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一章 南下(六十)
    一场欢宴方散,纵然是淡薄浊酒,刘武周似乎也是酩酊大醉。被几名亲卫扶回自己的住所。

    刘武周在云中城的住所,本来就不讲究。出征在外,主帅下处,更是简陋寒酸到了一定程度。

    这个下处,就是在厅堂后面隔了一间出来,狭窄不过能容四五人,支了一张床榻,床下放了一个火盆,除此之外,萧然而无他物。刘武周还经常让人将火盆拿出去,交给在外值守的亲卫们取暖,到了夜间,这屋子里往往寒冷得有如冰窖一般。

    苑君璋看着几名亲卫架扶着刘武周回返,一边走一边沿途布置亲卫警戒。厅堂中清场干净,将刘武周直送入住所。几名亲卫将刘武周放在榻上,又扯过几张皮子帮他盖好。刘武周口中泛着酒气,嘟囔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含糊其辞的念叨几句,就一个翻身,鼾声大作。

    苑君璋将手一摆,带着亲卫们退出来。绕过厅堂走到户外。就见壬午寨中,寨墙上影影绰绰的尽是夜间巡视的军士身影。而寨墙之内,围绕着这厅堂又建了一圈木栅,木栅内外,都有亲卫警戒。火把四下熊熊燃动,刘武周的中军所在,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苑君璋点点头,对这几名贴身亲卫道:“你们守在外面,我去看看鹰击。”

    这几名贴身亲卫,都是跟着刘武周和苑君璋从高丽回来的,只是点头,并不多问一句,按着佩刀去往寨栅四处,监看夜间警戒情形。而苑君璋沉着一张脸,又走回厅堂,直往刘武周下处。

    刚才还热闹万分的厅堂之中,已经安静得有如坟墓一般。只留下一支火把,在厅堂中闪动着幽幽的火光。映照得苑君璋面孔阴暗不定,一如他的内心。

    伴随着脚步声轻轻响动,苑君璋已经走入了内室。适才还在酣然入眠的刘武周,早已起身坐在榻上,双手捂着面孔,手肘枕在膝盖上,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苑君璋站在刘武周面前,刘武周仍是一动不动,两人这般僵持了半晌,苑君璋的声音才打破了这死一般的寂静:“鹰击。”

    刘武周放下双手,定定的看着苑君璋,眼神幽黑,深不可测。

    苑君璋静静的道:“人已经带来了,也摸清了道路,更选好了可靠护卫,属下是不是可以出发了?”

    刘武周一声不吭,缓缓垂下头来。

    苑君璋突然爆发:“鹰击,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形?我们后面并没有辎重大队跟上,我们已经没有粮了!”

    若是恒安鹰扬府军将在此,全都要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一直以来,刘武周始终对部下言云中城还有三月之粮。而刘武周这些年来,从不说一句虚话,所有人都相信刘武周说出来的话,就有铁石之重。

    三月之粮虽然微薄,但好歹让人有略微转圜的余地,化解眼前危局,也多少有那么一点辗转腾挪的时间。这也是大家还能勉强苦撑下去的底气之一。

    但是没有想到,现下却已经是没粮了!

    想来也是正常,刘武周在云中之地硬生生的扩出了数千战兵,还恢复了缘边军寨防线,军中更是竭力搜罗战马驮骡之类牲口,而一匹战马饭量就抵十人之食。几万百姓乏粮,也依托云中城而居,本来想依托秋日大集囤积一些粮秣,但是又被九姓会盟之事所搅黄了。这样算下来,云中城内,现在还没有断粮,已经是苑君璋长袖善舞,调度有方!

    此次北征,为什么前锋只能遣出六百骑来。也是因为没有粮食,出征行粮,倍于平时守在营中的坐粮。一时间能调度的粮秣,只够支撑这样一支前锋出击,不然刘武周岂能不愿意多带点兵?而玄甲骑出征,还靠着自家积攒的家底,不然刘武周前锋,只能有三百恒安甲骑!

    而苑君璋在云中城内,罗掘俱穷,才支撑起后续一千五百余军马出征赶来接应。也随身带了不足十日之粮,只是推说后面还有大队辎重接应上来。但实则内情,就是辎重大队跟上来,也推的都是空车而已!

    苑君璋又逼了一句:“鹰击!”

    如泥雕木塑一般的刘武周身形,终于动弹了一下,他目光只是看着脚下,轻声道:“此次执必部主力已被摧破,士气已跌到谷底。全军出击,当能很快将执必贺赶回草原,数年内不敢南窥…………是否还有破局之机?”

    苑君璋冷哼一声:“那就能变出粮食来了?这个冬天,我们还是要饿垮!只能按照我们之前商议的路走下去!这多年心血,就这么半途而废不成?”

    刘武周默然不语,又僵在那里,久久不动弹一下,连呼吸,都变得轻微无比。

    苑君璋捏紧拳头,在这斗室内猛然挥动:“某就不甘心!这辈子,难道都要屈居于王仁恭这等世家子弟之下,任他们差遣,任他们号令,要我们活便活,要我们死便死!我们从高丽活着回来,经历了那么多生死,好容易才有今日地位。天下大乱在即,一飞冲天的机会也就在眼前,只为什么名声,就束手就死,我不甘心!”

    他定定的看着刘武周,声调低了下来,寒冷如冰:“鹰击,你就甘心么?”

    刘武周原来有些散乱的目光,在这句话之后,渐渐凝聚起来,直至寒冷如冰。

    这…………却又怎能甘心!

    凭什么他们这些为了大隋,拼死卖命之人,却因为出身,只能屈居人下!哪怕奉大业天子之命回镇马邑,仍然为那些世家子所轻贱,所折辱,恨不得他们去死,只因为他们有可能抢了他们世家的位置!

    他们要他刘武周做狗,而他刘武周并不想做,就这么简单。

    仅此而已!

    刘武周缓缓站起身来,直视苑君璋:“去罢!一路小心…………是他们这些人,迫得我们走上这条路!”

    苑君璋再不多言,朝着刘武周深深一礼,大步转身而去。

    而刘武周呆呆的望着苑君璋背影,颓然跌坐回榻上,再度以手掩面。外面投进来的火光,似乎怎样,都无法撕破笼罩在刘武周身边的黑暗。

    直至他彻底的与这个时代的黑暗,融为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