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南下(六十九)
    可尔奴倒下,那名青狼骑扬刀高呼:“我杀了可尔奴!”

    但是更多青狼骑,仍然呼啸着直扑过来,一名百夫长就在队列当中,狠狠咒骂:“养不熟的军奴!”

    一箭呼啸而出,正中那名杀了可尔奴的青狼骑咽喉,鲜血飞溅之中,这名青狼骑翻身落马,正正倒在可尔奴身边。而可尔奴犹自未曾闭上的眼睛就这样看着他。

    刀枪飞舞,马匹碰撞,箭矢呼啸,在烽燧之外,顿时就是一场屠杀混战展开!

    这些时日,以可尔奴为首的军奴出身青狼骑,在大营之中耀武扬威。陡然间这点风光就烟消云散,换来的就是一场屠杀!

    不住有青狼骑翻身落马,有人跪地乞命还是被无情的屠戮。还有人策马就想冲出大营,身后也有青狼骑大呼小叫的追上,营地之中,喊杀声响成一团。

    这个夜里,谁也没想到,事态发展到了如此地步!

    每个置身这营地之中的人,都觉得今夜是一场狂乱的噩梦,不知道怎样才能挣扎醒来!

    几名军奴出身的青狼骑浑身浴血,直撞向营门处,而在营门处早有青狼骑上了寨栅,箭矢如雨,将这些拼死想突围的军奴射得浑身如刺猬一般,惨叫着倒下。

    而红了眼睛的青狼骑到处搜寻,有些没有卷入乱事的军奴,也被揪了出来,一刀砍倒。

    军奴们也炸营了,没头苍蝇似的在营地中乱窜,拿起兵刃抵抗,但被红了眼睛的青狼骑催马踏过,双方厮杀之声,咒骂之声响成一团,直冲夜空。有些营帐不知道怎样被点燃了,火光熊熊燃动,越发激起了青狼骑的凶性,杀戮也更加惨烈起来。栓在马棚里面的战马哕哕惨鸣,不知道自家主人们,为什么就在这个寒夜里自相残杀起来!

    就在这狂乱一般的场景之中,掇吉缓缓走到可尔奴尸身之前,半跪下来,抚了一下可尔奴的眼皮。但这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壮健汉子,肌肉早就僵硬,仍然死不瞑目。掇吉微微叹息一声,毫不犹豫的拔刀,砍下了可尔奴的头颅,接着提了起来,回转执必家三人身边,将可尔奴的头颅掷下,而失巴力的头颅,也早就在执必贺的脚下。

    执必贺兄弟加上执必思力,看也不看满营燃动的火光,也不关心今夜到底要死多少人。执必贺和执必思力只是抓住执必落落的两只胳膊,嘘寒问暖。

    执必贺眼眶都已经红了,摩挲着自家兄弟胳膊:“你回来就好,你回来就好。不然哥哥我整夜都难以入睡,只是担心你。我们兄弟同生共死这么多年,就算将来去死,也要死在一处。”

    执必思力抓住自己叔叔的手,想说什么,最后一下重重拜倒在雪地之中。不顾伤痛重重叩首下去:“侄儿对不住叔叔!还请叔叔责罚!”

    执必落落一手挽着自家兄长,一手就将侄儿扯了起来,阴鸷的面孔上终于露出了笑意。

    “想执必青狼死,哪有这么容易?”

    今夜这场乱局,全是执必落落引发起来的。当他从巡骑口中得知,现下是失巴力和可尔奴父子安排一切的时候,就立刻发觉不对。兄长威望,已然动摇。而军心也瓦解到了一定程度。大有家奴欺主之势!

    若是执必落落展露身份,去而叩营寨之门,天知道会生出什么变故来,说不定还会危及自己兄长和侄子的性命!

    执必落落立刻就安排这些巡骑,以生变之势,掩护他们直入营寨。现下失巴力和可尔奴所盼着的,就是军中生变,迫得执必贺开口让全军后撤,看到这生变之势,只会放他们入营,而不是加以弹压!

    执必落落判断极是精准,虽然被囚如许时日,但这几十年中死生一线里滚出来的敏锐,仍然未曾稍稍消退。

    但是执必落落未曾料到的是,军心已然瓦解浮动到了这等地步。他们鼓噪而入,将整个大营都带动了起来。全军几乎都鼓噪起来了,差点就酿成大祸!

    当执必落落挺身而出,亮出身份之际,真的不知道后续事态,会变成什么模样。

    幸得自家兄长,虽然接连遭遇大败,导致执必部的统治都形动摇。但关键时刻,灵醒不减。毫不犹豫的就喝令掇吉斩杀了失巴力,一下震住全军,抢回主动。青狼骑再度慑服于执必家的威望之下,马上就袭杀可尔奴,甚而在营中展开了一场自家人之间的屠戮厮杀!

    死了多少人,执必家兄弟两人,甚而现在的执必思力都毫不在意。只要能重新确立执必家的统治地位,就算这营中狼骑,死上一半,又能如何?

    不断有青狼骑回返而来,恭谨的向执必家三人拜倒行礼,接着将斩下来的头颅掷下。不多时候,这些染血.头颅,在执必家父子兄弟三人面前就堆成一座小山。

    越来越多的青狼骑拜倒在地,不敢抬头。火光映亮了执必家父子兄弟三人的身形。在这血腥气浓重的营地之中,宛若神明一般。

    这是有青狼血统的执必家,过去数十年,今后数百年,这血统似乎都不会动摇,仍然是上万青狼骑,数百部族的主人!

    执必贺看也不看拜倒在地的无数青狼骑,终于问起兄弟一个最为关键的话题。

    “落落,你怎么就回返而来了?”

    执必落落阴鸷的面孔,扯出一个颇为难看的笑容,轻声道:“自然是有人让我回返。”

    执必贺神情严肃,追问一句:“谁人?”

    执必落落微微侧身,伸手一引。

    十余名青狼骑,一直紧密的拱卫着数人,在适才骚乱中也纹丝不动。而执必贺和执必思力,也早就注意到这数人。

    十几名青狼骑拱卫着这几人,随着执必落落手势而前。到了执必贺面前几步才停下分开。一骑翻身下马,缓缓举步走到执必贺面前。

    每一步踏过,染上的都是执必家青狼骑的血泥。但这人仍然闲庭信步,混不在意。

    走到执必贺面前,来人推下兜帽,美髯飘拂,笑意可亲,宛若一个风和日丽午后来执必部做客的客人。

    “云中苑君璋,见过老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