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南下(六十六)
    掇吉仍然站在烽燧顶上,面庞已经被寒风吹得冰凉。身形纹丝不动,死死盯着底下纷乱的场景。

    火光如潮,映照而上。将烽燧上上下下映照得通明透亮。

    所有烽燧内部的亲卫,都被调动起来,持矛张弓,戒备起来。但又不敢出而弹压,在黑夜中激起更大的兵变来,那时候就真的无可收拾了。

    烽燧顶上,在掇吉身周,数名亲卫蹲伏着,手中持着弓矢,却不敢露出头来,万一给这些正在激愤的乱兵看见,只怕双方就能打起来!

    眼看得乱兵逼近,烽燧防务已经布置到位,掇吉掉头就准备向下,去寻执必贺。

    这个情形,不知道因何而起。但也不需要他这个老军奴来拿主意,还是要执必贺来决断一切!

    也不知道强悍了一辈子的老汗,面对这样的局势,到底做何而想…………

    掇吉随执必贺南征了一辈子,在三名老军奴当中。拔卡沉默强悍,但人不聪明,从不多想什么,只是奉命行事而已,对执必贺忠心耿耿。失巴力最是圆滑可喜一些,人缘最好。而掇吉则是中庸,存在感并不甚强。可掇吉内心,从来最明白清醒的,遇事情想得多说得少。

    执必贺此次冬日出征,虽然看起来冒险。可掇吉明白,这样的选择一点问题都没有。

    王仁恭和刘武周两强相争,正是趁虚而入的好时机,这个时候冒点险也是应该。凭借着上万直属青狼骑的战力,就算遇到什么变故也应付得来。这样时机错过,下次再想南下深入占大便宜,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而执必落落失陷,执必贺也一定需要一场大捷来稳固执必家地位!

    但是所有变数,都因为那名叫徐乐的年轻汉将而起。

    执必贺和恒安鹰扬府打了几年的交道了,太知道恒安鹰扬府的战力如何。纵然恒安鹰扬府上下决定破釜沉舟,大体上也应付得来,自信绝不至于大挫。而且恒安鹰扬府破釜沉舟的几率,实在是太小。

    谁知道,突然就冒出了个乐郎君,玄甲长槊,奋击如风。覆灭执必思力的前锋,耀武扬威与大营之前,然后在青狼骑与恒安甲骑相持之际,又一举凿穿了青狼骑重重大阵,迫得执必贺落荒而逃,斩获了执必部的象征青狼汗旗!

    接连出乎意料的大败,局势就急转直下,直至现在这般不可收拾的场面。所有压着的矛盾,全都爆发了出来!

    掇吉心中转着各样念头,面上神色一点不显,正准备回返烽燧之内,就听见脚步声响,失巴力大步走了上来,当头就招呼一声:“掇吉,该怎么是好?”

    掇吉站定脚步,就见失巴力挥手,将那些亲卫赶开了一些。

    寒风之中,两名老军奴相向而立。

    失巴力凑近,又问了一句:“该如何是好?”

    掇吉轻声道:“还不是请老汗决断?”

    失巴力摇摇头:“老汗一个决断,还不是要我等去行事?我们父子这几日在尽力弹压军心,苦心维持局面。谁知道这些最忠心敢战,和老汗他们血缘最近的百人队都闹起来了!要是老汗还想留在这里,咱们兄弟说一句实在话,真的是弹压不住了!”

    掇吉看着失巴力,低声询问:“那该如何是好?”

    失巴力左右看一眼,声音压得更低:“劝老汗下令退军罢!大家各自返回各自帐落,将养两三年,大家就又想着汉地富庶了,新长成的娃子要南下发财,到时候老汗一声令下,上万青狼骑不又召集起来了?现在老汗觉得跌不下这面子,但耗在这里,打又打不动,天天耗粮食,军心又不稳,这是等死!”

    掇吉看着失巴力,一脸犹豫。

    失巴力更凑近了一些:“先将老汗劝出来,到时候咱们一起跪求老汗下令撤军就是。这样上下齐心,老汗总要退一步。难道真的要在这里耗到死?我和你说句实话,营中粮秣,最多还能支撑半个月,现下就走,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支撑到我们回返草原!”

    掇吉倒吸一口凉气,脸上神情终于摇动,但仍然迟疑道:“但是这是胁迫老汗啊……”

    失巴力伸手,搭着掇吉肩膀:“当初老汗挑出几十名军奴跟着,以为整个执必部的死兵。现下还剩下的,就你我而已。拔卡也走了…………我们对得起老汗。也一定会平平安安将老汗护送回草原!掇吉,你也有两个女儿了罢,难道不想着她们长大成人,嫁人之后,给你生几个小外孙?我们只是要活下来而已,只是让更多草原儿郎能在这冰天雪地里活下来而已!”

    掇吉神色变幻,一言不发。

    失巴力又追了一句:“掇吉,问心说,你觉得老汗寄望于能等到什么变数。这变数能等来吗?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上万草原儿郎,在这里冻饿而死!我们只是苦求老汗撤军而已,要是有人想行事伤了老汗,我等还是为老汗死战到底!”

    掇吉终于缓缓点头。

    失巴力脸色一松,拍拍掇吉肩膀:“我去外面压着,你去看看老汗,解劝一下,让老汗尽快出来,这样总不出来照面,只怕我也弹压不住了!”

    见掇吉只是点头不语,失巴力转身而去。掇吉站在那儿,长叹一声,终于举步下了望台,沿着台阶通路,直向执必贺的居所而去。

    居所门外,已经站着几名亲卫,手按刀柄,如临大敌。见到掇吉到来,这才让开一条通路。

    掇吉直入而内,原来执必贺所在居所并无人影,掇吉转而向内,去往执必思力养伤的所在。

    执必思力养伤所在,果然看见了执必贺的身影。他正坐在榻上,按着执必思力不让他起身。

    而执必思力拼力挣扎,就要爬起来:“父亲,这个时候必须将他们压下去,不然就要生变!”

    执必贺只是微笑解劝:“为父这一生,什么大风浪未曾经过?思力,你只管安心养伤就是。”

    掇吉走入,躬身行礼,一言不发。

    执必贺转头看着掇吉,微笑问道:“如何?”

    掇吉讷讷道:“失巴力说他已经弹压不住了。”

    执必贺缓缓点头,淡淡道:“也罢,我就出去看看。这执必部,到底还听不听我的。”

    执必思力挣扎坐起:“父亲,我们一起去!”

    执必贺回头看看自家儿子,终于点头:“也罢,就我们父子一起。”

    掇吉再不敢多说什么,转身而出,只等为执必贺父子出而见乱军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