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南下(五十一)
    晋阳宫中,一处小丘之上,设有暖阁。这暖阁距离宫室,还颇有一段距离。建成平常会客见人,多在此间。

    虽然李建成以宽厚闻名,但是现下他几乎将晋阳宫视为自家产业。寻常人等,没有相当出身,如何够格登堂入室?

    无论如何,李建成也是当今超级门阀世家中的翘楚人物,将来更有可能继承一个帝国。内里那份骄傲,是怎样也掩藏不住的。

    倒是李家二郎,不知道是天生还是有些疯迷,却是从来不大在意这些分寸。不管什么出身,只要他肯延见,从来都是登堂入室,脱略形迹,把臂而谈。向来被世家中人视为异类,就是刘文静,也觉得这位李家二郎丢了世家的风骨,也从来不看好这位李家二郎的未来。

    但将刘文静被引入此间暖阁,远望着黑沉沉的晋阳宫建筑,等待着李建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来,这一时间,刘文静真的盼望李建成能如二郎李世民一般,这个时候丢掉一些世家的架子!

    在这暖阁之中,刘文静踱来踱去,最终也只能寻一处坐下,平心静气,静静等待。

    在世子面前,还是不要表露心浮气躁的一面,若是给世子留下成见,以后如何才能再进一步?

    马邑传来消息,都在料中。对于各种可能发生的局势,刘文静已经在心中筹谋盘算过无数次。也早就有了应对之策。

    可不知道为什么,当真接到这个消息之后,刘文静只觉得莫名焦躁。仿佛有一种事态将脱离掌握,腾渊而飞的感觉!

    在马邑那里,似乎总有一种自己理解不了的存在,将要从北挟着寒风而来,将所有一切事物都推离轨道,让整个天下都卷动其中!

    这种感觉,来之莫名,让刘文静只是觉得焦躁不安。

    在胡床之上坐下,深深吐纳几次以后。这莫名不安的心思,终于平复了下来。

    入定之中,刘文静就是一笑。

    天下风云将起,马邑郡这些变故,不过是小者焉。将来还不知道有多少大风大浪席卷,不知道有多少一时俊杰人物将在这变动中磨得粉碎,这又算是什么?

    而自己注定将在这天下动荡之中,越飞越高,直到刘家,也成为传承数百年而不替,让天下人俱都仰望的世家!

    纵然马邑郡因而变得尸山血海,甚而连李家二郎,都献祭其中,又算得了什么?那只是个边鄙之地,再大风浪,也难以撼动中原争斗的大局。而所有人也只会关注中原变动的大局,谁会在意到自己这一点小小拨弄?

    想及马邑一郡所有人物,因而自己的一点手段,而陷入不死不休之局当中。刘文静内心深处,从莫名焦躁,就变得有点自得。但却又将这点情绪,深深压入心底。

    终有一日,会将这天下,都放在掌中拨弄!

    一点心绪,由焦躁而自得。不知道为何,刘文静眼前,又浮现出那少年英杰的身影。

    云中城下,单人独槊,无人能当!

    这个徐乐,现在又在做什么?

    突然之间,刘文静掸掸衣袖,长身而起。门外传来杂沓的脚步声,在门口停住,接着就是一人入内。

    室内灯火之下,就见李建成安步而入,脸上带着温润的笑意。看着刘文静再那里等候,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带着亲切而又略有点责怪的笑意开口:“肇仁,什么事情不能等到明日再说?这些时日你也辛苦了,天大的事情,休息一晚再说不好么?这般勤力,累垮了的话,我却指望谁去?”

    不等刘文静回答,李建成走到上首自顾自的坐下,点着刘文静笑道:“让你负责马邑方面军情,有点怨言了是不是?一旦出征长安,你定然是要随某幕中而行的,还指望你出谋划策呢。现下就你最熟悉马邑内情,不靠着你靠谁?肇仁啊肇仁,你只管放心就是!”

    刘文静脸上堆笑,听着李建成这些颇为亲热的话语。以刘文静的七窍心肝,如何听不出李建成话语背后,微微有些责怪之意?

    不过此时此刻,刘文静并不在意。今日之后,李建成就会将他引为贴心换命的心腹!

    刘文静微微躬身,轻声道:“世子,二郎入善阳了。”

    李建成温润笑意凝结在脸上,停顿一下,这才起身,狠狠一击身边几案:“二郎怎么如此孟浪!此前不是说好,死守平阳,看住王仁恭南下之途,绝不入善阳,怎么就这般赶去了?”

    刘文静淡淡道:“二郎也不愿在马邑边鄙之地久耽,还是想早点平定马邑之事,好回转河东,参与西征之役。所以就冒险而入善阳,欲趁着王郡公与刘鹰击两强相争,趁机下手,一举平定马邑局面,挟功而返。”

    李建成神色变换几下,狠狠道:“这个二郎!怎生就如此行险?西征之役不与,他还不是我兄弟!二郎这到底是想做什么!”

    刘文静轻声道:“王仁恭乃是大敌,二郎定是想联络刘武周,欲平王氏,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李建成沉默少顷,低声发问:“能济否?”

    刘文静微微摇头:“王郡公成名已久,老谋深算。割平阳以诱河东军入,当早有后手。若二郎坐镇平阳不动,尚可见招拆招。轻声而入善阳,更怀别样心思,这却是羊入虎口。”

    李建成缓缓坐下,又一下站了起来:“要遣人去救二郎!”

    刘文静定定的看着李建成,两人目光对上,半晌之后,刘文静才摇了一下头,接着又是一下。

    李建成目光终于闪烁起来,扭头避开刘文静的目光。室内空气,一时间如死一般寂静。

    半晌之后,才听见李建成干涩的声音:“马邑消息,还能有谁知道?传递消息之人,可靠得住?”

    刘文静淡淡道:“晋阳城中,就某一人而已。而传递消息之人,某可担保。”

    李建成看着刘文静。刘文静语声平稳,继续说了下去:“这份军情,某将在半月后才会收到。无非大雪封路,盗贼丛生,军情传递不畅。至于其他,就看二郎的命罢……还请世子,早备人选,以接平阳河东军之兵权,只要守住平阳,王郡公就不能南下以胁晋阳。西征大计,仍能如期而行!”

    李建成呆呆坐在那里,不言不动。

    寒风在晋阳宫建筑内呼啸而过,凄厉哀恻,直传入室内这两人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