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二三章 大能归心
    那月平潮听完张信的解释,就又陷入了沉吟,良久之后,他才又继续问道:“那么似我这样的,若欲加入日月玄宗,又该如何?”

    张信不禁暗道一声果然,这位忽然提起此事,绝不可能是无缘无故。

    他心中惊喜万分,面上却保持着平静,并反过来好奇问着:“月前辈怎会有这样的念头?您在雷山独尊堡自在逍遥,自成一方势力,为何会想要加入日月玄宗?”

    “独尊堡并非是由我所有。”

    月平潮摇着头:“大约七百年前,我刚成为法域之时,受雷山独尊堡十七世族之邀,出任独尊堡主。那时只想着,日后能有个安身修行之地就可,加上独尊堡又颇有诚意,就答应了下来。不过我在此处,说是堡主,可其实地位也与一个供奉差不多,就只是权柄略大一些而已,所有事物,都需受这些世族掣肘。正因如此,世人才一直将我视为散修。不过近年因独尊堡势力扩张,堡内各族内斗,是愈演愈烈。我之所以闭关不出,一是因灵宠的魔化症;二则因不愿卷入堡内诸族争斗。那处所在,实是让人厌烦。此外”

    此时月平潮,又眼现苦笑之意:“我现在如继续待在雷山,只怕是神域无望。”

    “神域?”

    张信已明白了几分,散修成为神域,的确是要比大宗修士困难许多。除了需要大量的奇珍异宝辅助之外,还需要一处高等级的渡灵之渊,此外也得考虑安全问题。尤其似月平潮这样,树敌众多的。

    大抵一位天域的根基越是深厚,渡神域劫所需的天材地宝也就越多,所需的渡灵之渊也就更强。可如今不似十万年前那样,各种灵药奇珍俯首皆是。

    所以这几万年来,已经少有散修晋升神域了。

    如今的雷山独尊堡,显然也没法为月平潮提供这些。

    “月前辈这就已准备晋升神域?”张信的语气,略有些意外:“记得前辈成为天域,才不到四百年?”

    “确实不到四百年,可与真君大人相比,其实很慢了。”

    月平潮有些感慨的摇头:“如果非是我这头月牙灵虎的魔化症,在二十年前,我其实就可尝试渡神域之劫。不过钱财方面还差了不少,接下来我要收集的诸多奇珍,相当于你们一亿七千万十五级贡献值,此外我至今也没有寻到合适的渡灵之渊。”

    “一亿七千万?”

    张信并无半点惊讶之意,反而感觉少了。他猜月平潮,多半是打算自削根基,所以才只需这点耗费。

    需知昔日雷神简无敌渡神域之劫,可是花了整整二十二亿!将日月玄宗千年的积蓄,都挥霍一空。

    不过等到这位雷神离世,日月玄宗的府库,却多了五十亿的储藏,以及高达一百五十座的灵山。“可如果只是这些,那就并非是定需日月玄宗不可吧?不知月前辈,可还有其他的考量?”

    说实话,天穹大陆除了七家超一流玄宗之外,这世间愿意为月平潮提供财力支助与渡劫地的宗派,不要太多。

    只要月平潮能够成功渡劫,至少可庇护一家宗派两千年时间。而似天东一带的天罗宗,赤云宗这样的一等宗派,只需稍微挤一挤裤腰带,就可拿出足够让月平潮渡劫的储藏。

    这次天东平定,这两家就各自赔偿出了两三亿,也都有高等级的地品渡灵之渊。

    而相较于日月玄宗,这些宗派对于一位神域的约束力,明显也小得多。

    “除此之外,我对你自创的金斗术,还有那改良的金灵力士,也很感兴趣。可如月某不入你们日月玄宗的门墙,真君大人只怕不会传授吧?”

    月平潮笑了起来:“月某主修的就是金系,几乎不用怎么改动根基,就可将真君大人创出的这些秘术融入进来,不过这只是其一。其二,月某渡劫,需要一种‘天玄云金’,如今也就只有你们七大玄宗各自都有一些库存。其余宗派或有收藏,可都份量不足。其三,贵宗的篆星楼,收藏有贵宗十九位神域的渡劫心得,三门应劫秘术,更是别家所没有的。其四,贵宗十九座神域灵山,可削弱至少两成劫力。”

    “原来如此!”

    张信已确认了月平潮,确实有着极大的诚意,是深思熟虑过了,而非是随口一提。

    就他本人而言,对于月平潮的想法,自是举双手欢迎,这是近日以来,最大的一件喜事。

    原本他是以救治月牙灵虎为条件,让月平潮为他效力一段时间。可那时他才刚准备至天芒山上任,手中拿不出雇请月平潮的财力,所以期限只定为十二年,期间月平潮无偿为他效力。

    所以这段时间,他已经在想着,该如何延长这个雇佣协定的时限。张信甚至已做好了,拿出自己大半家财的打算。

    而如今月平潮,主动提及要拜入日月玄宗,真是让他惊喜莫名。

    不过此事,却并非他能一言而决,张信更不敢胡乱许诺。

    略作沉吟之后,张信这才开口:“我在长老会推动通过的议案,只涉及神师境与神师境以下。月前辈这样的天域,并不在此列。不过私以为我宗诸长老,诸天域,对于月前辈的入门,应是乐见其成的。不过此事,事关重大,不知月前辈,能否给我一些时间,容晚辈操办此事?”

    月平潮闻言,不禁一笑:“此事不急,真君大人只需在一年之内,给月某一个答复就可。”

    其实他还有一点没说,这次他之所以动了拜入日月玄宗的心思,其实主因还是因他看好张信的未来,也看好张信在日月玄宗内的声望。有这样的强力人物为援,他才可在日月玄宗内立足。

    否则似他这样的散修天域,即便加入了日月玄宗这样的大宗派,日子也会很难过。没有根基之人,难免会受人的排挤歧视。

    与其如此,倒还不如选一个次一等大宗。虽是渡劫的成功几率要小了许多,可却自在逍遥。

    二人商定了这件事之后,依然未踏上回程,只因张信,还有一位人物要见。

    就在礼天山战后的第三日,一位身着青袍,须发皆白的中年,被下面的弟子,接引到了礼天山的后山。

    而此时如有熟悉紫薇玄宗所有人物之人在此,会惊讶的发现,这位正是紫薇玄宗的天域圣灵皇甫绝机。

    就在三日之前,这位还意图叵测的,旁观了张信与血岩神魔东方境之间的那场大战。可此时此刻,这位却又成了张信的座上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