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二七章 北方大胜
    在张信看来,如今的神相宗,唯一让人顾忌的,就是问非天了。

    如果只是坚守,张信并无担忧。无相天尊尽管法力强大,在北方纵横无敌,可在遁法方面,却并无太多的出奇之处。

    这就与兵法中,所谓的力量投送有关。

    他与巩天来,都能够在一个时辰内,出现在日月玄宗的任意一座灵山,甚至可直接进入神相宗的境内。而无相天尊问非天,显然是无法做到的。

    所以尽管这位战力强大,可他们却尽可利用群山法域,与之抗衡。

    可攻袭与防御不同,坐镇神域灵山的问非天,一身法力将强大到无以复加。

    让皇甫绝机踌躇不定的,也正是这位神域圣灵。

    这位担忧的是日月玄宗与神相宗两败俱伤,反而可能导致太一神宗,更轻松的跨过无光海。

    张信却认为此事不难解决,需要的只是时间。

    叶若依然在星环之内,孜孜不倦为他准备‘弹药’。这几月时间,叶若布置在太空中的所有矿船,都已更换加装了隐形设备。

    这些船只在采集资源之余,也在顺便为沿途那些符合条件的陨石,加装推进器。

    所以只需等候十载十载之后,哪怕是神域灵山,他也有信心将之砸沉轰碎!

    故而他们,就只需想办法,如何解决问非天此人

    不过这些话,张信却没敢对皇甫绝机说,担心将这位给吓坏,使他的合纵连横之策,功败垂成。

    而就在皇甫绝机离去之后不久,张信又收到了一个好消息。甄九城率十万道军在落雁河之南,击败北神玄宗的一支偏师,斩杀四万四千人,俘虏七千。

    尽管这战绩,不如他征伐天东之时夸张,可却彻底斩断了北神玄宗,伸往落雁河之南的手,也使北神玄宗收复南岸失地的企图,彻底的破产,从此双方再一次攻守易位。

    此战对于日月玄宗的意义,可谓是仅逊于天东平定。而就在大胜之后当日,日月玄宗内部,就传出要授予甄九城‘三级高功’,并晋升第一天柱的风声。

    甄九城也特意联系了张信,向他道谢。这次他之所以能出任北方道军的总督帅,之所以能够获得大胜,与张信的鼎力支持,是分不开的。

    而有了这一战绩之后,甄九城在门中的地位,将彻底稳固,他身后的神空峰,也会受益匪浅。

    张信也很是惊喜就是字面的意思,既惊又喜。

    他对这一战结果不惊奇,惊奇的是这场大胜,来的如此之早。

    日月玄宗的综合实力,本就在北神玄宗之上。北方诸院的道军,也是日月玄宗的真正精华,整体战力,都不下于斗部八殿。

    在采取守势的情况下,只需用对了人,就不难挫败北方之敌。

    可甄九城上任北方军督帅,至今也才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而此战之胜,也比较与他击退东方境的战绩,形成叠加的效果。

    此外他自己,也得了不小的好处。更换北方督帅,让甄九城出镇落雁山上院,正是他的提案。也正是他张信力排众议,促成此事。

    此战之后,甄九城固然是声名鹊起,可他张信,却更是声望高涨。

    第二日,召开联合军议时,张信就通过与会之人,感受到了此战之后发生的变化。不但他的部属,看他的目光,更多了几分钦佩。那些赶至日月玄宗的诸多附庸天域,神色间也多了些恭敬。对于张信的军令,都是俯首恭从,唯唯喏喏。

    这不但是因张信晋升神师境,以自身的实力挫退了东方境,更因甄九城在北方的大胜,使得日月玄宗的声势,再次高涨。

    此时这些天域,诸宗首脑,再怎么对日月玄宗不满,也不会认为这家北方霸主,在短期内有倒下的可能。

    只有原空碧,在军议之后很不爽的找上了张信。

    “当日如果你支持你师姐,出任北方道军督帅。如今大胜北神玄宗的,就是你师姐我了!甄九城那家伙,是运气好,这次碰上了一个蠢货。”

    张信闻言,不禁摇头:“我看过此战的详细战败,甄师兄此胜并不侥幸。他的对手李光秀,绝非弱者。你与此人,不也是交过手么?”

    原空碧不说话,只用杏眼气恼的瞪视着他。

    张信无奈,继续说道:“原师姐的能力,我自然信服。可问题是,我该如何说服三名上位天柱,让你出任北方道军的督帅?”

    楚悲离鼎力支持,却是出于挑拨之意;甄九城本身对这一职司,就充满了渴望;至于龙丹,对原空碧这样性情跳脱之人,那是本能的反感。

    原空碧似也有自知之明,最后不甘的一声冷哼:“算了!不过这甄九城,我承认他能力确实不俗,可这一次,他也确实是好运气,遇到了师弟,否则这次哪有他的出头之日?”

    如非是张信,在幕后出力,为甄九城梳理了一番北方人脉。以甄九城的人望,哪里能够指挥得动那各大上院的道军?

    再如非是张信在背后支持,甄九城也坐不稳第二天柱之位。神空峰总共才五位法域,在十三峰系中,是垫底的存在。这位能够进入十天柱之列,就已是奇迹了。

    往日这位甄天柱,可从没得过宗门重用,且即便有功劳,也大多归了旁人。

    似鹿野山之战,甄天柱也曾以寡敌众,坚守到北地仙盟大军溃散。可最终长老院,还是将大归功于宗法相与张信二人。

    “原师姐这话,却有些过了。”

    张信摇头:“甄师兄他深思远虑。步步生莲,今日一切,都是他应得的。我张信或提供了些助力,却也是不得不然。何况都是同门,又事涉为我日月玄宗北境安危,哪里能计较这许多?倒是本座,不过只是出了丁点力气,却得了这许多虚名,未免心中有愧。”

    他语声清冷的说着,一副不屑于从旁人那里分润功劳的样子。

    不过他话音为落,原空碧就失笑着说着:“也算不得虚名吧?自从师弟你进入天柱会议以来,一应提拔之人,可无不都是一些声名不显,却才具不凡之人。这些人以往因各种缘故,都不得重用。唯独师弟你,能够不囿于门户之见,将他们拔擢于高位。可见师弟你,确是有识人之能,也敢用人,我日月玄宗有这次北境之胜,也绝非侥幸。只是”

    原空碧此时的语声微顿,转而目光幽深的问着:“门中传闻,甄九城即将晋升第一天柱,不知张信,师弟你可有什么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