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五章 南下(六十四)
    这一彪人马,眼见到得大营之前,大营寨栅之上火光熊熊,俱是牛油火把燃动,将四下照得通明。

    就算是再懒于做这些扎营活计的青狼骑,在连场大败之后,也将围绕寨栅的壕沟挖得又宽又深,每日还驱使奴兵去清理壕沟中的积雪,清理出来之后就堆积在壕沟内侧,形成又一道雪墙防御体系。

    这个时候见到巡骑回返,一名丁零赶紧按刀赶到寨门处。所谓丁零,就是青狼骑中百人队的副手。但这建制已经很古老了,恐怕得追到南北朝时期,突厥人还在为柔然人为镔铁奴的时候。后来突厥崛起,突厥大部封建小部,贵人们所有权力都高度集中在手里,平时管民,战时管军。哪里愿意将手中的权力分散给副手之类的人物?丁零之名虽在,但多已经不设。

    而这丁零,正是可尔奴所领百人队中的副手。

    可尔奴是军奴之子出身,虽然封建帐落,也为百人长,但是血统太低,地位不稳。只好分设丁零,以更好的统御所部。

    在两场大败之后,此次出征的百夫长损折惨重。不少百人队不仅折了百夫长,还打得只剩下三四十名青狼骑。在向来以力而论的突厥部落之中,这些被打散的百人队回返草原之后,多半就是被吞并的命运,自家帐落牧场奴兵生口都保不住。

    而可尔奴和失巴力,就趁着这个时候,将这些残兵都纠集起来组成新的百人队,归于他们的麾下。而名义上这又是加强了执必贺的直领中军,亲手丢掉了执必部青狼汗旗的执必贺,若是这个时候强力打压看似忠心耿耿的失巴力与可尔奴父子,那恐怕真的要彻底军心丧尽,彻底丧失对局势的掌控!

    而这些新的百人队,全都分设丁零,以为统御。所以实际上,失巴力和可尔奴父子,现下已经掌握了四五个百人队的兵力!

    突厥军制,向来是以百人队为上限,这样任何贵人,对部族汗王都无力反抗。战时再临时赋予某个百夫长权力,统带数个百人队为一翼。在新败丧乱之际,失巴力和可尔奴父子,悄没声的就这般扩充了实力,而执必贺选择了隐忍不言,只是死撑着不肯撤军而归。现下整个青狼骑大营,就是这般暗流汹涌,从突然冒出来这么些个丁零,就可以看出一斑。

    这丁零正是可尔奴新提拔起来的,实际掌握着一个百人队。原来他不过是个十夫长身份,骤然而得重用,正是满心思热切的时候。夜间巡视营地这种苦差事,也做得一丝不苟,但有一点响动,都飞也似的赶到,半点不觉得辛苦疲累。

    这是这丁零赶到寨门口,从寨栅上向下望去,就见壕沟外已经乱纷纷的聚集了至少一百余骑,队形杂乱,声响躁动,人喊马嘶,多少人正扯着脖子朝上面呼喊:“快点开寨门!”

    这丁零汗一下就下来了,夜间撒出去的巡骑不过三百余骑,这就回来快一半!这到底是怎生回事?今夜内外值守,正轮着他当值,一下闹出这么大乱子来,怎生承担得起?他还想由丁零而领百夫长,分封牧场,坐拥奴兵生口,为真正的贵人!

    当下这丁零就大声怒吼:“你们要做什么?军令都不遵守了么?快都回返巡守去!不然全都捆起来鞭子伺候!”

    他这一声吼,底下声浪反而更大,毫不客气的嚷了回来。

    “你算个什么东西?原来在朵朵百夫长手下,不过是条狗,连十个人都带不好,自家家里就三个帐篷十头羊,连奴兵都用不起的玩意儿,现下朝我们嚷起来了!”

    “从来没见你打过什么漂亮仗,遇到敌人都躲后面。要不然能这么穷?要对咱们动鞭子,尽管来,你阿爷等着你!”

    “要不是胆小,他能活下来?咱们拼命,死伤一堆,百人队都打散了。他倒是活下来抱上了可尔奴的粗腿,当了这个什么丁零。可丁零就是丁零,不是贵人!”

    “凭什么就是你们在营里有酒有肉,咱们在外面喝风?要守一起守,要巡一起巡,要走一起走!”

    “咱们要见汗王,为什么还在这里耗着不肯走?儿郎们受得够了,要是全死在这里。帐里的婆娘,积攒的家当,全便宜了别人!咱们要回去!”

    “都请见汗王,咱们要走!”

    这些巡骑,全都是打散了百人队中人。各自侍奉的贵人百夫长战死,自家百人队损失惨重。没了靠山,才被派出去哨探巡夜。但这也正表明他们全是剽悍肯战的精锐,不然岂能折损这么惨重?

    这些能战之士,一旦闹起来,岂能畏惧一个才提拔起来的丁零?这丁零越是威胁,这些人马鼓噪得越是厉害。有的青狼骑都翻身下马,就要攀过壕沟,去撞寨门。

    这丁零身边青狼骑都望向他,这些人喊出的都是他们的心声,他们才懒得阻挡,只等这丁零一个人顶缸。手下不动弹,这丁零就越发的心虚,站在那里流汗,一声不吭,已然不知道做什么才好。

    就在这个时候,可尔奴匆匆而至,直上寨墙。

    这老军奴之子,虽然前些天才败在徐乐手里,被战马压了一个时辰,又狠狠的挨了一顿鞭子。可现在却又是一副容光焕发模样。

    趁着执必贺惨败一场,可尔奴反倒扩充了自己实力。站在寨墙上,越发的显得沉稳睿智,已经颇有大人物风范。

    可尔奴只看了一眼外间乱纷纷的模样,就一摆手:“开寨门,放他们进来!这军心,需要老汗亲自来弹压!”

    丁零如蒙大赦,立即下去安排开寨门之事。

    可尔奴只是冷眼看着这些杂乱的军马,心下冷哼一声。

    就让他们闹吧,闹得越大越好。现下四五个满员的百人队只听自家父子号令,已经可以搅动局势了。这个时候,只要老汗宣布撤军,那么老汗威望,就彻底倒塌。而他们父子身在其间,就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做。

    将来青狼汗旗之下,站着的说不定就是他可尔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