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三三章 天元剑仙
    “这样不好吗?”

    二女的身前,水汽凝结,只须臾之后,周小雪的身影,就显现在了她们的面前。

    “近日侵入境内的灵师越来越多,早点解决了,也可早点腾出气力,应付其他的麻烦。我接到消息,刚才又有人闯入境内,位置在东面四千七百里外。总共九人,其中六位是顶级神师,三人是四级神师。”

    “也就是说,实力仅逊色于刚才这支队伍一筹。”

    墨婷的双眼微凝:“东面四千七百里,那是观澜山境内吧?十天之内的第七起,这些人,可真够放肆的。”

    她说的‘这些人’,是专指那些附庸宗派,被征召过来的道军。

    自从张信大败东方境,又召集天东巨蒙的百万道军,将之驻守于天东十院的边境,此时已少有人敢于正面硬闯防线。

    最近侵入进来的,也大多都是三五人的小队,使用各种方法潜踪匿迹,从防线的漏洞潜入进来。

    可观澜山因与东神山接壤,驻守兵力是最重的。总数达十七万人,法域九位,顶级神师九十人以上,防御可谓是最严密的。

    在墨婷看来,再严密的防线,也难免会出现疏漏,可十天内就放过七股灵修入境,那么这疏漏,也未免太夸张了,这简直就是筛子,四面漏风。

    “确实夸张了些,可这非是你我该管之事,”

    周小雪摇着头:“还是尽快收拾首尾,早点动身吧?”

    谢灵儿的眼中,此时已是一阵发光。她意料等到她们这次赶过去,蔺初夏一定会再次陷入神宝冲击下的昏眩状态。

    也就是说,接下来的这一战,一定会有意思的多。有蔺初夏的全程雷禁压制,固然能很轻松迅疾的解决战斗,可对她们自身却毫无裨益。

    不过谢灵儿今日注定是无法如愿,就在她们扫荡完战场,收拾好四名战死神师的遗物时,远处就又有新的信符传来。

    而首先看过这符的周小雪,顿时脸色微变:“是林前辈传来消息,让我们立时退避,尽快返回铁脉山,不得有违。”

    周围的墨婷与谢灵儿闻言,不禁面面相觑了一眼,都眼现愕然凝重之色。

    张信让她们组成小队,一是为锻炼她们的实战之能,二是让她们有机会,收取一些贡献值。

    如今正值灵修大肆侵入之际,她们四人作为综合战力出众,成绩也最丰硕的小队,正当得用之时。无论如何,都没有在战斗方兴未艾的时,将一把宝刀,收入鞘中的道理。

    出现这种情况,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此处附近,即将有她们无法应对的敌人出现。

    可这也不太可能,如今众所周知,张信的遁法超绝,能够在不到半刻时间内,急遁万里之遥。又有天元之术,可操纵乾坤神符。

    而以这位的实力,只要是在日月玄宗的群山法域内,压制个五六位中位天域,都没任何问题。

    所以除非是有强到超出张信能力之外的强者到来,才有威胁到四人的可能。

    墨婷心惊之余,也饱含疑惑:“这信中可曾说,是什么人到了此间?”

    周小雪眸色凝然的微一摇头:“来的是一群,可具体是什么人物,还没有调查详细,不过其中有一人,是无上玄宗的天元剑仙洛宸恩。”

    问得此言,墨婷与谢灵儿,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便连旁边已经开始入定的蔺初夏,也身躯微颤。

    所谓‘天元剑仙’,是无上玄宗一位超天柱级的五级神师。此人年不过七十余岁,却已威名赫赫,被世人普遍认为,是未来的另一个天元战圣巩天来,也是另一位身拥天元霸体者

    ※※※※

    同一时间,在距离四女所在四千里外的一处空旷原野,面貌二十岁许,英俊出尘的洛宸恩,正背负着手,眼神轻蔑看向了对面。

    那是日月玄宗紧急集合的道军,总数三千,由两位法域圣灵,十位顶级神师坐镇。想必更多的道军,更多的强者,正在赶来的途中。

    “可以绕过的。”在洛宸恩的身侧,一位白衣老者手捻长须道:“这些附庸道军并无死战之心,只要不是正面硬闯,他们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无此必要。”

    洛宸恩微一摇头,随后抬起手,指向了前方:“洛某平生,从不**鸣狗盗之举。”

    就在下一瞬,他袖中的剑器骤然化虹飞出,瞬间一条几千丈的白光,横掠空际。磅礴浩荡的剑芒,一个闪逝,就在前方大地上,留下了一道长约百里的深痕。

    而对面的三千道军,虽是早早在二十余艘战舰之前,就已凝聚了一层巨大的庚金灵盾防护。可在这剑气重斩之下,这层庚金盾,瞬时土崩瓦解。随后是三艘首当其冲的战舰,也被那剑气余威,瞬间击溃。

    船上的一位法域圣灵,更是被斩退十里,不但口鼻溢血,此人的一条右臂,也已断落。

    “既然要入门做客,那就该与这家里的主人,先打个招呼”

    洛宸恩一边说话,一边将那剑器,召回到了身侧。此时他的眼中,饱含着莫名之意:“我其实很想知道,那位天东战神,凭什么自称苍天之上?希望此子,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白须老者见状,顿时眉头大皱。

    不过在二人身侧,另一为白袍中年却出言笑道:“其实无妨的!别看这日月玄宗的防线,漏得像筛子一样。可其实精华在内,密不透风。所以你我这些人,本就藏不住形迹。既然迟早都要战上一场,那么早与晚,又有何区别?倒不如直接硬闯,堂堂正正。且沈老你就不期待么?两个天元霸体之间的高下,一个是未来的天元战圣,一个是自号苍天之上。”

    此时他又话音微顿:“而且,这里都是一些附庸宗派的道军,日月玄宗本身并无太多损失,谈不上恩怨。沈老你的担忧,其实大可不必”

    那白须老者,却依旧眉心深锁,陷入凝思。片刻之后,他微微一叹:“也罢,你等要试一试那位天东战神的斤两,也是无妨。可出手之时,却需记得留有余地,毕竟我等几家与日月玄宗,素无冲突。”

    可此时除了那中年人之外,其余三位闻言,却都是面上隐透讥诮不屑之意。

    其中一人,此时亦嬉笑着拂了拂衣袍:“洛兄豪迈,看来是定欲在这日月群山内,与那位天东战神战上一场?在下无此气魄,却愿助洛兄一臂之力!”

    就在这一刻,天际间蓦然一片赤红色的火云漫卷,将前方的二十余艘空舰,都全数覆盖在内,瞬时引发一片灵能爆乱的震音。仅仅须臾,就有数艘舰船燃烧,船上的灵师,都化成了火人,直至燃烧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