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二五章 半道伏袭
    北漠荒原,陆九机的双翼舒展,在四千丈高空之上急速飞行。

    而此时他的身侧,正有一枚紫色的晶石悬浮,内中传出了一段清朗男音:“东神山这边的形势,很杂乱,我不知该怎么形容才好。只能说,那位神威真君,真不愧其名。”

    陆九机听了之后,就不禁皱眉:“具体如何,你不妨详细说说?”

    这次他是昼夜兼程赶至北境,可结果才刚赶至,就从师侄卫青龙的口中,得知北方的事态就有了新的变化。

    “张信数日前与东方境大战,结果数十回合不败,不但将东天魔皇逼退,更斩杀其麾下两大亲王。此事陆师叔,你是知道的。”

    卫青龙解释道:“随后天东巨蒙,总共十九位天域,响应了张信的征召。诸宗也都各遣道军,在短短数日内,陆续赶至东神山,听从日月玄宗的号令。于是各家闯入东神山境内的人手,都或被斩杀,或被驱逐。”

    “十九位天域?”

    陆九机不禁微一摇头:“这倒在意料之中,如今张信威势更盛,天东诸宗,难免有人要趋炎附势,

    曲意逢迎。那张信由诱之以利,以起源之地为诱饵,天东这些天域,确实无法拒绝。除此之外,还有呢?”

    若是如此,还不能让卫青龙以‘杂乱’二字来形容。

    张信征召百万附庸云集东神山,确实是缓解了天东诸院的危境,也在明面上,扫除了所有外来的灵修与势力,可这也同样给了他们以可趁之机。

    便是他们神相宗,早年在天东,就布有不少的暗子,数达二十人之巨。想必其中会有几位,跟随着诸宗道军,进入到了东神山境内。

    而其他势力的触角之深,只会远胜于神相宗。

    卫青龙的语声无奈:“这就与张信的手腕有关了,这位擅于挑拨离间。如今南冥玄宗,大罗玄宗的两位天域,都成了其座上宾,似有几家联手,吞下东神山这处起源之地的企图。北方的各家,则大多被排斥在外。随后也不知此人,使了什么挑拨离间之法,如今各家的意见不一。有将近九成的散修,已生出了退意。”

    陆九机心绪不禁微沉,心想如果是这局面,也就难怪卫青龙会沮丧了。

    这位神威真君,也着实了得。先在礼天山挫败血岩神魔东方境,向各方势力示之以威。如今再展露出合作的意图,那些南方来的势力,可没几家能够拒绝。

    那些散修的撤离,更会使日月玄宗的压力大减。

    面对日月玄宗这样的大教,真正有跟脚之人,都不敢过分。唯独这些散修,可以少些顾忌。

    没有了这些人摇旗呐喊,鼓壮声势,他们又如何能迫使日月玄宗开放边境?

    “还有,如今北地,又有七份关于起源之地的‘路观图’,在大面积的流传,方位都各自不同。”

    陆九机不禁微一愣神,眼神诧异:“七处不同方位的起源之地?怎会在这短短时间内,冒出这么多?这是假的吧?”

    “我之前也是这样猜测的,认为这是日月玄宗用的鱼目混珠之策。”

    卫青龙说到这里时,语声中满含不解:“可问题是七天前,真有人按照路观图,找到了一处起源之地。虽说其内已被人扫荡一空,里面有价值的不多,可却印证这些路观图,并非虚假。”

    “竟有这等事情?”

    陆九机惊愕不已,他的思绪,一时间混乱莫名。良久之后,他才出言吩咐道:“既然事已生变,那就别轻举妄动,一切待我赶来之后再说。”

    “我也是此意!”

    那卫青龙闷声应了一句,随后又问:“对了,陆师叔赶来的时间,比预期要晚。可是南面的那件事,出了什么变故。”

    陆九机顿时把眼微眯,又想起了那件四处乱窜的‘神宝’。

    这次他之所以来迟,的确是因后者。自从此物再次开始挪移方位之后,他们是拼尽全力,动用了无数的人手,以拦截此物的北进。经历了足足四天,三十七次拦截,才让那东西,暂时消停了下手,悬停在南疆某地的上空。

    直到这件宝物,初步稳定下了,连续一日都没有异动,加上神教又有人手来援,他才能动身北上。

    不过这些事,可没法对卫青龙说。

    “南面的事,不是师侄你该问的。这点规矩,都不懂”

    语声未落,陆九机就神色愕然,看向了远方。只见那边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前方六十里的高空。

    此人他认得,那是若剑阁主张清源。

    就在数月之前,他与此人还有过合作。神教以重金邀请这位声名狼藉之人出手,于东神山下,拦截皇极雪崖。

    可此时这位,为何出现在此?

    也就在这刻,他的身后又出现了一人,使得陆九机的瞳孔,顿时凝缩成了针状。

    那位在中原之地,同样声名赫赫,乃是一位公认的魔道修士九指灵魔厉苍山!是一位无论声名实力,都与当世七大散修,不相上下的存在。

    可这二人,拦住他的前后去路,是意欲何为?

    “今日此来,是为取陆兄性命!”

    那张清源回过了身,眼中闪动着异样色泽:“有了拿出五百万天金的赏格,换张某在此处出手,全力夺取阁下性命!”

    九指灵魔厉苍山则是戾笑:“我这里,也是与张兄相同。”

    陆九机的脸色,已是煞白一片,他的一只手,已悄然握住了一枚黑色晶石。

    “有二位出手,陆某今日想必已无生理。可我却好奇,二位到底是如何知晓陆某的行踪?”

    一位中位天域,又岂是能轻易被轻易伏击截杀的?除非是对方,早知他会从此处经过。

    “这是想拖延时间?未免太小瞧了本座。”

    九指灵魔摇了摇头,一脸的哂笑:“不过无所谓了,我想问陆兄你确定方才与你通话之人,真是你的师侄卫青龙?”

    就在陆九机心神震荡的刹那,张清源的一道剑光,已经化虹而至。这位果然倾尽全力,不但法域尽展,一开始就是蓄势已久的极招。

    而九指灵魔厉苍山,更是将一杆庞大的魔幡,横空刷至。周围黑气卷动,声势骇人。

    陆九机双翼伸展,全力抵御,周围雷电狂卷,满布周围三千丈空域。可他右翼,却在顷刻间,就被那剑光斩断,而他的左翼,则是片片崩碎。

    不过那些碎片,却是在雷电的推动下,以惊人的速度,向外溅射着。而陆九机本人,则是浑身上下,被一层黑光包裹。

    之后一个闪烁,陆九机的身影,就已从原地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