兵天降,突然出现,现下是什么情形,真未可知。

    马邑三方博弈,谁也没安着什么好心思。不管再怎么盘算,最后主动权的归属,要看多方面的因素。比如王仁恭就一直控制着粮食这重要战略资源,一直处于绝对优势地位。而恒安鹰扬府通过一系列胜利,也硬生生的打出了面对执必部的主动权!

    所以才有苑君璋的这一行,此时此刻,就是恒安鹰扬府对执必部提供选择,而让执必部做出决断了。

    烽燧斗室之中,在执必贺认真发出一问之后。苑君璋沉默少顷,最终淡淡一笑。

    “刘鹰击必当于王郡公做最后一决,而这个时候,就需要执必部站在刘鹰击这一方。一决之后,若是得胜,刘鹰击将挟马邑精兵,南下河东争胜,以观这乱世气数。至于这马邑郡,就请老汗看护,两家约为盟好,以待将来,岂不是美事?”

    执必贺眼睛半闭,每一个字吐出,似乎都经过了再三斟酌。

    “现下蒙刘鹰击送回某兄弟,执必部军心已安。某可放心率领大军北返,以修养生息。若留此间,以观鹰击与王郡公争胜,岂不是又平白要冒许多风险?虽然承蒙鹰击盛情,可毕竟郡公强而鹰击弱,又有什么凭据,让我执必部将注码压在鹰击这一方?”

    苑君璋认真的看着执必贺,执必贺如雕塑一般坐在那里,纹丝不动。

    苑君璋淡淡开口:“当初老汗率万骑南下,不也以为稳操必胜?可几场合战之后,鹰击大旗,还是稳稳立在云中之地。最后反倒是鹰击,对老汗伸出援手。这强弱之势,岂是论得定的?刘鹰击自高丽回返,白手起家,聚起这个家当,乱世风雨飘摇,仍然屹立不倒。麾下恒安精锐,战力如何,老汗想必深知。云中男儿,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老汗又凭什么认为,那王郡公一定就占据着优势?这个世道,没什么一定的事情,老汗既然已经南下,又付出了这么多代价,为什么就不继续赌上一铺?”

    执必贺沉默不语,甚而垂下了眼皮,不言不动。而苑君璋也并不焦躁,抱着胳膊端然危坐,只是等待执必贺开口。

    执必思力站在执必贺身后,紧张的注视着两人,胸中转着无数念头,但最后都没说出口,只等父亲做出决断。

    苑君璋说得没错,这一次南下,就算是执必部最后稳住了局势,但付出的代价也已经太大了。纵然此刻撤军,能够平安北返。没有几年时间,也难以恢复此次损伤的元气。而此次南下出征的物资,大多数都是向阿史那家借来的,阿史那家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他们也并不在意将八王帐中的青狼旗下,换一个更有实力,更加听话的部族!

    执必家已经失却主动,只能跟注,选择这马邑之战中最后能够获胜的一方,争取能够多分润一些好处。但是这最后能够获胜的一方到底是谁,却是执必贺要做出判断之事!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这判断之事要自己父亲做出。但执必思力却无比的想喊出来,让自己父亲选择刘武周这一方!

    只因为刘武周麾下,有那个一身玄甲,面上愤怒金刚像跳跃之人。

    横马扬槊,马邑无敌!

    执必贺终于缓缓开口,一字一顿,每个字似乎都在这斗室之中,激起回响。

    “既然败在鹰击手里,自然就要认。而某之兄弟回返,更是感念鹰击之大德。草原男儿,有恩报恩,有怨报怨。既然如此,某就随鹰击一起行事也罢!执必部与恒安府,这个冬日,勠力同心,以对王仁恭!”

    苑君璋哈哈大笑,起身伸手,要与执必贺击掌为誓。

    在苑君璋看来,这是执必部必然会做出的选择。既然不能就此北返,就只能选一方下注。而王仁恭毕竟远在善阳,若是还选择与恒安鹰扬府为敌,难道就不怕刘武周决定破釜沉舟,先将执必部彻底击溃在这雪原之上?

    这都是战场上取得胜利之后,刘武周所赢得的主动之权。而战败的执必部,所剩的选择权利,也就这么有限了。

    但当执必贺最终说出口来,苑君璋还是大喜过望。

    如此危局,数月以来,他和刘武周都是绷紧了神经,几乎每一夜都是在噩梦中度过。现下却终于看到了破局的曙光!

    只要能打破困在云中之地这个死局,将来的恒安鹰扬府,说不定就是潜龙腾渊,再也无法限制!

    只要能越过这一关!

    听着父亲做出选择,执必思力浑身放松了一下。这也是现下唯一能做出的选择了…………

    但转瞬之间,执必思力又绷紧了浑身的肌肉,伤口牵动,一阵剧痛。执必思力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与恒安鹰扬府共同行事,以对王仁恭,那岂不是就要与那徐乐,并肩而战?

    执必思力可还清楚的记得,那一夜,徐乐如何毫不在意的将他掷下山道!

    执必贺并没有起身,只是看着苑君璋伸出的手掌,缓缓开口:“某只有一个条件。”

    苑君璋一怔,立即追问:“什么?”

    执必贺站起身来,也伸出手掌:“某只要徐乐的性命!”

    两人手掌,遥遥相对,僵在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