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五十九章 南下(六十八)
    可尔奴手心又湿又凉,按着佩刀刀柄,紧张的看着周遭一切。

    所有最为亲信的人已经布置下去了。就是在四下串联鼓噪,借着这个势头逼迫执必贺出来,再逼迫执必贺低头,率领整个执必部退回草原!

    只要执必贺一声退军之令出口,就算是大功告成。退军途中,可尔奴就敢于更加肆无忌惮的行事,等回到草原王庭,谁知道最后是个什么样的结局!

    这些亲信,多半都是军奴出身,后来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场血战侥幸得存,成为青狼骑。但是这些军奴出身之人,在青狼骑中,也还是备受歧视。每战被挑选出来为死兵冒锋镝而进,而战后缴获,往往又被那些出身更高的青狼骑抢夺。

    往常这些青狼骑,各有归属,可尔奴别想有染指的机会。要知道他也被那些贵人百夫长瞧不上。但是拖徐乐的福,这次出征,执必部贵人百夫长,死伤惨重,至少少掉了一半。而剩下的那些百人长,也被打断了脊梁,精气神全无。可尔奴借着掌握中军,负责大营防务的机会,将这些失却统帅,军奴出身的青狼骑尽可能的拉入了自己麾下。

    而这些与可尔奴出身相同的青狼骑,也抱团取暖也似,忠心的为可尔奴效力。此刻不知道多少,正散步在乱纷纷的青狼骑人群之中,大声呼喊,只是要见老汗,壮大声势。一时间也裹挟得多少过来凑热闹的青狼骑,也在不住呼喊!

    而可尔奴也做了一旦有什么万一的准备,自己身边那数十青狼骑,全是军奴出身,大氅底下藏着甲胄,兵刃也都在鞍侧。

    如果执必贺想行什么断然手段,可尔奴也就鱼死网破,掀开大氅,干脆就冲杀而出!

    这几日中,可尔奴才真正感觉到将命运掌握在了自己手中,这种感觉,可尔奴不想再失去了。

    汉人有句什么话来着?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夜风冰冷,但可尔奴心头,只是一片火热。

    当烽燧入口之门,终于推开。可尔奴一眼就看到了执必贺和执必思力父子,互相搀扶着走了出来。

    原来被视为天人的老汗,这个时候,看起来也就是个可怜衰颓的老人而已。一时间可尔奴只觉得,过去二十余年,自己对这个老人的畏惧,崇拜,敬慕,全都烟消云散。

    而在执必家父子背后,自己父亲稳稳站着,手按佩刀,白发飘拂。而掇吉落后自己父亲半步,弓腰曲背,一副对自己父亲万分恭谨的模样。

    可尔奴心口,这时候热得似乎要燃烧起来!

    原来对执必家青狼血统的畏惧,这一刻仿佛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去。可尔奴心脏砰砰跳动,似乎要冲出腔子之外!

    或者干脆就是今夜?省得夜长梦多?

    可尔奴佩刀刀柄,已经被他摩挲得滚烫。已经无数次想将这把佩刀拔将出来!

    而猬集的人潮之中,在执必家父子出现之际,可尔奴布置好的人手,也扯开喉咙放声吼叫,卷起声浪。

    但是挤在最前面,那些巡骑组成的青狼骑队伍,一直以来响动的声音,却骤然停歇了下来。只是这点变化,被外圈高昂起来的声浪所掩盖住,一时间少有人注意得到!

    巡骑之中,一骑终于将自己的兜帽推下,原来尽力弓腰曲背隐藏着的身形,也一下挺拔起来。

    这一骑越众而出,直向执必贺和执必思力父子两人。几名青狼骑跟上,手中都举着火把,将这名骑士身形面容照亮。

    执必父子,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来人。

    而呼喊的声浪也骤然僵住,然后由内及外,迅速平息下来!

    马上骑士,面孔瘦长阴鸷,浑身只是散发出逼人的冷冽之气,更有不知道经历多少战阵,才积累下来的血腥之气。不是执必家的阿贤设执必落落,又能是谁?

    执必落落,怎么突然就现身此处?

    执必落落坐在马背上,微微向执必贺和执必思力点头行礼,目光接着就落在失巴力身上,接着转头,冷冷的瞥了在队伍后面按刀压阵的可尔奴一眼。

    可尔奴浑身热血,在这一瞬间全都冷了下来,只觉得自己堕入了无穷无尽的寒冰地狱!

    执必贺扶着儿子,也挺直了身形。

    执必家虽然人丁单薄,执必思力被自己惯宠得难当大器。草原之上,弱肉强食,凶狼老去,也会遭到觊觎。在这个冬日,遭到了无数突如其来的打击,甚或到了执必家的统治都被动摇的地步。

    但是执必家毕竟还是青狼宠爱的子孙!

    而自己,也在死去之前,绝不会再给任何觊觎之人机会!

    执必贺陡然大喝:“掇吉,你还在等什么?”

    虽然不知道执必落落怎么突然而来,但是执必贺已经再不想给任何机会予敌人了。以前自己就是太过心软,太念旧情,才有今日之劫!

    一直在失巴力身后恭谨而立的掇吉,骤然拔刀,刀光闪过,失巴力的头颅顿时冲天而起,惊愕表情凝固在满是皱纹的脸上,无头身躯摇晃几下,轰然栽倒。鲜血狂喷而出,随着尸身倒地,而在空中划出了一道赤红的弧线!

    掇吉神情冷淡。

    在执必落落出现之后,他就做出了决断,仅此而已。

    他没有失巴力那么大的野心,也没有拔卡那样的愚忠。他这几十年军奴生涯,只是想在这世间活下来而已。

    执必落落回首大喝:“执必青狼何在?拿下可尔奴!”

    多少青狼骑一怔之下,大呼领命,原来还围着烽燧吵嚷,军心散乱的青狼骑瞬间又成为了执必家的忠心属下。

    罪人就可尔奴一人,拿下他,大家都干净了,继续为执必家青狼,雄踞在这草原之上!

    可尔奴猛然拔刀,父亲倒下,他也有死而已。但执必家别想他在屈膝,父子两代,为执必家当狗,已然当得足够了。

    有死而已!

    一把冰冷锋刃从可尔奴腰肋间直入,可尔奴的的喝骂之声,就停在咽喉之中。他愕然转头,就看见身边一名同样是军奴出身的青狼骑,自己贴心换命这么多年的亲卫,正申请狰狞的看着自己,手中长刀,已经顺着甲叶缝狠狠直戳而入。

    那青狼骑两眼通红,低声道:“可尔奴,我们只想活下来!”

    污血从可尔奴口中溢出,接着就颓然从马上栽倒下来。

    寒风吹过,呜咽如狼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