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二四章 合纵连横
    当皇甫绝机见到张信的时候,也是满脸的复杂之色:“说实话,本人每次见到真君,都有着不同的感受,只觉自己岁月虚度。尤其今日,让人感慨万分。”

    记得他最初得知张信此人时,还以为此子只是侥幸胜过林紫若,对其饱含轻视。

    却没想到短短几年之后,此子就已能在实力上,与他这个中位天域并驾齐驱,甚至超越其上。

    “皇甫前辈,这是为三日前我与东方境一战?”

    张信失笑:“那只是侥幸而已,出了日月群山,我在那位东天魔皇面前,可能撑不过十个回合。”

    “可能够在东方境面前,撑过十个回合的,这世间又有几人?”

    皇甫绝机微一摇头:“看得出来,真君现在,就只缺一件强力的神装而已。那时便是我这样的中位天域,只怕也入不了真君大人之眼。”

    不过他随后就又一拂袖:“这些闲话,就不说了。今日真君大人特意邀请我来此,想必是有着用意?究竟何事,可否见告?”

    张信闻言笑了笑:“看来皇甫前辈的性情,也与我一样,都是雷厉风行之人,没什么耐心。”

    他随后就神色一肃:“这次邀请皇甫前辈来此,只是想问前辈几句话。”

    “问话?”皇甫绝机眯起了眼:“愿闻其详!”

    “第一句,他日我日月玄宗如与无上玄宗为敌,是我宗受益更多,还是贵宗受益更多?”

    张信见皇甫绝机不露声色:“第二句,日月玄宗接掌北海之后,可还有余力他顾?”

    皇甫绝机依旧沉默,不过他的眼中,却又露出凝思之意。日月玄宗如真有代替神相宗,掌控北海的一天,也确实是等于背上一个绝大的包袱。太一神宗如欲东进,从此绕不过这家,

    其实从无光海北侧进入北海,远比从无光海东侧,进入日月玄宗境内这条路,更方便的多。

    只是那北海,有无相天尊问非天镇压,太一神宗不敢强闯而已。

    可如有一天,神相宗灭亡于日月玄宗之后,那么太一神宗别无选择。

    张信再问:“第三句,皇甫前辈真以为,我能活到将无上玄宗覆亡之时?”

    “第四句,皇甫前辈难道认为贵宗,没有在几千年后,抗衡日月玄宗南下的能力?”

    张信说完这次,就默默的等候着皇甫绝机的答案,

    他其实是有信心,活个六七千年的。有着叶若提供的各种延寿药剂,他要活到这个岁数很轻松。

    张信甚至感觉他现在很有希望,打破他们上方的这片‘天穹’,去追寻若儿口中那‘四阶念力师’的道路。

    不过这些事,别人可不清楚。

    皇甫绝机又沉思了片刻之后,却不答反问:“真君大人,是欲说服我紫薇玄宗,与贵宗联手?可敢问真君大人,现在是以什么身份,与我协商?”

    “什么身份?自然是神威真君,第五天柱。”

    张信微微笑着,就在前日,当他逼退东天魔皇之后。他在天柱会议中的排位,就已升到了第五。

    “难道皇甫前辈以为,本座无此资格?”

    以他现在的声望势力,足可推动与紫薇玄宗的盟约。

    此外他日后,也将影响日月玄宗三千年以上。想必也再没有比这更稳固,更悠久的承诺与保证。

    当日二人,却是议论了足足两个时辰之后,皇甫绝机才告辞离去。

    而此后月平潮看着这位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道:“自始至终,这位连一句承诺都不给。此人与紫薇玄宗,都不可信。”

    他如今已起意加入日月玄宗,那么对于日月玄宗的形势,就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漠不关心。

    “宗派与宗派之间,哪里能绝对可信的?除非是利益一同。”

    张信的唇角微挑:“我只需让他相信,他们紫薇玄宗一旦与我宗结盟,那么我日月玄宗接下来的目标,就将是神相宗,而非是北地的北神玄宗就可。月前辈可能不知,如今太一神宗那边,很可能在秘密打造一种空舰,可以无损穿越无光海。这对于他们紫薇玄宗而言,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当然这对于日月玄宗与神相宗而言,也同样是个噩耗。

    “可如此一来,你们的动作,岂非是正落他们下怀?”

    月平潮明白这位的意思,无论是紫薇玄宗也好,无上玄宗也罢,都是很期待日月玄宗与太一神宗的碰撞的。前者是担忧太一神宗侵入北海,后者则是忧心日月玄宗有余力南侵。

    甚至那北神玄宗,也会期待太一大陆与无光海,对于日月玄宗的压力。

    对于各方而言,北海的平衡,显然是不能再维持下去了。神相宗与日月玄宗的对峙再继续下去,只会给太一神宗更多的可趁之机。

    那是较之地渊魔国,都更让他们敬畏的大敌。

    而张信这是祸水西移之策,一旦这各方势力,发现他们怎么样,都没法动摇得了日月玄宗。那么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转过来与日月玄宗联手,将神相宗当成牺牲品。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太一神宗的体量,实在过于庞大,是现在的日月玄宗,无论如何都没法应付得了的。

    所以他很不解的问着:“我听说太一神宗这一代,有着三位神域,三十六位天域。一旦认真起来,现在的日月玄宗,又如何拦得住他们?”

    如今太一神宗所顾忌的,无非是过分逼迫,可能会引发北地的诸宗联手。强渡无光海,也会导致大量的伤亡而已。

    可一旦有了能够横渡无光海的空舰,这些都不是问题,

    “确实很麻烦,可却别无选择。将对手一个个解决,总比四面皆敌的好。”

    张信的目光,意味深长:“攻伐神相宗,非一日可成。太一神宗的秘制空舰,更不是他们想造就能造得出来,而无论是我,还是天元战圣,都需要时间。”

    如今这日月玄宗,最有希望成就神域的,就是他与巩天来,离恨天,庄玄照四人了。

    所以这看似是饮鸩止渴,可其实还是蕴藏着许多生机。

    他最近看过叶若资料库里的兵书,内有‘远交近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等等言辞,而张信则深以为然。

    即便是他的敌人,也不是不可利用的。

    虽说眼下,他可能还做不到,紫薇玄宗之人,并没有那么好糊弄。不过他现在,却已可预先筹谋,制造出条件。

    而当务之急,是得让所有人意识到,神相宗已经不足以镇压北海。

    所以

    “希望月前辈,能尽早帮我联络上那两位。”

    “此事我自当尽力,不过这二人会否答应助你,却是在我能力之外。”

    月平潮虽是这么说着,却并不认为张信,说服不了那两位。

    而此时他又想起了之前不久,看到的一则消息。神相宗陆九机,即将北上

    日月玄宗的神威真君,可绝不会是一个只会被动挨打之人。

    ※※※※

    就在同一时间,在距离日月玄宗南面边境五万八千里外的某处地下深层,有一位身躯**,五官清秀的年轻人,正从一尊透明的圆柱体,走了出来。他满身水渍,面色迷茫。

    而此时如张信在此,就会发现那些透明的圆柱体,正是叶若常用的培养槽。而这走出来的年轻人,与他的‘前世’,相似到了十分。不过双眼无神,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

    “看起来,这家伙的状态很差。”

    站在培养槽外的一个白衣人,不禁眉头大皱:“这个样子,要多久才能派上用场?”

    “至少两年时间,一年时间整理他的记忆,二年时间恢复修为。二者可同时进行。”

    另一人很苦恼的说着:“实在没办法,这次三号素体的元神,都被那个神威真君摧毁。这个上官玄昊,需得重新开始。”

    “两年?”

    白衣人的神色,更是不满:“两年之后,这北地的形势,谁知会怎么变化?”

    “可问题是,你们根本就不该这么早,将他放出去!”

    另一人发出了冷哼:“如果再有一年时间,等他掌握了‘风神无极’之术,又怎可能会这么轻易的死掉?”

    “我们可等不了这么久!”

    白衣人的气息滞了一滞,随后又语声强硬的说着:“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半年之内,我需要他再次复生!”

    “半年?你当我这里是无所不能?”

    另一人冷笑着回应:“这事说到底,还是你们太大意轻心。”

    此时这地下室内的气氛,异常冷凝。良久之后,还是那白衣人让步道:“那就一年,我准许你动用那件东西。总之一年之后,我一定要看到完全版的上官玄昊!”

    “我尽量。”

    另一人的语声也缓和了下来,不过却并未给出确实的承诺:“其实我很不解,为何一定要将所有的资源,投在这上官玄昊身上不可?你们已经阻止了日月玄宗翻案,如今有没有他,其实都是一样。”

    “这事与你无关,也不是你该打听的。”

    那白衣人一声轻哼,目光闪动:“此人的用处,可是远超你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