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四一章 不过如此
    就在沈度与裴修二人的前方,大概七里之外,正有一尊巨大的‘风神’正在成形。

    “这是”

    裴修的眼神,隐晦到了极点,语声艰涩:“风神无极!”

    他们忘了,张信施展风神无极之后,可以化身千万!可这个家伙,已经整整十个呼吸,没有借助风神之力了。

    而此刻在他们的眼前,那尊巨大的狂风巨人,已经双手结印!由雷电化生而成的双瞳,正以冰冷漠然的视线,注目着下方的洛宸恩。

    “我宗附从,难道就不是本座的部属?”

    已然身化狂风的张信,冷笑不止:“你这等心机叵测之人,看来是更不能留!”

    他如不能对诸宗附庸一视同仁,又如何能是这百万道军为日月玄宗效力?又如何能够使天东巨蒙膺服?

    轰!

    这一次,赫然是一连七股炽白的强光,蓦然在前方闪耀。狂风罡力,扫荡云空,里面散出酷烈光电,还有那强大的磁暴,使得沈度与裴修二人都肌肤生疼!

    洛宸恩则是首当其冲,身躯一瞬间,就被震成了血粉。而残余的血肉,也在高温烧灼之下,不断的汽化。

    而此时张信那冰冷的声音,仍在继续:“敢犯我日月群山者,杀无赦!”

    随着那四百丈‘风神’,再次变换手印,顿时有巨大的风力拂动,一瞬间就已形成了龙卷。将此间的高温,还有那洛宸恩的血肉,往中央处压缩。

    直到后者的所有一切,都化为齑粉,元神崩灭!

    此时张信,才终于现出了身影,探手一抓,将那面欲飞腾离去的‘太玄静旗’,擒拿在了手中。

    而在他的面前,那光明宗沈度,‘天哭’万云崖,还有赤云仙三人,都已在全力往群山界域之外逃离。这三人似生恐张信追击,使用的都是最顶级的遁法,身化流光,转瞬即逝。

    就只有‘鬼剑’裴修,稍稍停留了片刻,深深的看了一眼张信之后,这才身化长虹,飞向北面天际。亦不敢在此间,多待片刻。

    张信并未再出手追击,这剩下的四人,没一个是好杀的。此间距离群山边界,确已不远,出了这个边界,他召开的‘神山法域’,就不会有效果了。

    以这三大上位天域之能,加上一个‘鬼剑’裴修,要想逃命,还是轻而易举的。

    即便他张信,加上月平潮,紫玉天,小吞天这三人一兽,而已不过是与对手旗鼓相当而已,最多胜出一线。

    所以他也懒得费这功夫,与其去做无用的追击,还不如全力压制住这件‘太玄静旗’。

    这可是好东西,正是神宝中,容易祭炼的那种。关键是要合适的人选,再有邪魔入侵的环境。

    这件神宝,只要感应到周围有大量的魔灵邪兽,就会自发的寻找最合适‘它’的主人。

    再或者,让人抱着这件宝贝,直接往魔灵的地盘走一圈,说不定就可认主了。

    可惜他与此宝不合,在冰系一道上,张信并不擅长。

    属下最合适的,就是墨婷了。可此女已经有了‘冰后之瞳’。且至少着十年之内,墨婷可能都没法让此宝认主。

    ‘太玄静旗’是昔年太玄上师,给人族留下的抗击魔灵之器。它只会挑选修为有成,根基深厚之人为主,而五阶神师以下,再怎么有潜力之人,也不会成为它的选择。只有如此,才能有着即使可用的强大的战力。

    不过他属下是没有,可日月玄宗内部却有的是。此时他心中,就有几个人选。关键是这几位,也有着足够的财力,从他这里换取这件神宝。

    张信只需防着此物,不落到那位‘神尊’手中就可。

    可这点也无需太担忧,‘太玄静旗’是他私人的战利品,是他以一己之力拿下,谁都不能不经过他的同意,就将此物拿走。

    大约半刻之后,张信总算是镇压住了这件神宝的异动。随后他就又以自身血液,在这旗幡之上书写下数十血符,施加层层封印。

    而此时那裴修沈度等人,早就走的没有踪影。月平潮与原空碧等人,也陆续来到了他的身侧。

    此时后者,正一副不可思议的语气:“你这家伙,居然还真把这洛宸恩给宰了?”

    “是他太弱!”张信冷笑,语声中饱含不屑:“所谓的天元剑仙,也不过如此。”

    他说话的时候,身后正展出一对磅礴风翼,左面是‘笑驭狂刀戡日月’,右边则是‘剑削八方镇星河’,气势恢弘。

    不过此时在场所有人,虽腹诽于这位的张扬与不知收敛,可却无人觉这家伙,当不起这十四个字。

    这位以一人之力,镇压天东。随后这一年多时间,先挫东天魔皇,后斩洛宸恩,战绩显赫。

    如果说前一战,张信只是使世人惊觉这位神威真君,战力不俗。那么后一战,则是奠定了张信的强者地位。

    尤其在北方,这位的实力,已可入前十之列!

    原空碧却不禁微一摇头,心想那位天元剑仙,可半点都不弱。换在日月群山之外,以此人的能耐,斩杀天域也如杀猪狗,未必就会输给张信。

    不过她这师弟,一向嚣张跋扈惯了,要想从他嘴里听到一些正常点的话,难如登天。

    “算了!反正你这一战,还真是蛮解气的。真正动手的,就是天元剑仙洛宸恩与南昭太子方玄空二人,如今都陨落在此。”

    张信闻言,却一声轻哼,目中依然杀机凌厉。心想日后有机会,还是得去算算旧账的。昔日的上官玄昊,尽管心胸宽广,气魄宏大,可也是很记仇的

    至于算旧账的时间,则不拘这百年,甚或千年之内。他的一身实力会慢慢增长,也总会有空闲的时候,不急于一时。

    月平潮见状,也是面色不佳:“说来惭愧,这次没能帮上忙。”

    这次洛宸恩与方玄空二人,都是张信独力解决。这次他与紫玉天,都没能帮上忙。

    “月前辈何需如此?”

    张信摇着头,语含笑意:“如非是前辈极力牵制,张某哪有那么容易,将这二人斩杀?”

    月平潮闻言默默,他的心情还是很难受。刚才他其实还是有能力,能够留下其中一人的。只需与紫玉天配合,有九成的把握,留下那‘天哭’万云崖!

    可在那一刻,他却生出了忌惮之心,出手之前,犹豫了刹那。

    他是忌惮这‘天哭’万云崖的背后之人那位雄踞于神域之巅的罪恶城主。

    罪恶城之人行事素来不择手段,且睚眦必报。他自己不惧,却担心罪恶城,会盯上独尊堡。

    至于那位罪恶城主,更是中原一带,公认为最强的一位神域强者。

    在两千年前,中原并无罪恶城,两千年后,罪恶城却已是一家可与正道七玄宗比肩的魔道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