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一章 南下(五十)
    夜色之中,晋阳城墙巍峨高耸,尽显北方雄城气象。

    如此时势,晋阳城防也关防紧密。不仅城墙上有值守巡逻的军士,城内城外,城门处都设了营寨卡栅,驻有精锐,严防死守。

    到了夜间,城内城外,都有逻骑巡守,有违反值夜宵禁之人,从来都是就地拿下,再无宽赦。

    夜色中,刘文静一行人的马蹄声踏破寂静,直向城门外而去。几名家奴护卫举着熊熊燃烧的火把,映亮了其中一名家奴背着的背旗。

    背旗简陋,并没有刘文静本官晋阳令的仪仗堂皇。却是鹰扬府中参赞军机幕僚的认旗。现在晋阳城内外,皆以军法治之。这背旗才能让刘文静再这夜间,通行无阻!

    沿途寂静无声,民间灯火不见。往来只有守在卡栅处全副武装的六军鹰扬兵,还有巡视值守的六军骁骑。见到刘文静一行的背旗,全都无声退避。

    刘文静也不搭理他们,直向北门方向而去。眼见到得北门,就听见一阵喧嚣之声。城门处更是灯火通明。刘文静终于讶然,对身边人道:“去看看,夜间城门如此,谁人负责关防?”

    身边家奴答应一声,就要前往,这个时候张四郎却轻声道:“是独孤家的人。”

    刘文静顿时寂然,沉默不语。

    独孤一家,也是起自鲜卑六镇。纵然不如那些传承数百年的世家家声响亮,但在大隋,却是不折不扣的超级门阀!

    开皇天子的皇后,就是独孤家中人。现下护卫着大业天子留驻江都的宇文化及,妻族也是独孤家中人,而唐国公李渊的母亲,同样也姓独孤!

    而独孤家子弟,或者在长安,或者在洛阳,或者在江都,更有不少来到了晋阳追随在李渊身边。正是乱世中大家族保持地位的寻常手段。不管谁最后取得胜利,总能保住独孤家地位一直存续下去!而因为独孤家的巨大力量,不管是哪方志在天下的豪强,对他们也都得重用厚待。

    此刻在城门处,正是几个独孤家的子弟,行猎而回,城门已然落锁。但他们回返,岂有将他们关在城门外喝一夜冷风的道理?守门军将,不等唤门就赶紧打开城门,恭迎这几位独孤家子弟入内。

    这几位独孤家子弟,有的骑马,有的嫌冷坐在车上。在数十锦衣家将簇拥下,闹哄哄的涌进城来。马前马后,悬挂的尽是猎物。如此冬日,想惊起这么多冬眠的猎物,不知道要动用多少人手,去掘地三尺,呼喝呐喊,才能惊起猎物,供这些世家子弟纵马驰射。家奴不足,那就是鹰扬兵顶上,哪一次射猎,不是要动用数营的鹰扬兵在雪地里跑得吐血,竭力应奉这些世家子弟的雅兴?

    几辆车中,被烛光映亮,丝绢窗帷中倒映出女儿身影,娇笑之声,也若有若无的传出车窗之外,这声音柔腻魅惑,却都是这些世家一代代培养出来的家妓歌女,在寻常人眼中偶尔得见,一个个都宛若瑶池凌波仙子!

    刘文静脸上神色变个不住,最终还是策马退避一旁,让开通路。更低声吩咐一句:“熄掉火把!”

    家奴们还不及动手,独孤家子弟的车马队伍就已然过来,在城门处负责关防的六军鹰扬府军将亲自开路。

    车马纷纷,轰然而过。欢声笑语响成一片,哪里还像一个军令森严,即将开战的军事要地?

    刘文静只能冷脸看着,这事情就算自家禀报道唐国公面前,唐国公也不过将这些独孤家子弟叫过去臭骂一顿,禁足十天半个月。难道还能请军法来,杀了这些独孤家子弟?哪怕强如唐国公李渊,也不敢得罪了独孤家,更何况独孤家子弟和李家还有亲眷关系!

    只能目送这些家伙早点离开便罢,省得招惹来什么是非。

    刘文静不想搭理他们,这些独孤家子弟却看见了他。一名骑在马上,明显是有了点酒,兴致高昂的独孤家子弟瞧见刘文静避让道旁,高声笑道:“这不是刘肇仁么?漏夜出城,难道马邑那里又出了什么事情?”

    刘文静冷着一张脸拱了拱手,算是打过招呼,并未吭声。这独孤家子弟叫什么名字刘文静都懒得去记,现下也实在招呼不出来。

    这独孤家子弟见刘文静不吭声,顿时就变了脸色。但也不好发作。毕竟刘文静是晋阳令,与裴寂迎唐国公入驻晋阳有功,世子建成同样也看重于他。占些口上便宜也就罢了,要是伤了他什么,唐国公和世子都不会放过他,而独孤家同样不会保他。

    他冷笑一声:“出身如此,就该勤力些。谁让你们祖宗不佑?不过肇仁你为什么偏要去马邑走一遭?现下马邑之事,不都着落到你头上了?关中方面,哪里还有你插手的余地?这场大功,说错过也就错过了。早知这样,还不如与二郎搭伙,一起去马邑和王郡公打交道也罢!”

    家主说笑,身边诸人自然要凑趣。跟着这独孤家子弟一起大笑起来。灯火照耀之下,笑声不绝,渐渐去远。而刘文静一行,只是立马道旁,一动不动。

    刘文静脸色难看已极,却只是强忍住了。

    这些子弟,确实有祖宗庇佑,才有现今风光。可时局变化,从来都是造就英雄,不然独孤家还不是风雪之地的一名臭戍卒而已!焉知将来,自己会不会让这些世家子弟跪在自己面前,俯首乞怜!

    “走!”

    到得最后,刘文静只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个字来,打马而去。一行家奴连同张四郎,追随着他的坐骑,直出北门,向晋阳宫方向而去。

    晋阳宫中,红烛高烧。而世子建成,正拥着宫中当年为大业天子所选的秀女,正高卧不起。

    床榻之外,罗衫委地,室内只是一股甜腻的脂粉香气。

    除了建成怀中所搂着的,茵毯之上,还有正坐春睡的秀女。一室之中,女体横陈,足有七八名之多。

    一夜荒唐,北地春梦,正是香甜时分。

    一名宫监,小心翼翼的越过茵毯上横陈的女体,直到榻边,犹疑半晌,这才轻声招呼:“世子,世子?”

    李建成睁开惺忪睡眼,露出不耐烦神色,不过这位李家世子,从来以仁厚闻名。平白被搅醒这一枕黑甜,也未曾发火,只是揉揉眼睛,没奈何的道:“又有何事?”

    宫监提心吊胆的道:“晋阳令漏夜求见。”

    李建成长叹一声,翻身起床,惊动身边秀女,腻声轻吟。李建成怜爱的拍拍她们,哼了一声:“这些寒家子,就是功名心重,连觉都不让人睡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