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二二章 翼妖之毒
    “可我又该如何信你?”

    张信看着古昱:“阁下今日能背叛太一神宗,未来未尝就不会背叛本座。”

    古昱闻言,神色却颇是坦然:“在下在效力太一神宗期间,并无对不住他们的地方。太一神宗但有所命,古昱都全力以赴。这次之所以降服,也是因被月老弟逼到山穷水尽,不得不降。老夫是惜命之人,断不会为雇主抛头颅洒热血,行事只求问心无愧即可。效力太一神宗是如此,为真君大人效劳时也是一样。不过只需真君大人,不让老夫落入到今日这样的绝境,那么老夫自认还是很可靠的。”

    不过他只这些言语,还不足以说服张信:“可如主上不信,老夫倒是可以格外立一个血誓。誓死效忠什么的没可能,不过我古昱这一生,都不会泄露有关于真君大人的所有私事。”

    张信不禁唇角微挑,心想这老头,倒是颇为有趣。明明是生死决于人手的俘虏,却居然敢与他讨价还价。

    不过似这等天域强者,也确实没法强逼。那灵誓灵契之类,对于他们的作用,已是小而又小。

    他略略思忖了一番,就准备将这古昱的事情,押后再说,

    而随后张信,就又看巩天来与紫玉天:“你们二人,可有什么收获?”

    “还能怎样?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那个东方境,只要躲入地底,这世间谁都奈何不得了他。”

    巩天来的眼神无奈:“之前我几次与他交手,都被他安然脱身。这位只要稍有败像,就会往地下一钻,简直就是个地鼠。”

    张信也料到是这个结果,血岩神魔的强大,并不在地面之上。那地层之内,才是这位东天魔皇的领域。

    这位一旦躲入到一万丈下的地层,那么哪怕强如神域,也没法伤其分毫。而东方境的对手,如敢贸然进入地底,那简直就是自蹈死路!

    尤其是在东天魔国的境界,这位的战力更为强大,甚至可直接把这位血岩神魔,当成一位神域来看待。

    可其实在张信看来,这位魔皇是聪明的过了头,甚至是有点蠢了。

    这位只顾忌着日后壮大的日月玄宗,会威胁到东天魔国的存在。却不知东天魔国,之所以能够存在至今,正是因日月玄宗,有意无意将之‘无视’的结果。

    张信猜测自己宗门里的那些前辈,是打算‘养寇自重’,以这魔灵势力,挟制天东巨蒙诸宗。

    由此可见,他的那些师长,其实还是极有心机的。

    至于他张信,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也没时间去理会东天魔国。他没有好心到,准备利用日月玄宗不多的资源,给那些天东诸宗剪除大敌。

    且只有在一定的外力压迫下,他才能一步步完成对巨蒙天东的整合。这是一个悠久的过程,至少未来的一两万年内,日月玄宗灭掉东天魔国,一丁点的好处都没有。

    是不是该让暗堂的人,想办法提点一下这位聪明过了头的东天魔皇?

    天东诸教为抵御日月玄宗东进,不惜与邪魔勾结。他张信做不到这点,却能因势利导,利用现有的形势,使日月玄宗获得更有利的处境。

    这时巩天来又继续说道:“那东方境我虽未能拿他怎样,不过”

    他随手一抛,将三颗硕大的头颅,丢在了地面:“这是三元神魔的头,我也只能将这家伙留下了。”

    张信看了之后,却不禁唇角微抽,心想他真要取这位神魔的性命,那么他刚才只需与紫玉天稍稍配合,就有机会令这‘三元’授首。

    可东天魔国的实力被过于削弱,并不是他乐见的。不止是因东天巨蒙,更因东天魔国之南,还有一个规模巨大的灵兽实力‘归元宫’。

    不过无所谓了,只能说是这个家伙的命不好,合该死在这里。

    之后是紫玉天,此女却是丢出了一块玉佩:“龙冉与北冥非玄,先后被我斩伤,不过都未能将这二人留下,只夺下了他们一件十四级的灵宝。”

    张信随意看了一眼,就没在意了。

    他毫不觉意外。紫玉天乃是天柱级的法域,持有神宝隙鲸刀后,结合她的天赋神通,整体的实力可与上位天域抗衡,甚至凌驾其上。

    龙冉与北冥非玄即便联手,也未必是紫玉天的对手。可这二人如一心想走,那么紫玉天也很难将他们留下。

    此时如有任意一位顶级神师与紫玉天配合,自然是不同的结果。可问题是他这次来礼天山,总共才带了紫玉天与月平潮两人。

    可随后紫玉天又语声一转:“那龙冉中了我一记天翼斩,三个月内如不能解毒,必死无疑!”

    张信不禁眉头微挑,眼中又现出了几分笑意:“你该早说的,”

    他知以紫玉天的性情,自是不屑于在自己的兵刃上涂毒的。可问题是翼妖一族的骨刀,天生就含着一种毒素,对他们本身无损,可一旦斩中他人,却是要命的剧毒。

    关键是每个翼妖的骨毒,都与其他的翼妖不同,所以也没法配置解药什么的。除了他们这些始作俑者,可以用吸收毒素的方式疗毒之外,近乎于无解。

    而紫玉天身为法域神魔,她的骨毒之强,自然非是她的同族可比。

    这个龙冉,除非是使用这世间少有的几种十七级以上解毒神丹,或者那些擅于此道的毒道宗师,否则无药可医。

    如此一来,这次的礼天山之战,他的收获还真不小。

    诛杀了‘上官玄昊’这个心头大患不说,还另斩了‘三元’与‘千斩’这两名天域的神魔。此外那七星神君龙冉,也是将死之人,还另降了一个东明散人古昱,

    这使张信的心情,多少有了些好转。似七星神君龙冉这种等级的强者,对方是没可能在短时间内培养出来的。每损失一人,敌人的实力,都会削弱一分,。

    “你还没说,这次你追击的结果如何?”

    等到众人都汇报完了战果,巩天来又再次询问:“之前见你心情不佳,可是追击失手了?”

    张信闻言却不说话,只转手将一枚紫色的晶石,丢给了巩天来。后者接在手中,只存神感应了片刻,就眉头大皱:“不死的上官玄昊?还有这种事情?”

    他听说神教的重要人物,很可能有着复生之能。这个‘上官玄昊’,莫非也是神教之人?

    ※※※※

    大战结束之后,巩天来就匆匆离去。这位天元战圣的主职,还是在西面,抵御那位无相天尊。

    一旦神相宗得知巩天来离开了西庭山上院,问非天说不定就会悍然东进。这位固然是没可能横扫日月玄宗布置那边的几座天域灵山,可毁去其中一两座,还是轻而易举。

    所以自问非天出关之后,巩天来就需常年镇守此地,不敢给这位可趁之机。

    张信之后却在礼天山,又待了两日左右,全力帮助这处分院平整地形。

    之前他与东天魔皇的一战,使此间满目狼藉。不但地面下沉了五六百丈,周围也都是深达数千丈的裂痕。可这些地方,其实都是礼天山百姓的耕地,是许多人赖以生存的土地。

    而此时张信,虽不擅土系术法,却已有了肩山扛海之能。他与月平潮,古昱三人联手,仅仅只花了两天时间,就使礼天山前一百里方圆之地,都恢复如初。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巩天来离去之后不久,张信与古昱谈妥了条件。

    以一千五百万十五级贡献值的聘金,二十五万十五级贡献值的年俸,请古昱为他效力四百年时间。

    张信成为神威真君之后,本是有资格聘请三位圣灵级别的供奉的。

    可他瞧不上平常的法域圣灵,那些中位法域,下位天域之类,战力其实都不是太强。似左神通,魏紫辰这样的天柱级神师,只需有了神装在手,不会逊色于这些所谓的圣灵多少。

    张信的态度也是宁缺毋滥,可一直以来,都没有让他满意的圣灵人物。

    似紫玉天,月平潮,古昱这个等级的,是很少有人愿意当人客卿,为人效力的。

    如今逮到了一个古昱,张信自是不会将其放过尽管这家伙,此人看起来不甚可靠,可总比没有的好。

    总之是能签多久,就签多久。而古昱身为俘虏,也没有多少讨价还价的本钱,只能将日后小半辈子的岁月,绑牢在张信身上。

    而就在两日之后,张信才将礼天山的地形平整完毕,月平潮却忽然找到了他。

    “我听说你近日在长老院推动了一个法案,只需有散修神师,为你们日月玄宗效力一段时间,期间并无过错,就可申请成为你们日月玄宗的门人是么?”

    “是有此事!”

    张信微一颔首,眼中闪现异色:“不过是一百年时间,只有卓有功勋者,可以缩短时限”

    他原本在天柱会议中的提案,是所有客卿供奉,在为日月玄宗效力三十年以上时间之后,就可申请加入日月玄宗。

    不过这引发了长老院许多长老的担忧,张信不得不与之妥协,将三十年改成了一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