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八章 南下(五十七)
    篝火熊熊燃动,山谷营地之间已经热闹得如集市一般。

    营帐,地窝子,棚子,全都搭建了起来。军汉乡兵箭手,进进出出。一团团一簇簇的篝火燃动,比平时丰盛的粮秣都发了下去,到处都弥漫着食物的香气。火光将每个人面孔都映照得红红的。

    到处都是欢声笑语,到处都是意气风发的对话。虽然天气仍然奇寒无比,但身处其间,每个人似乎都感受不到寒冷也似。

    而在四下山巅,影影绰绰的人影潜藏,这俱都是撒出去的巡骑,在寒风呼啸之中,警戒着大军营地的安全。

    在壬午寨上,更在四角燃起了巨大的火堆,将壬午寨所在山巅四下映照得通明。

    玄甲骑所在营区之中,一簇篝火烧得正旺,干燥木柴噼啪作响。数名玄甲骑中坚军将都坐在此间,大吃大喝,高声谈笑。

    刘武周驻节之所自然就是壬午寨,因为被徐乐烧得太过彻底,现在用残余材料,也不过就恢复了少少一点建筑而已。平日里包括尉迟恭等亲信将领在内,都驻扎在野地里。不过今日苑君璋到来,刘武周好容易拼凑点好些的吃食,设下宴席,算是为苑君璋接风,同时也算是为预祝将来大捷。

    徐乐带着韩约去参加了宴席,其余人等就围在这篝火旁边,一众乡兵箭手伺候着,虽然冷点,倒也落得逍遥自在。

    席间诸人,韩小六捧着一条马腿吃得满嘴流油,也没耽搁了他说话。正在变声的嗓门最大,不住的在大声谈论。他岁数最小,大家都尽让着她。且这次暴雪中的遭遇战,韩小六也半点不怂,开弓拉得手指皮开肉绽,身上负创七处,射倒的青狼骑不下十五六骑。谁都知道这小子不仅性情急切暴躁,甚至敢对刘武周拔刀子,打仗也不折不扣是把硬手。

    有这般底气,什么话也都由着他说了。

    韩小六费力的咽下一口肉,嗓门又放了开来:“鹰击设宴,该请咱们玄甲骑全部才是!一仗下来,连死带伤一百多号。才把执必贺的汗旗带了回来!乐郎君不必说,哪个弟兄不配吃他一顿?依着咱的意思,咱们连伤号都该抬了过去!”

    宋宝坐在篝火旁边,气色不是很好的样子。他一直是守着辎重队伍,拼死拼活的赶来,却已经错过了这场战事。宋宝轻侠出身,倒是打仗不怕死,错过这么露脸的一仗,气色哪里好得起来。

    听韩小六口气这么大,宋宝忍不住就顶了一句:“哪有那么多粮?几百条汉子连人带马,在这儿转战一旬,带来的粮食都快吃光了,沿边军寨凑点,也是有限。现在就等着苑长史他们送来的粮。大家都去,刘鹰击怎么招待得起?”

    扑通一声,韩小六将半截马腿掷回了锅里,汤水四溅,火花缭乱。

    韩小六站起来指着宋宝:“自入云中以来,就是你向着刘鹰击说话!咱们是玄甲骑,不是恒安甲骑!要是瞧不上玄甲骑,只管投效刘鹰击去!苑君玮手下还缺个使唤人!咱们打得浑身是血,多少徐家闾出来的好汉子,现在浑身是伤的躺在那儿,梁亥特部的也不少!吃他一顿,那是瞧得起他刘武周!缩在后面一场仗也没赶上的,夹紧嘴巴坐一边去,没你说话的地方!”

    被韩小六劈头盖脸的狂喷一通,宋宝坐在那儿,脸色铁青,一声不吭。倒是宋宝几个弟兄,按着刀柄就想站起来。篝火旁边坐着的陈凤坡和仲铁臂是老成人,忙不迭的解劝:“谁不知道小六是张刀子嘴?大家都是一军弟兄,说这么多做什么?大家只管坐下吃喝要紧。这个天气,肚里乏食,那是真扛不住!”

    韩小六身边那些玄甲骑军将也盯着宋宝手下那几人,宋宝微微颔首,示意大家坐下。勉强一笑:“小六你说浑话,我也不来理你。缺粮食就是缺粮食,我说的也是实情。现在大家都将辎重粮秣交了出去,计口发放。刘鹰击难道不想犒赏大家?着实是为难。想你小六也不差这一口吃的,要是觉得委屈了,我宋大郎出去走一遭,帮你寻一些好吃食就是。”

    韩小六嗤的一声,冷笑道:“小爷冲着口吃的么?小爷是为玄甲骑争个颜面!咱们拼死血战,刘武周就得高看咱们一眼!什么局面,不能只靠着乐郎君去维持,咱们在刘武周面前也得硬气点!别以为小爷不知道你的心思,什么事都拉着你那几个弟兄,想着什么时候离开乐郎君,好抱条更粗的大腿。真要拼命,也思前想后,这次就错过了这么一场大捷,少了在刘武周面前卖脸的机会,小爷就瞧不得你这样的人!”

    徐乐团体,历史还新,宋宝虽然在团体中有些含含糊糊的,但也是跟着徐乐一路拼杀过来,还跟着去梁亥特部走了一遭,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何受得了韩小六这般指着鼻子掀了老底?

    徐乐是什么都看在眼里,但等闲不说出口来。韩约沉默寡言,罗敦更多顾着大局,更兼老病精力不济,也不愿意替徐乐得罪人。步离更是对这团体人事一窍不通。也只有韩小六年少气盛,看不顺眼,就剥皮抽筋的全抖搂出来!

    宋宝再也忍耐不住,一下站起,身边几名亲信也全都站了起来。韩小六哪里会惧他,这个面色阴沉,老是转着别样心思的宋宝,韩小六早就看不顺眼。刷了一下就站了起来。

    “别在这里比划,搅了大家伙吃喝,咱们出去比划!”

    仲铁臂陈凤坡等人,站起来就要阻拦。不过还没等他们隔开两人,宋宝深深吸口气又坐了下来。

    几名亲信按着刀柄,动作快的刀都拔出了一半。宋宝却就这般坐下,闪得几人站在那里,面色尴尬。

    韩小六也没想到宋宝来这一出,呆在那里,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宋宝望着火堆,缓缓道:“要看我宋大郎本事,战阵上见吧。苑长史带着大军前来,少不得还要狠打,将突厥狗全赶出去。到时候,战阵之上,看谁杀的突厥狗多。”

    韩小六哼了一声坐下,望向山顶灯火通明的壬午寨:“这么多人马上来了,定是要好打一场,少不得还是我们玄甲骑为先锋。这一次,定要将执必贺脑袋砍下来!”

    众人目光,都情不自禁的转向山顶壬午寨处。

    而宋宝面孔被火光映亮,一瞬间阴狠异常,但又转眼收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