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七章 南下(五十六)
    两边山头,侦骑身影憧憧。错落散步,将前行之路全都控制。

    这些恒安鹰扬府的男儿,为前方大捷所鼓舞,为破局的曙光所激动。在这冰天雪地之中,似乎半点也感觉不到寒冷也似!

    加之兼程而来,人马俱都汗淋淋的,每名侦骑,不论人马,都是白气升腾。有的侦骑,干脆脱下了皮袍,只露出一身麻衣中单,结实的肌肉都从领口中袒露出来,前望回顾,举起号角,奋力吹动!

    在侦骑所控制的道路上,大队军马,正汹涌而前。

    走在前面开路的,是一营轻骑,说是轻骑,其实就是寻常步军。但是恒安鹰扬府战马充足,这些步军当中精锐,从来都是乘马机动,下马作战,关键时候马上冲杀也顶得上去。

    这一营轻骑之后,又是两营,作为中军。军中高高飘扬着苑君璋的旗号。虽然只是为恒安鹰扬府长史,按照大隋军制,苑君璋并没有打出将旗的资格。但是现在,谁还来管这些,苑君璋打出的将旗,旗面九尺,正是恒安鹰扬府鹰击郎将的规制!

    大旗之下,强悍敢战的云中虎狼之士翻滚而前,扑面而来,就是凛然的杀气!

    恒安甲骑锋锐异常,玄甲骑更是新锐强军。但是恒安鹰扬府主力,仍然是这数千步军。

    这些战士,都是刘武周这几年辛辛苦苦招募而来。耐得风霜之苦,经得起残酷的厮杀,蔑视生死,更因为连续的战事而约束不堕。加上恒安府临近边地,刘武周苑君璋勒紧裤带收拢了大量马匹,机动力也足够。但临野战,可以说恒安府足可挑上规模远大于他们的内地军府,而且说不定还能从头到尾骑着对手打!

    殿后之军,则是一营恒安甲骑。未曾披甲,队形也有些松散,比之约束严整的步军看起来散漫了许多。但是放眼整个马邑郡,甚或整个中原,又有谁家,能小瞧恒安甲骑?

    这行进之军,接近一千五百战军,加上先遣之师,算是将恒安鹰扬府家底都掏出来了。刘武周传信之后,短短几日大军就已经赶了上来。单是这种反应速度,冰天雪地中强行军的能力,就已然是天下之军当中,出乎其类,拔乎其萃!

    大军行进如此之速,后面辎重大队不见,应该是没有跟上来。两边侦骑引路号角声声,陡然之间,就听见前面也传来了号角应和之声。

    欢呼声在行军队列当中响了起来,先是一两声,接着所有军马都举起了兵刃大声欢呼。

    终于和先遣之师汇合,而这些先遣之师,浴血苦战,已然取得了空前大捷!

    上千兵刃举起,反射着阳光,金属反光有如翻滚跃动的海洋,在这山道之中卷动,如此景象,壮盛绝伦!

    苑君璋就在中军大旗之下,美髯飘拂。纵然强行军辛苦,仪容仍然一丝不苟。这位恒安鹰扬府中智囊却没有身边儿郎那么激动,只是冷然扫视一下左右,将手向前直直一指:“吼个什么?留点精神也罢,快点与刘鹰击汇合!”

    现下刘武周所扎的营地,就是当初执必思力所选之处。

    执必思力眼光其实并不算坏,此间谷底是避风之处,又足够阔大摆得下大军,上面还有壬午寨以为犄角,谷口处也能设寨,只要保持足够警觉,可称有固若金汤之势。

    现在谷口寨栅大开,刘武周带领麾下,全都迎出。而徐乐就在刘武周身边,与尉迟恭位置并列,似乎也就昭示了徐乐的地位,正是与尉迟恭相提并论的骑将,而玄甲骑,也成为与恒安甲骑一般的最为锋利的獠牙!

    阳光强烈,雪光反射。徐乐在队伍当中,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在远处翻动的雪尘。正是大队人马正朝此间而来的景象。

    看来刘武周真的打算在这里和突厥人拼了…………

    在内心之中,徐乐一直对刘武周有份警惕。罗敦也说过刘武周是狼顾之相,外则宽和,内里则算度甚深。而单从自己的直觉而论,每次靠近刘武周,都觉得汗毛微微竖起,有一种淡淡的危险感觉。

    这种直觉,从来未曾欺骗过自己。

    但是提防警惕之余,这刘武周却还是行事坦荡,从未有什么鬼蜮伎俩。

    面对如此危局,还是直来直去,硬拼到底。重用自己为前锋,接着又是及时率队接应上来。亲临前线压阵,打了一场硬碰硬的遭遇战。又及时传信回云中,以最快的速度将恒安鹰扬府主力调了上来!

    也许自己的直觉,不是每一次都灵吧…………

    徐乐在心里自嘲的笑了笑。微微挺直了身形,与尉迟恭分立在刘武周左右。

    既然如此,自己就为恒安鹰扬府拼到底也罢,不信这场危局,就不能应对过去。将这马邑郡,彻底翻过来也罢,自己和王仁恭,还有一场血海深仇要算!

    尉迟恭在另一侧,看了挺直身形的徐乐一眼,又转开了目光,只是望向雪尘起处。

    雪尘越来越近,露出了大队翻涌而来的人马。两边军马,都怪声呼哨,大声招呼。你来我往响成一片。

    “入娘的,咱们打完了你们才来。这份功绩,注定是没你们的份儿了!”

    “还来做什么?咱们包打完突厥狗就成。你们南下去对付王仁恭罢,轻省点的活计,都交给你们,别说咱们不照应弟兄!”

    “咱们还想好生再打一场,你们这般大张旗鼓的来,是要吓跑执必贺不成?爷爷可还没杀个痛快!”

    刘武周身边这些军汉,连笑带骂,迎接自家弟兄,血战大捷之后的傲气,简直能直冲云霄。

    而对面赶来的大军,也只能受着。军中就是这样,谁打得狠,谁打得硬,那就是高高在上,不服气自己也再战场上争回来就是!

    一骑越众而出,美髯飘拂,正是苑君璋。刘武周也狠狠一踢马腹,战马嘶鸣而出,迎上前去。

    苑君璋纵然高傲,但刘武周出迎,还是滚鞍下马。刘武周也早早就翻身而下,在雪中疾步前行,一把将苑君璋扯了起来。

    两人对视,哈哈大笑。而无数云中男儿,高高举起手中兵刃,大声欢呼。

    “恒安万胜!”

    徐乐也在其中,举起马槊,终于喊出。

    “恒安万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