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三章 南下(六十二)
    在恒安鹰扬府两军汇合,设宴欢聚,夸功耀威,厉兵秣马就要北上做最后一击之际。

    执必部大营之中,仍然是一片愁云惨雾笼罩。

    原来分处几个烽燧的军马,都被抽调了能战之兵过来,集中到已然元气大伤的中军主力当中,算是勉强恢复了部分实力。而失巴力与可尔奴现在领中军宿卫,也在竭力维持秩序,并秉承执必贺之命,每日粮秣都是加倍发放,好歹让这些青狼骑在冰天雪地中吃个肚圆。

    如是一番手段使用下来,青狼骑再没了此前那种骚乱不服约束的迹象。但士气却是怎样也提振不起来。不知道有多少在执必贺面前说得上话的贵人们去往进言,让执必贺早点退军。但执必贺就是咬牙不肯,说急了就摆手不语,一声不吭。

    谁也不知道执必贺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在惨败之余还要在这里死死耗着。但是毕竟执必贺多年积威尚在,让这些不满,最终没有不听号令。多少青狼骑只有在这里强撑着熬一天算一天的耗下去。

    夜色弥漫四下,在几天的风和日丽之后,雪风又在冰原上刮了起来。大营之外,白尘茫茫。回望营地,能看见闪耀的灯火,照亮了营地周围小小的一片。但却越发让这雪原显得黑暗起来。

    彤云密布,星空不见,让这个寒夜,显得分外的阴冷肃杀。

    经历了连番失败之后,虽然士气不振,但是青狼骑唯独在警戒巡视上不敢有丝毫懈怠。在营中想让他们动弹一下也难,但是点谁出巡,哪个十人队百人队都立刻应命而出,这可是关心着他们自己的性命!谁知道那一身黑甲的铁骑,会不会也夜色风雪中,突然掩杀而出,给他们带来最大的杀伤和恐惧!

    青狼骑从上到下,至少在这个冬日,已经被初生之虎玄甲骑给打怕了。

    一个十人队,出巡最远,已经来到一个山丘顶部,四顾黑暗茫茫,回头营地已经变成一个小小的亮点。带队的十夫长用皮子裹着头脸,眉毛上挂着的都是白霜。

    他这个十人队也早就不满员了,只剩下四五骑,大家都在冻得瑟瑟发抖——原来青狼骑雪中纵横,哪里畏惧这一点寒意,现下吃了几场败仗,胆气一丧,就撑持不住了。几名手下,都在看着这十夫长。

    本来夜间巡视,尽量都在高处,利用雪原的微弱反光,可以稍稍扩大点视野,提早发现敌人动向。但这个时候,在高处冻得人着实受不住了。

    这十夫长终于开口:“寻个避风的地方,咱们放夜间伏哨!”

    手下们等的就是这句话,低低欢呼一声,策马就转向过来时候早就寻好的避风所在。

    所谓夜间伏哨,说得好听。缩在避风处,敌人夜间瞧不见他们,他们也瞧不见敌人,就是躲懒而已。

    但哨探放这么远,摆明了就是看他们这个十人队减员严重,就算最先遇敌,牺牲了也不可惜。且他们的百夫长也已经战死,没有贵人为他们撑腰。大家这次冬日出征,已经卖命打仗了几场,损折惨重,出巡警戒倒没什么,但让大家平白送死,那也只有不伺候了,敷衍过今晚再说!

    来的时候缓慢,退往避风之处这几骑却跑得飞快,终于到了地头,是被低矮丘陵围着的一个小小山坳,西北面一道丘陵绵延,多少挡住了从北面横扫而来的寒风一些。几名青狼骑翻身下马,将战马又围了一个圈子,大家凑在一起搓手跺脚。

    生火堆之事,这些青狼骑还是不敢,有人从怀里掏出冻硬的干粮,就想啃上两口,结果咬上去牙齿都快崩了,只能咒骂一声,远远的丢了出去。

    那十夫长左右看看,最终一咬牙,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皮水袋,贴身放着,还带着点身体的温度,低声骂道:“也就我心善,你们这帮狼崽子运道好!这还有点马奶酒,大家各自分上一口!”

    他的手下都是喜出望外,虽然现在粮秣给养敞开发放,一副将来日子不过了的模样。但还是有亲疏之别,他们这百人队连百夫长都没了,回去之后说不定就要打散到其他贵人帐下,还指望能分到多少好东西?酒水这种珍贵物事,早就给其他贵人部下包圆了。也不知道他们队长有何本事,居然能捞到这些酒水!

    大家笑嘻嘻的接过,转着圈一人一口,马奶酒有些酸臭了,但还是劲道足够,入口之后就觉得有一股火线直入腹中,冻得半死的青狼骑一瞬间就精神起来了。

    酒一入口,有人嘴上就有些把不住门了,忍不住开口发问:“怎生老汗就是不肯撤,非要大家在这里全军覆没不成?”

    有人顿时嗤之以鼻:“这一撤回去,大家定然各自奔回自家牧场,将来再做召集,能应命的贵人天知道有没有一半。老汗当然想压服了这些贵人们,才撤回去!”

    有人叹息:“老汗丢了狼旗,少汗又是不成。阿贤设现在在汉人手里,老汗想压服贵人们,却是难了。大家只有在这里耗下去,却不知道还有多少粮秣支撑!”

    有人却是浑无所谓:“咱们贵人都战死了,留下几个儿子都小,到时候婆娘准定带着儿子改嫁。咱们这些青狼骑,也就要分到别家贵人帐下,咱们自身难保,还替老汗操心什么?”

    那十夫长终于接回酒囊,掂量一下,只剩下最后一口,干脆也不揣回去了,咕嘟咕嘟一口喝干,擦了一把酒水淋漓的胡须,压低声音道:“现下大家都谨慎些,遇到什么变故,躲远些就好!到底是老汗最终收拾局面,还是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大家不要卷进去就是!”

    几名青狼骑神情一凛,凑过来追问:“到底有什么其他的事情?”

    不等这十夫长开口,陡然之间,他们头顶高处,亮起了一道火把光芒!

    这些青狼骑骤然预变,顿时惊呼出声!纷纷缩身躲在马背后,伸手就去摸马鞍侧的弓袋。

    夜中见亮,第一时间就是一轮箭雨泼洒。这些青狼骑都是老卒,如何不知道危险。不知道什么时候,敌人就突然摸上来了!

    但是这一轮箭雨,却没有到来。这些青狼骑都扯出弓来,就要搭箭上弦准备反击。这个时候,就听见一个平和中蕴藏着冷傲的声音响了起来。

    “某乃恒安府长史苑君璋,带某去见你们老汗,可听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