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229章 肯瑞托六人议会(上)
    杜克很忙,介绍完南海镇防线后。

    原本他会继续陷入军议的。在他想象中,接下来一个星期各位大佬都会讨论同样的事——部落最有可能从哪条路过来,他们可能会攻击哪里以及如何尽快的将联盟军队调动到该地区。

    要知道,时正秋收,不是每个国家都叫洛丹伦,不是每个国家都有着足以供应整个国家国民食用一年的粮食储备,对于吉尔尼斯、奥特兰克几个国家来说,至少要在自己所重视的核心腹地以及即将收成的农作物被践踏以前,把该死的部落挡在外面。

    可是杜克被请走了。

    安东尼达斯,作为世上唯二两个曦日**师,本身在联盟中就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他希望杜克能参加一次跟肯瑞托六人议会的交流。

    肯瑞托议会跟之前被萨格拉斯灭掉的提瑞斯法议会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肯瑞托议会只管辖一个达拉然王国,而提瑞斯法则是以对抗恶魔为主和防止魔法被滥用的世界性组织。

    他的请求,杜克无法拒绝。

    “我已经跟总帅阁下帮你请假了。虽然有点抱歉,但肯瑞托议会希望在达拉然跟你会面。传送门,你想必不陌生吧?”拥有一嘴巴颀长胡须,白色的长须几乎垂到肚挤眼的安东尼达斯对着杜克呵呵一笑。

    杜克点点头。

    然后,安东尼达斯手中奥术能量有序地溢出。

    【空间锁定】

    【奥术能量调和】

    【跨空间扫描】

    一连串的小型附加魔法,看得杜克眼花缭乱,数到第三个的时候杜克就没数了。反正系统精灵已经帮他记录了下来,有空他会慢慢研究的。

    当踏入那个紫红色,如同人呼吸一般,一张一合,蕴含着某种奇异奥术波动的传送门时候,杜克马上察觉到自己跟安东尼达斯在魔法造诣上的差距。

    有着系统帮助,杜克某种程度上已经很碉堡了。

    在‘质’这方面,别说跟曦日法师相比,跟晨星法师相比都有着极大的差距。安东尼达斯开启这个传送门,用的只是晨星级别的力量。

    杜克也会玩传送。但在跨越空间的时候,杜克更像是在玩躲避球,小心翼翼地在高速传送中躲开一个又一个不稳定的空间,空间裂缝,宁可绕个远路,都绝对不冒险穿过任何一块不稳定的区域。

    安东尼达斯则不然,除了那些黑洞级别的恐怖空间,所有的空间裂缝或者空间阻碍物,全被他的魔力提前驱走。

    好比杜克遇到山就饶山脚下过,安东尼达斯大神则是直接在山里开个隧道过去,嗯,还是瞬间开完的那种。这怎么比?

    对于空间魔法的运用,这位令人敬畏的老法师,绝对是在麦迪文死后最碉堡的一位。

    杜克也将自己传送到达拉然,他的法力也强大得足够胜任这个工作,不过当杜克成功跨越这段令人畏惧的距离后,估计杜克得来个上吐下泻好一阵子才能回过气来。

    安东尼达斯的传送,就好像杜克穿越前坐电梯一样平和啊。

    亲身去到达拉然,这是一种神奇的感受。

    如果说在人类王国还有什么地方可以称作奇迹,那就是达拉然。这座坐落在洛丹米尔湖以南的奇丽都市集智慧、力量、雄伟、华丽、艺术还有神秘于一体,是整个大陆最璀璨的明珠。

    尽管在洛丹米尔湖北岸的洛丹伦王城同样美丽,可是跟达拉然相比,依然少了那份超越凡理的奇迹感。

    曾经几乎世界上所有的人类法师都在这里钻研他们从高等精灵那里学来的奥术,而遍布于城市中的那些神秘而优雅的白色高塔召示着法师们的智慧,野心,地位和力量。

    在大敌当前的时候安东尼达斯把杜克请来,自然没办法给予杜克观光的时间。杜克被直接请到了肯瑞托议会所在的魔法大厅里。

    肯瑞托议会大厅是一个很神奇的空间,严格意义上这里并不属于达拉然城。某种概念上,这已经是领空了。

    如果自己的视觉以及系统精灵的高度计没有欺骗杜克的话,这里是达拉然城上方1024米的高空。

    低矮的云层在自己脚边,平视过去已然尽是黑色的天幕与闪烁的星辰,这里就好似放了个钩子,死死勾住天幕,悬挂在空中一般。只有地面达拉然城的明亮灯火使得杜克可以勉强看出这里依然是艾泽拉斯世界的一部分。

    不光有着如同坐飞机一样的高空视野,视野最上方的空间还有着轻微的变动,空间风暴卷起的时空碎片,使得上空的景色不时会产生奇异的变幻。或是令人昏昏欲睡的昏暗,或许旭日初升的明亮,这显然不是平时能够观赏到的景色。

    六名议会议员站在比杜克更高的一个巨大金属圆环上,杜克要望着他们说话的话,就必须抬头,而且是每人站了一个60度。这让杜克相当不爽。

    但更不爽的就是议会议员那身装神弄鬼似的装扮。或许是为了让接受问询的人感到敬畏。外人看上去只能看到绣了达拉然王国符号的紫色头巾和遮盖住整个人的巨大斗篷,其它的比如体型脸部甚至性别都被衣物和魔法所掩盖。

    这算什么鬼?请我来接受审判吗?

    杜克火都大了。

    安东尼达斯敏锐地察觉到杜克的愤怒,他开口道歉:“抱歉,肯瑞托议员都是被秘密挑选的。因为我们实行比较民主的国家制度,议员在关键事务上的投票会影响整个国家的政策,所以为了避免遇上贿赂,威胁或者其他什么的压力。除了身为议长的我,都采用这种方式接见外人。”

    最让杜克火大的还不是这个,而是那些家伙的眼神。在他们眼里,并没有什么联盟副总帅,只有一个低微的天空法师。

    “够了!”杜克一声厉喝,让六位议员全都浑身一颤:“我不是你们达拉然的法师,更不是前来接受审判的囚徒,给我升高我的椅子!脱下你们的面罩!以真面目示人是基本的礼仪。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我现在就回去。联盟不是缺了你们达拉然就无法战胜部落的。”(未完待续。)