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三八章 太玄静旗
    “可怕!”

    四十里外,龙丹神色怔怔的望着远处那一幕:“这样下去,那位火皇赤云仙,可能真会被自己的不灭之炎烧死。”

    除非是这位,解除了自己的‘炎皇火身’,可这也是自寻死路!那个时候,张信只需一发风元破,就可轰碎他的肉身。

    “风御火,本就有克制之能。可这家伙的御风之能,又格外不同些。”

    原空碧的神色复杂:“他居然已到了这个地步。”

    她的语声,既有愉悦自豪,也有些郁郁不欢。

    她发现眼前的这场大战,完全帮不上忙,根本就没有插手的余地,

    那已是进入到另一个层面的力量,即便她与龙丹二人,一旦介入进去,也是必死无疑。那时不但不能为张信提供助力,反而会是累赘。

    其实早在她见张信第一面的时候,原空碧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那个家伙,会远远的将她甩在后面。

    只是没想到,时间来的会这么早。

    “此战确是震撼人心!”

    龙丹亦深有同感的说着:“之前神威真君,力抗东天魔皇不败,虽也让人震撼,可终究是未能亲见,远不如今日”

    原空碧闻言,却一声闷哼:“少在这里感慨了,我们后面的道军,已筹备的如何了?”

    因她赶来的早,负责的是正面抵御这六大上位天域级强者。所以后续支援,则交给龙丹负责。

    龙丹也毫不含糊的答着:“铁脉山所有九千弟子,正在聚集结阵,最多一刻时间之后,就可进入战场。皇极与雪崖二位上师,也在赶来的途中。只需一次传送,就可抵达。不过”

    他说到这里,又望了上空一眼:“看来是赶不及了。”

    这场大战,只怕等不到皇极雪崖他们到来。

    此时的半空,赤云仙身化的那团火焰,已经被压缩到了十丈之内。此时就仿佛是一团烈日,悬于高空。

    不过就在张信,以狂风进一步挤压之前。那天元剑仙洛宸恩就已出手,一道剑芒扫过,不但将那火焰一分为二,也将那狂烈的龙卷风暴,斩为两段!

    而此时洛宸恩的身后,更显出了一面赤红旗幡,

    “你太肆意妄为了!给我静!”

    一瞬之间,这天地间的狂风彻底平息。就连那些随风而舞的灰尘颗粒,也悬浮于空,不再动荡,

    赤云仙得此之助,终于脱生。这位重新化为人身之后,面上却是饱含着忌惮之意,在一瞬间连续退出了二十里,眼神惊悸的看着这方虚空,

    张信也再次显化出了身影,负手悬于高空,饱含兴致的,看着洛宸恩后方的那面旗帜。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由一位神域圣灵的尸骨,炼成的十七阶至宝‘太玄静旗’,拥有着能够使所有有无形之物静止下来的能力!

    也就是此物,抵挡住了他召来的十九座神山,‘静止’了这十九种不同的法域。使得这六人,能以近乎完整的战力,在这群山法域中与他们争斗。

    不过

    “传说中,十二万年前太玄上师,为压制邪魔侵袭,在身陨之时布阵,将自身的尸骨血肉,祭炼成只有我人族灵修才能驱使的至宝。可惜近三万年来,这‘太玄静旗’,更多是用于人族之间的战斗。”

    张信冷笑着,看着洛宸恩:“我想问你,这值得么?”

    他倒不是问洛宸恩,心中是否有愧什么的。换成同样的场合,他也同样会毫不犹豫的动用此器。

    问题是洛宸恩,镇压了这一片空域的风暴之虎,就再没多少余力,镇压他的群山法域。

    这一后果,也很快就已显现。远处本是与‘天哭’万云崖,战到旗鼓相当的紫玉天,此时却是忽然爆发,将那万云崖的双刀,斩至颤动不已,几乎被紫玉天的巨力崩飞。

    而那小吞天,此时也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压制着沈度与‘鬼剑’裴修二人,气势更显狂暴。十八门‘电浆炮’连续喷射,一道道蓝白光华,使得沈度狼狈不堪,再不能对紫玉天出手。它的身躯,则是不停的朝着裴修冲撞,虽是身躯庞大,转动不便。可仗着其雷遁雷走术,却并不显笨拙。也全不管它的对手,乃是天下第四散修,以斗术超绝于世的绝顶高人。

    可其实紫玉天的刀力,并未增强一丝一毫;小吞天打出的‘电浆炮’,也自始至终,都是全力激发的状态,从未留力。

    这非是这人一兽的实力变强,而是他们的对手,已经被削弱。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月平潮的牵制之因。这位也是天柱级天域,与洛宸恩,裴修同一等级的存在,却自始至终,都未正面现身。可正因未曾出现,才给了在场诸人莫大压力。都知这位不现身则已,一旦现身,那必定是雷霆绝命之机。

    尤其是在洛宸恩,将‘太玄静旗’挪做他用的时候,他们不能不更加小心。

    “有什么值不值得的?”

    洛宸恩的语声淡淡:“最多半刻之内,将你解决就是!”

    就在他语落之刻,这周围天地的一切水汽,都在这须臾间彻底冻结。甚至张信的身周,也结出了一层寒冰,一股极致的寒气,正在逐渐往他体内进袭。

    ‘太玄静旗’能静止一切有无形之物,极致之冰则能冻结一切,使万物静止,这二者本就是最佳的组合。

    “阁下还是先考虑,如何从本座面前全身而退吧!”

    张信对周围寒冰视如不见,依旧讽刺的笑着:“说来如今之局,正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你我二人,还真是相性不谐!”

    可以说他眼前这个人,这件神宝,是最克制他的风神无极,都不为过。可好在他现在并非是上官玄昊,重生以来,已经掌握了不少前生艳羡不已的手段。

    可惜的是,‘天日昭昭’这门灵术,他还未能完成。否则的话,只凭他身边的太阳炉,就可与对面抗衡。

    不过就在这一霎那,周围七里之外,连续有三点白光闪耀而起,随后又是炽热白光,爆震罡风,以及随后掀起的蘑菇云团。

    无数的光电与辐射冲击,巨大的风力吹卷,冲击着这十里方圆之内,一切静止的事物。同时那酷烈的高温,也在融化抵消着此间蔓延的寒气。

    洛宸恩的目光冰冷,此时抬手之间,就是八道冰魄神光,直击张信。

    可这并未作用,后者早已化身雷电,离开了原地。而再出现的时候,已经距离洛宸恩不到二里。

    紧随其后,则是洛宸恩的剑器,挥斥万丈剑芒,凌空斩至。可此时张信藏在匣内的刀,亦出鞘而起,与之对撼交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