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南下(五十九)
    刘武周一向是粗豪形象,言笑无忌。但是骨子里面,还是见识过大富贵的,在大业天子身边随侍过甚长时间。极少如此失态,狠狠咒骂。

    这一声怒骂,举座皆惊!

    刘武周狠狠跺脚,举手指天,似乎要将这草草修复的厅堂之顶,戳出一个窟窿来也似。

    “入娘的,你们心好狠!几万条性命不是性命啊,被你们看得如此轻贱!南边用粮食卡我们,北面就干脆突厥狗进来烧杀!以为没了粮食,某就打不了突厥狗了?入娘的,某就打给你看看!王郡公啊王郡公,你小瞧了咱们恒安鹰扬府,更没想到,某刘武周麾下,多了一个乐郎君!”

    刘武周陡然旋身,大步走到徐乐旁边,伸手就要来拉徐乐。徐乐不等刘武周拉扯,自己早就站起,刘武周用力过度,反倒微微一个踉跄。微微错愕一下,刘武周就指着长身站起的徐乐,嗓门放得更大。

    “这就是我马邑乐郎君!如此危局,孤军北上,先夺军寨,再破突厥小王。横行于执必部大营之前,耀武扬威。最终风雪之中会战,三百破一万,夺执必家青狼汗旗而还!我就是要让善阳诸公看看,我恒安鹰扬府,在饿着肚子的情形下,到底能打到何种地步。我云中男儿的骨头,到底硬到何种地步!”

    徐乐站在刘武周身侧,微微垂首,只是静静听着刘武周慷慨激昂陈词。所有人目光都集中了过来。只是落在自己和刘武周身上。

    刘武周声音仍然厅堂之中震响:“………只要某在一日,这突厥狗,就不能南窥一步!和王郡公之间,总有个说法。但突厥南下,马邑郡就是尸山血海!所有一切,只等着将突厥狗打出去再说!现下天寒地冻,我们军中又乏粮,几万生民,依托云中嗷嗷待哺。一切都是绝境,但在这绝境之下,我们恒安鹰扬府,仍要咬着牙齿,和突厥狗血战到底!”

    刘武周猛然抱拳行礼下去,诸将哪里承担得起,纷纷起身。

    不等诸将开口,刘武周语声又接着响起:“某对不起大家!血战经年,不得封赏。出征在外,连饭食都不得一饱。跟随我刘某人,只有苦战,只有死伤,只有血泪!但某在这里拜求大家,为了马邑一郡生灵,为了我汉家山河,在这冰天雪地之中,与这些突厥狗血战到底也罢,将他们赶出去,让马邑百姓,缓一口气也罢。刘某人性命功名,都不值一提。唯一问心无愧者,就是始终为汉家边地戍将,尽职尽责,没有愧对自己良心!将来就算败丧,各位自有远大前程,但想及在刘某人麾下,咱们好歹在一起,做了些对得起自己良心的事情!”

    刘武周语声,已然渐渐变得凄恻:“只求大家再努力一把,与突厥狗再做最后之决战。将执必贺,彻底覆灭在这云中之地!恒安鹰扬府,再做最后一战!至于将来,刘某必然给诸君谋一条出路,不让诸君与刘某人同殉!只要打完这最后一战!刘某此刻,已经无什么可以封赏大家,只能觍颜在此,拜求诸君!”

    说完最后一句话,刘武周侧身,向着徐乐深深一礼。接着又向诸将,双膝落地,深深拜倒下去。

    厅堂之内顿时大乱,多少军将寨主,只是抢了出来,各色呼声,响彻厅堂,混杂成一团。

    “鹰击,末将等当不起!”

    “鹰击,只要你一声号令,末将等就死战到底!”

    “鹰击,打完执必贺,我们回头就打王仁恭!拼个鱼死网破也罢!”

    而徐乐站在刘武周旁边,一把就将刘武周拉了起来。刘武周还想抗拒不肯起身,但徐乐何等力道,筋骨里藏着的都是气力,一拉刘武周就只能起身。身子摇晃一下,徐乐又是手微微一沉,让刘武周在原地站定。接着徐乐就退开一步,抱拳行礼躬身。

    刘武周扫了徐乐一眼,看着群情激奋的诸将,抬手示意诸将稍安勿躁。而在旁边,苑君璋已经抢了出来,递给刘武周一个粗瓷酒碗。

    酒碗之中,满满都是浊酒。

    刘武周接过酒碗,擦了一把脸,将酒碗高高举起,露出大家平日里看惯了的粗豪大度笑意:“不说这些了,老刘总会给大家一个交代就是。今日之宴,一则为乐郎君夸功,二则就是为异日大战祝捷,一定将执必贺这老狗的屎都打出来!诸君,举杯!”

    诸将旋身,回到几案之前,将各自酒碗高高举起。刘武周目光只落在徐乐身上,徐乐也一笑回身,拿起酒碗,高高举起。尉迟恭也站起身来,举起酒碗,大声道:“说那么多做什么?好生打仗,痛快喝酒!”

    刘武周笑着点点尉迟恭,大声道:“诸君满饮,祝来日大捷!”

    厅中所有军将异口同声:“来日大捷!”

    刘武周率先而饮,咕嘟咕嘟一口而尽,一擦胡须,再度狠狠将酒碗掷于地下。诸将一般动作,数十酒碗碎裂于地,清脆有声,碎瓷乱溅!

    一场欢宴,到夜中方罢。

    徐乐带着韩约,离开壬午寨,沿着山路回返玄甲骑扎营之所。

    沿途值守的军将士卒,见到徐乐身影,都忙不迭的行礼下去。

    这北上接连大战,徐乐终于在恒安鹰扬府中打出了威名。再无一人能小瞧这支玄甲骑,小瞧这位马邑乐郎君。谁都知道,这是一位连天都能捅出个窟窿的悍将,也是带领恒安鹰扬府打破这个死局的先锋!

    徐乐也温和的一一回礼,沿着山道蜿蜒而下。

    夜风正寒,吹在脸上有如刀割。远处投射来的火光,映亮徐乐面孔。年轻英俊得让人嫉妒。

    但徐乐面孔,总有一丝疑惑。

    突然之间,徐乐转头望向韩约,轻声道:“阿约,你怎么看?”

    刚才酒宴,韩约一直沉默不语,几乎让人注意不到他的存在。这个时候听到徐乐询问,也只是默然摇摇头。

    徐乐轻声道:“我总觉得不对,但怎么也不像有什么不对的样子。刘鹰击,所作所为,的确是个出色主帅的模样…………”

    韩约突然一指前面,徐乐看了一眼,嘴角露出有点无奈的笑意。

    路边山石之上,蹲着一个小小的身影。一眼就能看出,正是小狼女步离。这次宴会步离不能参加,居然就一直守在山道左近,等候徐乐回返。见到徐乐身影出现,步离一下站起,轻盈的跳下山石,掉头就回去了。

    虽然这小狼女还是古里古怪,但徐乐心下,还是只觉得莫名的暖意漾起,这暖意将心中那种没来由的疑惑,都全部压了下去。

    徐乐轻声一笑:“阿约,无论如何,我总能带你们杀出一条血路来。无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