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三五章 什么东西
    张信前往铁脉山上院的时候,并未使用乾坤斗转大阵,而是直接招出了雷电八型,以翼鸟形态往北面飞行。

    乾坤斗转阵虽然快捷,却需一定的准备时间。有这个功夫,他脚下的庚石力士,早就已经赶到了。

    这与礼天山那次不同,那时张信的灵能量不多,必须节省使用。可如今因神装带来的近五十万灵能,却尽可让他挥霍的。

    其中的雷属与金属灵能量,就各自高达十六万,足可让他雷电八型,以三十马赫的速度,飞行半个日夜。而穹星大陆的极北到极南,也不过才二十五万公里,张信都用不到五个小时。

    他还可将紫玉天与月平潮,都一起带上。至于小吞天,这家伙因晋升十级之后,实力剧增,没法缩小身体。被张信暂时丢在了后面,得自己赶过来。

    以雷角魔犀的雷遁之能,也不会慢多少。

    仅仅三百个呼吸,张信就已来到了铁脉山前。此时他又接到了暗堂的信符,这次是暗堂的人,首先查明了洛宸恩之外,其余五人的身份。

    造化玄宗赤云仙,光明宗沈度,一直在南方活动的天下第四散修‘鬼剑’裴修,罪恶城副城主‘天哭’万云崖。

    这四人,无不都是天域上位级的强者。

    还有一位,则是南昭帝国的第一太子方玄空,这也是一位超天柱级的神师。拥有天域上位级的战力,与天元剑仙洛宸恩齐名。

    值得一提的是,这所谓的罪恶城,位于东海之畔,乃是天下魔道修士心目中的圣地,是实力不逊色于七大玄宗的势力。

    还有南昭帝国,这并非是魔族皇朝,而是一个纯由人类组建的帝国,位置在南方一处大沼泽的内部,拥有灵山四百余座,实力仅次于玄宗。世代都由方家执掌,帝皇世袭罔替,是南冥玄宗的死敌。

    有这几位联手,怪不得敢将他布下的防线视如无物,正面侵入到群山法域内部。

    这六人的综合实力,甚至更胜于之前礼天山前的东方境等人。

    此外早在张信赶至之前,坐镇铁脉山的原空碧,就已去了前方,正率领那边的几位法域圣灵,还有诸多的顶级神师,抵御着洛宸恩,赤云仙等六人的进袭。不过她却不敢正面抗击,只能利用附近的灵山,极力的牵制干扰,可即便如此,也仍战死了四位五级神师。即便原空碧本人,亦是身受重伤,小半边的身躯都被斩裂,几乎陨落于那位天元剑仙之手,

    这个消息,使得张信眼中杀机,更为浓烈,胸内的怒火,也随之沸腾。

    而仅仅三十息之后,他就已驾驭着脚下的翼鸟飞行器,抵达战场。之后第一时间,就直接以总督大印,招出神山法域。

    整整十九座神域灵山显化,镇压着此方虚空。

    在这之后,张信才冷眼往对面看了过去。只见那以洛宸恩为首的六人,此时都是从容不迫,泰然自若的倨立于云空之上,气质仪态则各不相同,或落落大方,或风度翩翩,或神色冷峻,或气势刚烈,或饱含轻蔑。

    而此时这几位,也都以饱含兴趣的视线,朝张信注目过来。对于此间显化出的神域群山,在场六人竟是完全不以为意。只各自打出了一张灵符,遇风而燃,使得他们,哪怕是在诸多神域灵山压迫下,也依然能维持着法域不散。

    显然这神域群山对他们的影响,微乎其微。

    “你就是张信?日月玄宗的天东战神?神威真君?”

    那南昭帝国的太子方玄空首先似笑非笑的说着:“好重的杀气,这是恨不得将我等撕成碎片吧?如此可非是待客之道。”

    张信的目光清冷,懒得与这些人说话,只是拂袖示意,让周围的日月玄宗弟子,与附庸道军,都全数退开。

    对付这天元剑仙与方玄空这样,有着上位天域实力的强者,至少得五千人以上的道军大阵,为法域强者提供加持,才能有一战之力。

    可如今此地,虽有数万道军云集,却都没法组成四千人以上的军阵。无论日月玄宗,还是附庸道军,都做不到。

    铁脉山上院重建不久,弟子本来就不多。而附庸道军中,也少有超出这数量的,大多都在四千人以下。

    所以张信召集的百万道军,看似声势骇人。可其实面对天元剑仙洛宸恩这样,战力比肩天柱级天域的强者,其实作用有限。

    如果是心性狠辣之人,会干脆下令,让麾下的道军去消耗这五人的气力。可张信却办不到,干脆就令这些灵修推开,让开大战的场地。

    此时那赤云仙,也看出了张信的意图,此时也笑着说道:“神威真君是要战么?可何需如此冲动?说来这次,可非是我等的过错。贵宗意欲独占起源之地,大肆猎杀入境灵修。这本就不合情理,也太过霸道。所以说到底,今日之战,阁下都是咎由自取。此时倒不如各退一步,以和为上。而且”

    说到这里,那赤云仙的目光,骤然转为冷厉:“一旦战起来,我恐这周围数千里,都将化为修罗地狱。”

    后面一句,带着再明显不过的威胁意味,森冷异常。

    “赤兄的口才不错!”

    ‘天哭’万云崖忽然哈哈大笑:“可别把这位神威真君,说的妥协了。我还期待着我们的天元剑仙,能与这家伙战上一场的。两个天元霸体之间的大战,这可是世间少见。”

    只有那沈度,微微皱眉,朝着张信一抱拳:“神威真君,这起源之地由各方势力共享,乃是二十万年以来的惯例。真君何需一定要独占,把局面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他的口气缓和,语声诚恳:“今日我等之举是有不对,却也是无可奈何。不过阁下若肯放开边境,容许我等探查,老夫会劝服几位,提供赔偿。”

    张信的神情,却是平淡冷漠:“你们话说完了没有?”

    众人这才发现,周围的那些道军灵修,都已悄然退开。而张信那饱含杀机的神念,已将那南昭太子方玄空牢牢锁定。柿子先挑软的捏,他张信深明此理。

    “汝等既然一定要闯进来做客,那就永远留在这里吧!”

    就在这瞬息之内,一面庞大的雷光电网,忽然蔓延覆盖了周围数十里的虚空。而就在南昭太子方玄空的身侧,也蓦然有一点白光闪耀。

    而此时张信的目光,已转为赤红。

    “你们是什么东西?也配让本座让步?”

    随着这语声,虚空中‘轰’的一声爆鸣,响彻于此方云空,在群山之间震荡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