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三七章 风与火焰
    “化身亿万,无所不在,万法不伤?”

    洛宸恩似并不怎么相信,眼神狐疑。他随后袍袖一拂,将他那剑器周围的黑罩散开,随后却只有漫天的血点洒下。

    里面方玄空的气息与灵能,确实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不存于世。只余一枚火色玉尺,化光往南面疾驰而去。

    那是一件神宝,方玄空仗之称雄天南的十六级‘九火元阳尺’。

    会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这位南昭太子,已是陨落无疑!

    旁边的赤云仙与万云崖,都不禁瞳孔收缩,随后就毫不犹豫,以术法排开了周围十丈之内的所有气体。

    便是天元剑仙洛宸恩,此刻的神情,也是凝重异常。

    这方玄空是实力仅逊色他一筹的强者,是拥有神宝在手的超天柱。而单论遁法,此人还在他之上。

    可这样的一位超绝人物,居然就这么死去了?

    这不能不让他惊醒,也让他无比恼恨。感觉双脸火辣,就仿佛是被人一个耳光,扇在了脸上。

    他们六人联手,气势汹汹而来,自以为强势,不能不逼迫这位神威真君低头妥协。可结果照面才不到六十忽时间,就已陨落了一人!

    可在此刻,更使洛宸恩惊讶的是,原本立在十里之外的张信,还有那一尊百丈高的‘风神’。不知何时,已在他们的眼前消失。

    几乎是第一时间,在场诸人就想到了‘化身亿万,无所不在’这两个名词,也不约而同,都对周围的气流与风力变化,更为关注。

    洛宸恩更是眉头大皱,一声冷哼。

    “装神弄鬼!”

    他的剑器,蓦然往南面怒斩,炽白的剑气挥洒七千丈,斩裂云空。将那边方向的‘风’,都完全斩断阻绝,更在那地面,再次留下了一道长达百里的剑痕,

    不过这并无什么用处,那狂风依旧,且愈演愈烈,此时天际间,正有一场巨大的风暴,正在蕴生。

    “这是罡风!”

    万云崖心神凛然,他的元神,已经感受到了不适。

    这天空中席卷的风暴,不但是让他们灵师畏之如虎的‘罡风’,更可与三万七千丈之上,罡风层中最狂烈的那个高度比较。

    不过他很快就没心思注意这些。两道虚空刃斩,在距离他不到三十丈处爆发!那真空之刀,就仿佛是两条飘带,掠过了天空。

    “想偷袭暗算?你是找死!”

    万云崖怒目圆瞪,饱含杀意。袖中也是一对刀光斩出,也激发出三千丈刀芒。同时刀身震荡,发出如人哭泣似般的震音,竟使得这周围整片天空,都随之高频震荡。

    当这些刀芒激撞,顿时响起了一阵刺耳怪异的巨大爆音,使人的耳膜,难受之至。

    不过无论是‘天哭’万云崖,还是‘北海天翼’紫玉天,都未受到任何影响。二人都是快速绝伦的出刀,四口黑色的刀影,仅仅瞬间就在这云空之上交斩十余次。使火花四溅,更崩出无数碎散刀气。

    数次交斩都平分秋色,万云崖不禁一声闷哼,目中微现冷厉之色。此时他的周身,又现出数颗骨珠,内中灵光氤氲。

    也在此刻,感应到自己体内的金属,还有手中的双刀,都有失控之兆。

    这是,雷山月平潮

    万云崖心中微沉,如他再不作出应对。只怕下一刻,自己的身体就会爆碎。这正是月平潮‘天崩地坏**’的拿手好戏。

    好在下一瞬,他的耳旁,就传来了赤云仙的声音:“月兄是以为我等,会袖手旁观?还是目中无人,不将我等几人,放在眼里?”

    霎时一团火云漫卷,完全遮蔽住了南面。使此间的所有一切,气体,沙尘等等,都狂烈的燃烧。此间的温度本来就是极高,此时则益发的高企,四处都是一片火红颜色,仿佛熔炉。

    只是在赤云仙出手之时,他的身前就出现了一点白光。这使他的面色顿变,身影急速闪逝,往后方飞离。随后这方虚空,果然是再一次惊人爆震,先是散出了无量的光热,随后一股巨大的冲击波横扫四方。

    “看来开火烧本座部属之人,就是你赤云仙?好大的胆子”

    张信冰冷的声音,在四面八方响起。而紧随其后,第二发‘风元破’,也随后震响于空!使得天地之间,四处都是狂乱气浪。

    而赤云仙的遁法,虽不及方玄空,却也在超绝之列!可在连续两次躲避之后,他的口中,也溢出了丝丝鲜血。

    关键是这‘风元破’与其他灵术不同,这是大范围的杀伤。尤其那散出的危险光热,更是快速绝伦,并不是他想躲,就能躲得过去。

    他的脸色,此时也难看到吓人。

    之前火烧那些战舰者,其实并非是他,而是已经死在张信手中的南昭太子方玄空。此时他有心解释,却无论如何,都没法放下颜面。

    “何需闹到这个地步?”

    沈度一声叹息,语气沉闷:“原本各自退一步,可云开雾散。神威真君,未免过于霸道!”

    此时他也不再有平息事端之念,目中微显戾意。而这位一出手,就是狠辣无比。他知自己无法捕捉到张信的身影形迹,所以目标直指那紫玉天。

    张信的‘风神无极’固然万法难伤,可在场的北海天翼与雷山月平潮,却仍是血肉之躯。那位神威真君,总不能置之不顾。

    而仅仅一瞬,就有数道冰寒光术,往紫玉天的方向,穿击而去!

    张信则以狂声大笑回应:“退一步!还是那句,你们是什么东西,能让我狂刀退步?本座的词典里,也从没有‘退步’二字!”

    虚空之中,蓦然一声‘昂’的兽鸣。

    此时在场众人,在张信的‘罡风’压迫下,都无法使用灵感术,只能侧目去看。随后就见一头四丈丈,两丈半高的巨大魔犀,正从远处奔行而来,身周十八颗‘犀骨雷珠’,同时打出了十八道‘天雷贯日’,雷光耀目,直冲沈度而去。

    那正是张信的灵宠‘吞天’,在双方接战九十忽时间之后,终于赶至。它的雷遁术,并不输于之前的‘上官玄昊’多少,加上法力磅礴。从东神山赶至此间,也同样只用了半刻时间不到。

    此时恰好又有第三发‘风元破’爆响,炽白的光华,巨大的震音,遮盖这几十里内的一切异声。

    赤云仙第三次躲避之后,形象更显凄厉,他的瞳孔之内,也现出了绝望之意。

    这个身化狂风的家伙,竟是不将他逼至死境,绝不罢休的气势!

    可赤云仙却只觉无力,他们用于对抗神山法域压制的灵符,是由天元剑仙洛宸恩赠予,依托着神宝之能。

    可这终究还是没法完全抵消这十九座神山法域的影响,他们六人的战境层次,依然掉落了至少一到两阶。随后张信施展出的‘雷天神寂’,还有那‘风神无极’,也无不压抑着他的灵术施展。

    而除此之外,他还需极力压制那狂风与气体的靠近。

    赤云仙不禁心忖那上官玄昊,能够号称北地法域之下无敌,果然是不是没有理由。便是他这样的上位天域,同时遇上这两种灵术,也觉无比棘手,又何况是那些战境造诣更低的神师?

    可这独属于上官玄昊的灵术,为何却会出现于张信之手?

    “炎皇火身!”

    就在第四发‘风元破’震响之前,赤云仙蓦然身化成了火焰巨人。那火色身躯,赫然在一瞬间膨胀到五千余丈,顶天立地,内部则烈焰翻滚,焚烧一切。

    哪怕在他身边爆开的第四发‘风元破’,也只是令其身躯,稍稍扭曲。而其赤红色双眼,正以睥睨的视线,俯视着众人,

    “你的‘风元破’,用的很爽是么?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打灭我的炎皇火身!”

    可此时张信冰冷的声线,却在他的耳侧响起。

    “你总算上当了!”

    就在这火焰巨人的体内,忽然间有无数的风刀涌出,瞬间将这巨人的身躯,斩成了千百万段!

    远处的原空碧看着这一幕,不禁又再次异芒连闪。

    赤云仙虽化成火焰巨人,躲过了被‘风元破’轰灭之劫。可在其身形膨胀之时,却也同样将大量的气体吸收入内,给了张信下手之机。

    可远处那些赤焰,却并未就此熄灭,赤云仙的声音,也是哈哈大笑:“好一个风神无极!本座领教了。不过这个世间,可不止是你这一种灵术,能够不死不灭,本座的炎皇火身,可是不灭之炎!”

    下一须臾,那些赤焰就再次积聚,形成了一只硕大的火焰巨手,往那紫玉天的方向擒拿过去。

    “可笑!这个时候,你还敢分心其他?”

    张信的语声,依然冷漠:“不灭之炎是么,那么你可曾体会过,被自己的火焰,烧灭的感觉?”

    这一霎那,周围的风暴强度骤然剧增!赫然将此间的所有的赤焰,都卷成了百丈方圆的一团,随后不断的向内挤压,压缩。直到二十丈时,里面的温度,已经是骇人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