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南下(五十三)
    唐国公宅邸之中,多少侍女,现在都洗净铅华,在灯火之下,赶制寒衣。

    这些女儿,无不是陇西李家家生子,因才貌出众,被选至家主身边服侍。李家侍女,当年在都门当中,也是颇为有名。多少世家公子,许李家女子,在世家之中,也排得上前列了。

    但是这些容颜俏丽的侍女,现在都在埋头在针线活中,一针针的缝着厚重寒衣,还有将士脚下穿着的鞋履。不断有人将完成的衣物鞋履抱走,送入内院当中。

    而在内院之内,七八名侍女守着库房,拿着算筹,一丝不苟的统计着入库衣物。

    窦夫人就坐在库房当中,身边也没有一名侍女守着,捧着半凉的饮子,只是专注的看着这些俏丽的女孩子,一针一线的辛苦缝制着衣物。

    在库房外,还有家将守候,这些锦衣家将,现在也干起了苦力的活计。守着几辆车子,衣服入库清点完数目,马上就装车发往军中。

    这个时代,世家家风也没严谨到后世那种变态的程度。而且家将侍女都是家生的,家主还乐于见到他们互相匹配,一代代的继续为家中效力。往常侍女和家将要是碰见,互相有心的少不得还有些目光对视,偶尔还会谈笑几句。但是现下,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累得直不起腰来,内院之中,寂无人声,只有针线引动的悉索声,还有偶尔几声牲口嘶鸣传出来。

    窦夫人脸色有些潮红,身形也消瘦了许多,近于弱不胜衣之感。只是目光还是明亮,只是专注在手头的事情上面。

    在匹配李渊,为他生儿育女操持家计之余,前些年李家被杨家忌惮,窦夫人还要为夫君担惊受怕。身体一直不好,前几年还有一场大病,一直未曾将养过来。这个冬天,身体又有些不支,在李世民被遣往马邑郡之后,顿时就倒下了,缠绵病榻一段时日之后,又支撑起身子,带着阖府上下为大军出征赶制征衣。

    身体已经弱到了这般地步,但窦夫人的眼睛,却是异常明亮,所有生命力。似乎都在这个冬季喷涌而出。

    李渊一身冰霜,大步走入内院,身后十余名家将簇拥。李渊脚步声又急又重,满脸都是焦急神色。在库房前面院中等候的那些家将,看到李渊到来,都忙不迭的行礼下去。往常李渊都会笑骂几句,在自家院中,还摆出在外面的规矩做什么?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弯腰又起来,忽上忽下的看着头晕。

    此刻李渊瞧也不瞧他们,大步就朝库房内走去。看到李渊到来,库房内所有侍女都赶紧起身,窦夫人也放下饮子站了起来,敛衽一礼,微笑招呼:“夫君巡营回来了?”

    李渊脸色铁青,上前一把扶住窦夫人:“不好生将养,又来管这些事情做甚?某有大军数万,府中都管,内祝那么多,还管着河东郡,不差你一个人来管事!”

    李渊声音又大又急,惯常雍容之态,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

    窦夫人才被李渊扶起来,李渊就急着向那些侍女摆手,大声道:“都散了!以后在见到夫人带着你们忙碌,有一个算一个,家法从事!”

    摆手之际,李渊身上裹着的大氅妨碍到他动作,李渊一把就将大氅扯了下来,随手向后一扔,跟在身后的家将忙不迭的接下。

    不管是侍女还是家将,都是一脸震惊。从来没看到李渊如此失态,哪怕当年两代天子忌惮打压,唐国公还是雍容稳重,笑口常开,今日却急成了这般模样!

    侍女们慌乱行礼,就要作鸟兽散。窦夫人笑着嗔怪了一句:“李家治家最厚,哪里就这样胡乱用家法了?”

    她对着正欲散去的侍女道:“三千寒衣,一万鞋履,现下一半还不到,都继续操持,谁也不许散了!”

    侍女们又僵住了,看看李渊,看看窦夫人,一声不吭。

    李渊急得跺脚:“某的好夫人啊,你的身体…………”

    窦夫人微微一笑:“别在此间说这些,我的身体没事。”

    话语声中,窦夫人盈盈而出,去往此院偏厢。李渊在背后看着窦夫人身影,看着她那当年闻名都城,光可鉴人的秀发已经变得有些枯干,几茎白发斜生。李渊脸上怒气,终于消散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难言的心痛沉重,挥手示意那些侍女继续干活儿,自己就默不作声的跟在窦夫人身后,随她直入偏厢屋舍之内。

    到得偏厢,侍女送上皮毛用以覆腿,再送上两盏热腾腾的饮子,就赶紧退了出去。只留下厢房之内,夫妻两人对视。

    窦夫人眼神依然明亮,但就是瘦弱得可怜。李渊一言不发,只是久久的看着自己妻子。

    少年结发,一同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将李家撑持了下来,还养育了这么多子女。眼看终于等到了李家将要化家为国,一飞冲天,但自己这位夫人,生命力却是将要耗尽…………

    现在的这精神,就是窦夫人在加倍燃烧自己仅剩的寿元!

    良久良久,李渊才轻声道:“二郎前去马邑,你一直在责怪我是不是?”

    窦夫人轻轻摇首:“我一直在想着那夜的大火,我只是不想我肚里掉下来的孩子,也经历同样的事情。”

    李渊望着窦夫人,语气沉重:“但有某在,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窦夫人轻声道:“你还是让二郎去了马邑。”

    李渊沉声回答:“这个时候,难道我反而要毁掉大郎的威信么?传承有序,才是百世之业,那么多大家望族,都在这个时候看着我们李家,这个时候,不能有半点错处!”

    窦夫人默然不语,她同样也是世家出身,如何能不知道这个道理?

    可无数次夜里,她都梦见自己的二儿子,在马邑郡的冰天雪地中挣扎,背景是熊熊燃烧的火焰!

    一如那一夜,一如当初大隋废太子去位之夜,在东宫燃动的大火!

    窦夫人苦涩发问:“何时才兵向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