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 南下(五十二)
    李世民宅邸之内,一派井井有条景象。

    主人虽不在家,但仍然内到婢仆,外到家将,俱都整肃,行止有方,一派整齐景象。

    原因无他,都是李世民的妻子长孙音(长孙皇后小名观音婢,名无载,本书就小名而取一名,识者方家勿怪——奥斯卡按)治家有方。

    自从长孙音许配李世民以来,夫妻两人恩爱。李世民是个疏朗豪阔的性子,也从来不在父亲面前为自家争产,当然更没兴趣管家中这些细务。平常不是打熬筋骨,就是看书习诗,要不就交接英豪。世家子弟和李世民交道甚少,李世民却赏拔了一大堆寒门出身的人物,推荐到父亲身边为幕为吏。

    而家中这些大小事宜,自然都是长孙音的首尾。家中婢仆,俱都奉长孙音号令,一应开支,都是长孙音照料,甚或那些家将的月钱,都是从长孙音手里开支。李世民虽然出外领兵,但对家中而言,一点未曾受到影响。

    在内室之中,容长脸儿,穿着一件半旧月白裙子,外面罩一件蜀锦登枝褙子的长孙音,正在灯下,亲手为李世民缝制寒衣雪鞋。几案旁边箩筐里尽是一些女红器物。

    而在长孙音对面,穿着一身男装,外面裹着一件蓝狐皮领大氅的李嫣,正托着腮在看着自家嫂子,一脸不耐烦的模样。

    灯火之下,李嫣雪肤大眼,虽做男儿装扮,却仍美艳得不可方物。

    长孙音侧头,拿针蹭蹭头发,正对上李嫣目光,笑道:“你瞧什么?是不是也要试上两针?”

    李嫣忙不迭的摇手:“我可不!拿这东西,比铁都沉。还好爹爹打小不逼我们学这东西。”

    长孙音微笑:“自家男人的征衣,自然就是自家做。这是长孙家的规矩。”

    李嫣哼了一声:“我就是来瞧瞧有没有趁着二哥不在家,欺负到门上来。看看宅中一切无事,我也就放心了,这就去啦。”

    长孙音点点头:“都是一家人,我也就不相送了。这里尽管放心,不要说二郎还是国公的儿子,就是长孙家,也不是别人轻易欺负得了的。”

    李嫣站起身来,晃荡一下,又坐了下来。

    长孙音微笑:“没地方可去?”

    李嫣整个人都快趴在了几案上面:“大家都在忙军中之事,晋阳宫给大哥占着,我懒得上门找教训。冬天去射猎,又得让几百鹰扬兵帮你赶猎物出来,大冷天的一个个跑得要吐血,怪造孽的,我也不忍…………二哥又不在,我实在没地方去了…………”

    长孙音看着李嫣俏脸笑道:“你那么多姐妹,为何不去寻她们?”

    李嫣懒洋洋的趴着,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出来:“她们?现在一个个也可忙!晋阳城附近的寺庙道观都转遍了,只是为阿爹和大哥他们祈福…………这拜泥菩萨就有用了?还不是靠着一刀一枪在战场打出来!和她们实在是说不到一块儿,干脆就不见面。”

    长孙音停了手中动作,认真的看着李嫣,轻轻道:“此次即将出征,就是李家化家为国之时。包括二郎在内,李家中人,无不上心。怎生就你这般模样?”

    李嫣大眼睛略略有点茫然,慢慢抬起身来,望向屋角,轻声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大业天子,也算是我的舅父,打小我就是皇亲国戚。等换了父亲为天子,我也还是皇亲国戚…………原来开皇天子,也是夺了亲戚的皇位。换来换去,总是这么几家人。我总觉得,天下不该是这样……天下之争,应该更有英雄气一些吧?应该会有些不同吧?反正就是这样,总觉得没多大兴味…………嫂子,这话我就和你一人说,你可别说出去,不然阿爹又该找我麻烦了。”

    长孙音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二郎不在家,我跑出门去做什么?这宅子里也都是长孙家用老的人,一个你们李家的人都没,放心,你说什么都没人给你传到外面去!”

    这一句话提醒了李嫣,她一下跳了起来:“嫂子,我来还要寻你说句话,在这儿坐了这么许久,反倒忘了…………你知道阿爹幕中,有不少人是二郎举荐上来的罢!”

    长孙音点点头。

    李嫣认真的道:“前两日,有人来拜。就是二郎举荐上来的,我也就见了听着。他说二郎北进马邑,往来军情,都是先到大哥幕中,然后再到阿爹那儿。可不要让人使了坏去!要知道想看大哥和二哥笑话的人,可是不少!我手里就几十个家将,还都是大家都认识的人,想做什么都不方便,嫂子是长孙家出来的,有不少人使唤,可得多朝马邑那里探探消息!”

    长孙音肃然点头,朝着李嫣微微一礼,表示感谢。

    本来长孙音是看起来极为温婉的面容神情,自嫁入李家以来,相夫教子,素称贤惠。但是现在容色一沉下来,同样也有英风侠气!

    要知道长孙音父亲,也是大隋左骁卫将军长孙晟,是不折不扣的将门出身!

    她轻轻道:“多谢妹子提点,我早遣了人,往来通传消息。但妹子既然这么说了,我再加派人手。”

    长孙音轻轻击掌,长短有节,不同掌声,看来就是在召唤不同的人物。

    门外一条身影闪了进来,深深行礼。锦衣内衬甲胄,正是长孙家家将之首。脸孔藏在阴影里,让人看不清楚。

    此时风俗,尚无后世男女大防如此之深。越是北方世家,经历几百年的战乱,更将这个看得极淡。未出嫁的女儿,都能带家将出而射猎,闺房之中召客而来倾谈,也不过是等闲事耳。在李家内宅之中,有家生的家将值守,随时等候号令,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情。

    长孙音只是说了一句:“再查查和马邑往来传信之事!”

    家将首领无声行礼,转身便去。

    长孙音玉面带煞:“谁要背后对二郎下手,我便在这晋阳城,闹他一个天翻地覆!”

    李嫣也跳了起来,握起拳头:“算上我一个!”

    而此时此刻,刘文静终于自晋阳宫而出。在宫墙之外等候的家奴与张四郎,已然满身都是白霜。

    刘文静接过缰绳,翻身上马,一行人默不作声的回返城中。

    刘文静看看北面天空星斗,突然对张四郎低声道:“长孙家那些人…………”

    张四郎坐在马背上,微微点头,从怀中取出一张溅上鲜血的帛书。

    刘文静接过,并没有看帛书内容,召来一名家奴,将帛书凑近火把,就此点燃。

    火光骤然一亮,随着帛书焚尽,周遭一切,又黯淡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